当代描写梨花的精美散文



  梨花有一种静美,白色的花瓣晶莹剔透,宛若少女的皮肤,轻轻一弹,便要弹出水来。它们从不花团锦簇地凑热闹,而是小桥流水般宁静地开着。下面是百知鸟文集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当代描写梨花的精美散文,供大家欣赏。


  当代描写梨花的精美散文:梨花


  春天,多的是浅紫轻红,多的是温香细软;多的是鹅黄新绿,多的是静幽流韵。


  在这些红红粉粉,花花草草中,梨花实在算不上是出众。


  艳,不及夭夭皎皎的桃;娇,不及嫣嫣然然的海棠;柔,不及娇娇滴滴的芍药;


  幽,不及清清雅雅的兰。但是,梨花,却别有风韵,“粉淡香清自一家”。


  “梨花风起正清明”,清明前后,此时已是阳春,东风和煦,万物复苏,梨花像圣洁的仙子,素衣清颜,带着唐风宋韵的沉香,破春而来。玉骨清肌,千朵万朵,在


  枝头摇曳绽放,像天上密密的繁星,似乎还在调皮的眨着眼睛;像隆冬拂过天空的白雪,晶莹剔透,轻盈而玲珑。“芳春照流雪,深夕映繁星”,就是最好的写照。


  梨花比作雪,雪也被比作梨花。“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雪比梨花,梨花比雪,梨花输雪三分白,雪却输梨花几缕香,想来还是梨花略胜一筹,倒与梅雪之评异曲同工。


  东坡却已从花开看到花落,“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处几晴明”想必每个善感的人看到这里也会惹上淡淡的清愁,生出烟一样的惆怅。


  “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梨花的洁白,柳丝的嫩黄,当也是春天里一抹动人的颜色吧?


  自古以来,文人多情,梨花也被赋予多情的韵味。文征明就形容梨花,“粉痕白露春含泪”,这里却感觉不到忧伤和愁绪,就这一个“泪”字,让人的心瞬间变得格外柔软,似乎花的娇柔,花的纯美,需要用心去呵护,一点点,一滴滴,一朵朵,一瓣瓣,满是怜,满是爱。


  当代描写梨花的精美散文:梨花盛开的地方


  有人说:“80后一代暮气沉沉精神早衰……”,此论是否妥当,且不管它。但对我,却有那么一种伤感的味道。“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未曾绽放就要枯萎想……”筷子兄弟的《老男孩》唱出了80后的感伤、压力和无奈。作为80后的一份子我也强烈感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很有些暮色苍苍模样。


  “听说乌当有个叫洛坝村的地方梨花开了很好看,周末一起去吧,放松一下心情,最近我感觉压力好大!”有同学相邀,心意相合。周末,便坐上大巴车,驾着春风远离都市的喧嚣,一起去寻觅那个梨花盛开的地方。


  巍峨的高山,崎岖的山路,薄雾缭绕的深山就是梨花的家。汽车载着我们在山路上行驶两个小时之后,来到了乌当百宜乡洛坝村。走下大巴车极目远望,不远处的小山上就像被天使施了法术一般,“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雪堆云涌,银波琼浪,看到此景我那颗感伤的心顿时在美轮美奂的蜇动中幻化成跳动的喜悦。


  洛坝村是梨花的家,随处可见零星的梨树,我迫不及待靠近路旁开满小白花的梨树,用手轻轻的托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简单朴质的小白花,白色的花瓣晶莹剔透,滚动着春天里的甘露,洁白的花瓣中斜插着数根浅黄色花蕊,用手悄悄一弹,小白花轻轻点头,仿佛似林黛玉读《西厢》的娇态。“走了,那边还有一大片呢!”同学的呼唤让我恋恋不舍离开了路旁那颗孤零零的梨花树,我们加快脚步向着梨花园走去。


  来到那片开满梨花的园林,就像来到“世外梨源”。那一朵朵洁白亮丽的小白花如红尘之雪在嫩叶的呵护下静静地绽放,玉骨冰肌、素洁、淡雅,千朵万朵压枝低,让人强烈感受到“占断天下白,压尽人间花”的磅礴气势。眼前的小白花,虽不比玫瑰艳丽,没有牡丹的尊贵富荣,没有月季的高雅,更不比郁金香神秘经纶,却一朵朵的俏美纤秀、素洁、淡雅、朴实无华,美而不娇,倩而不俗,沁人心脾。梨园主人告诉我们,梨花还有一个雅名——玉雨花,出自清代李汝珍的《镜花缘》。《镜花缘》第七十七回婉如道:“俺先发发利市,出个‘金星草’。”姜丽楼道:“梨花一名‘玉雨花’。”锦云道:“以‘玉’对‘金’,以‘雨’对‘星’,无一不稳。”这风雅的名字倒是与这小白花颇为匹配。这花,尽管会在一场春雨过后,空留满地的花瓣。但在属于自己的花季,它开得如此皎白夺目,开得如此洒脱飘逸。


  继续倘佯在白清如雪的世界,品尝着“冷艳全欺雪,馀香乍人衣”的韵味,吟咏着诗人陆游盛赞梨花的诗句“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我突然有一种被净化、被洗礼的感觉。一阵春风拂过,洁白如雪的花瓣在空中飞舞,好似一群灵动在时空中的白蝶。飞进我的梦里,用它洁白如玉的身躯装点着我的青春,用它特有的圣洁净化着我的灵魂。此时我想,如果80后的我们多一点梨花的朴实无华,洒脱飘逸,我们或许就不再是压力重重、老气横秋、暮气沉沉的一代,而是正如梁启超所言的:“如朝阳,如乳虎,如泼兰地酒,如春前之草,如长江之初发源。”的年青一代。


  桃花的美丽,是展现在它自信、火热敢与百花争春、媲美的个性中,梅花的美丽,是展现在它搏击风雪独放严寒的勇气中;我欣赏桃花的个性,钦佩梅花的勇气,然而我更喜欢梨花,喜欢它简简单单的美,喜欢它一尘不染的洁白,喜欢它洒脱飘逸的姿态,喜欢它……


  夜晚,回到繁华喧闹的都市,我感觉全身的压力被卸下,一身轻松,心静如水。带着一颗平静的心去品味生活这部鲜活的“电影”,自己似乎多了更多的朴质、幸福、从容和大气,少了悲观、埋怨、淡漠与攀比。


  哦,原来在那梨花盛开的地方,是我梦中寻觅了很久很久的家!


  当代描写梨花的精美散文:看梨花


  已有好几年了,春天里说去看梨花,都终因这样那样的事未能成行,今年三月的第二个星期日终于如愿。


  离城向南行十来公里,扬家镇西边三百多公尺的半山坡上,见得一片梨树林,花开正艳,白花花一片。树大约三百来株,纵(优美散文集)横排列成线。梨花很淡,很素,与春天的花的世界比起来,它是那么平凡、质朴,似与世无争,但却让世界有它而多彩。冬天里,有人常这样来形容夜里悄然而至的一场大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不正是在说常常是在不经意间,梨树就百花满枝,给人带来一份惊喜吗!


  花瓣上,但见成千上万只蜜蜂正在采着花蜜,穿梭在花的海洋里,忙得不亦乐乎,只听耳旁嗡嗡作响。罗隐的诗句顿现脑海:“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对蜜蜂便肃然起敬起来。


  马上有了想拍一下蜜蜂的想法,趁天气好,太阳还在,对好焦距,屏住气息,为它们“特写”一下,无奈这些小精灵不停地飞动着,始终无法拍到满意的镜头。我耐住性子,追寻着它们。依然还是一片嗡嗡之声,它们大慨在唱着劳动收获之歌吧:啦啦啦,我是蜜蜂,采蜜啦!蜜蜂们翻飞着,忙碌着,兀自采着花蜜,一刻也不停歇。说实话,开始还真担心被蜜蜂蛰,时时提防着。但时间一长,好象蜜蜂除了花,对其它都视而不见,我也就放下心来。


  四周一片寂静,春风送来一阵阵花香。坐在地边,远远望去,远处油菜花一片金黄,小麦青得发亮;远近零散的桃花李花,红的白的,牵人眼目。观此景,体会一下刘禹锡“竹枝词”,让人羡慕起“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的宁静生活来。看着景致,满脑袋里却装的都是蜜蜂。它们从哪里来?它们累了吗?知道自己辛苦吗?采完花蜜,它们又将飞向何方?这些问题接踵而至,这些问题问谁去,心中暗自好笑。


  林边两间小屋住有守林人,我向他打招呼。他笑问:看梨花呀,再晚几天来会更好看!我说你好福气,每天都可以看花,他回答“是啊”。我原以为他以花为邻,会不见其“芳”,会意兴阑珊,谁知他竟一脸的陶醉。同他攀谈后得知,主人并没给他多少报酬,梨树林里看着开花,看着结果,他就图个惬意。守林人的情绪感染了我,抓紧时间再看花去。


  躺在梨树下疏松的地上,闭上双眼,一任蜜蜂在头上唱着欢乐的歌,一任花瓣飘落在身上……不由得让人有了“寻芳不觉醉流霞,倚树沉眠日已斜;客散酒醒深夜后,更持红烛赏残花”的感觉。渐渐进入朦胧状态,花儿似乎谢了,梨儿似乎长大了,呀,成熟了,掉下来了,砸在身上了,醒了,体会了一次若有所失。


  微风吹来,梨花轻轻摇动,有花瓣飘落下来,悄无声息,落英缤纷。“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会一样地开”,这是许多人都会唱的歌曲,但就象白居易所说:“花开虽有明年期,复愁明年还暂时。”“明年”,原本就是很不确定的,所以当春光明媚、心花怒放,以喜悦欢乐的心情欣赏花的美丽时,又得惋惜随风漂零满地堆积的落花,也就有了“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的感慨。


  花谢花开又一年。明天又要上班了,又会象蜜蜂一样忙忙碌碌起来,但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比较“奢侈”地看了一次梨花。在这孕育着希望的春天里,该播种点儿什么呢?在归途中,我一直在想……


  明年,我还去看梨花!


上一篇:关于想家的情感散文作品 下一篇:有关烩面的散文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25发表于 抒情散文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当代描写梨花的精美散文| 抒情散文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