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兰草的抒情散文佳作


  兰花的花瓣很小,极不被人重视。叶子又细又长,呈柳叶行,一条条叶脉清晰可见,看上像一堆草,朴素极了,但绝不失幽雅,青葱的绿叶,在墨绿色叶片的供托下,显得格外翠、鲜亮。下面是美文W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描述兰草的抒情散文佳作,供大家欣赏。


  描述兰草的抒情散文佳作:兰草赋


  一个春暖花开的四月天,朋友邀我去黄石“花卉大观园”赏花,说是那里有很多的名贵花卉,值得观赏。


  于是,我慕名而去。


  一进“花卉大观园”,果真,园里各种花卉让人目不暇接。我左瞧瞧右看看,发现有不少名贵的兰花。有兰草花、春兰、蝴蝶兰,还有君子兰、大花蕙兰……艳丽耀目,容貌窈窕,风韵高雅。那兰花的花瓣也是千姿百态,有梅花瓣、荷花瓣,还有蝴蝶瓣……圣洁高雅、清美芬芳的兰花,以它特有的优美形象,赢得游客的青睐。


  兰花,常常被国人视为圣洁的化身,比作完美人格的体现。画国画的人,没有不喜欢画兰的。兰,无论花、叶、根,都很入画,尤其是兰叶及整株兰草,既可单独以山石相配构图成画,也是国画作品中不可多得的点缀植物。


  兰花是一种艺术、是一种情怀、是一种精神与境界,是植根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她在潜移默化中融进中国传统文化,成为华夏儿女理想人格的象征和民族精神的象征。


  兰花是一种以香著称的花卉,它幽香清远,一枝在室,满屋飘香。它以无以伦比的芳香,享有“天下第一香”的美名,它以色、香、姿三者兼之,列为中国十大名花之首。


  她与梅、竹、菊并称为“四君子”;


  她与菊花、水仙、菖蒲并称为“花草四雅”。


  人们深爱兰花,将兰花喻为“花中君子”、“隐居处士”、“空谷佳人”等等。


  淡淡的兰花迷恋了多少英雄豪杰!


  几千年前的圣人孔子见隐谷香兰独茂,对兰花发出了这样的赞语:“兰花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之法,不因穷困而改节”。


  唐代诗人李白也写过赞美兰花的诗句:“孤兰生幽园,众草共芜没。虽照阳春晖,复悲高秋月。飞霜早淅沥,绿艳恐休歇。若无清风吹,香气为谁发?”


  南宋词人刘克庄在《兰》诗中吟道:“孤高可挹供诗卷,素淡堪移入卧屏。”说的是兰花孤傲高洁,可以取入书房;兰花素淡清香,可以点缀卧室。说明高洁淡雅的兰花可入诗入画,深得人们喜爱。


  共和国朱德元帅生前也酷爱兰花,他家里养了不少兰花,他亲自给兰花浇水、施肥。他写的兰花诗:“幽兰叶秀乔林下,仍自盘根众草傍。纵使无人见欣赏,依然得地自含芳”。他是在赞美兰花精神,也是在鼓舞人民士气。


  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都与兰花结下不解之缘。


  画家取兰泼墨以寓志,诗人咏兰赋诗以言志。


  兰花,有着淡泊、典雅、美好、贤德的崇高品质。


  它即使生在幽谷,与草芥为伍,依然纯净自我,卓然风骨。


  它不与桃李争艳,不因霜雪变色。


  它有刚柔相济的叶丛,有端庄素雅的风韵,有清新飘逸的幽香,它低调却蕴含高贵。


  它有着与生俱来的质朴高洁品格,博得世人的称赞。


  兰花又叫兰草,最早生长在深山里。因为人们喜爱她,于是,聪明的花匠们将它迁移到了温室,供人们观赏。兰花种植栽培已有一千多年历史,通过人工杂交培育,品种繁多,品位极高,极具观赏价值。


  记得小时候,我上山砍柴时,经常碰见树丛里有兰草花。那兰草的每根茎只开一朵花,模样亭亭玉立,花色为淡黄绿色,异常清香。我对她爱不释手,总要折上几枝带回家中,插在花瓶里,放在窗台上,那淡淡的清香溢满房间。


  我从小在山里长大,自幼酷爱兰草。我爱她高贵含蓄,卓而不骄,逊而不俗,谦谦君子,虚怀若谷,朴素中自有风韵;我爱兰草隐居于幽谷之中,不与树争高,不与花争艳,默默地开放,独吐芬芳。兰草早已深深地根植于我的生命之中,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她。


  此时,我站在园内的兰花旁,许久许久,我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些叶色碧绿青翠的兰草,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动人的画面:在冰雪消融、春暖花开时,一群充满青春活力的地质勘探队员,肩背绿色地质包,手拿地质锤,告别了繁华喧闹的城市,告别了爱人和孩子,去到杂草丛生的大山深处,搭起帐篷,开始了新一年的野外地质工作……


  他们就象兰草一样,不管在怎样恶劣的环境下,都能茁壮成长,永不屈服。


  勘探的途中,不是荆棘遍布、怪石林立的羊肠小道,就是险峻的绝壁、深壑,甚至是密林、枯藤、老树挡住去路。这些,从来都不曾停止勘探队员前进的步伐。


  白天,他们黎明即起,身背沉重的仪器,手拿罗盘、地质锤,肩扛铁锹、标杆,勘察地形、地貌,辨认岩石和矿物,采集岩石样品、标本。


  夜晚,他们披星戴月,就着微弱的灯光,铺开一张张图纸,认真分析地质现象。针对白天采集到的地质岩石标本,准确地进行描述记录。


  勇敢的勘探队员们,在那高山之巅,在那丛林深处,坚强地穿越、跋涉。他们顶酷暑,战严寒,吃干粮,斗野狗。不管生活条件有多艰苦,始终是那样的执着,充满朝气。为了祖国的找矿事业,长年与山为伍,征服各种意想不到的艰难困苦,顽强地工作着。


  勤劳勇敢的勘探队员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探索的脚步永不停歇。


  他们有着兰草一般的高尚品格,身在深山,与世无争。


  描述兰草的抒情散文佳作:兰花,开在荷花台上


  兰,四君子之一。美丽在朱门豪户,淡泊于深谷幽涧。


  而我识之兰,却在一个水乡的小村里,不但荒凉、滞后,还是分洪区。


  第一次见面是在筒陋的接种室。师傅向我介绍了几位师兄师姐,我一一上前寒暄。介绍到她时,师傅说:XX兰。她只能做一个多月就走了。你刚来,她教你,也做搭档吧。


  我向前几步,一道亮丽的霞光陡然间令我痴迷神晕。她,一双明眸似秋之静潭,深深幽幽,纤尘不染,氤氲着袅袅的薄雾,不,是天地山川,草木花卉,鸣禽飞鸟的灵动!一张杏脸又若含苞待放的兰花,红白相映,欲羞欲语,典雅、高贵。一头乌黑秀发,被束成一把长粗辫子,辫梢上一只紫蓝蝴蝶欲栖欲翩。一袭白底碎兰花的统裙,上配略显忧郁的黑色短袖上衣,散发清纯耀眼的光芒!


  "兰",更惹人思绪万端。"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春兰如美人,不采羞自献。时闻风露香,蓬艾深不见"。"寻得幽兰报知已,一枝聊赠梦潇湘"......如若一袭青花,撑一把粉红的油纸伞,玲珑的高跟鞋,叮咚在江南烟雨的青石巷中,莲步款款,只是一回眸,不知醉倒多少墨客诗郎!


  一份喜悦,一份荣耀漫润心头。


  隔着接种箱,对坐着,只需手在厢内互相配合操作,透过两边厢上的玻璃,看到彼此。边聊天,边工作成为我们最愉快的时光。


  有什么失误,彼此只会心地一笑,就心领神会了。只是,这么一笑,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那是一枝深谷幽兰,芬芳在绿水青山间,无尘无埃,高贵,典雅,清纯,似白云飘落在一泓碧潭,似珍珠透着晶莹的光芒。


  有时,真的有种冲动,想用双手抚摸那清纯、粉嫩、娇羞,和我只能仰视的高贵。虽心旌摇荡,却不敢莽撞,只怕遐想亵渎了那神圣的高贵。


  一箭穿心了,也只能作惆怅踟蹰的凝望。


  她家姊妹七个,娘已去逝,父亲年迈,眼睛已是半失明的状态。村里分的几亩田勉强度日。嫁了两个姐姐。三姐年纪也不大,地里的活总是忙不过来。兰,是老四,去年高中毕业,高考落榜后也就回家帮忙种田了。因为老五今年也要参加高考,兰放弃了复读的机会。


  也许同是天涯沦落人吧。我们相聊甚欢,天南地北,理想,人生,还有诗歌散文,唐诗宋词,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每每谈到爱情,她却总是无语,从她手忙脚乱里或眸光散乱中,感觉到些许的期待和落寞。她告诉我,已定了亲,而且是亲戚间的娃娃亲。


  这坎,迈不过,内心挣扎、纠结又无可奈何。


  原来男方等她毕业就想结婚,从没希望她读书出去。


  去年哭闹了一场没结成婚。可今年呢?男方八月十五送了婚茶,不结婚不成了。


  老五是拿着录取通知书告诉兰的时候,姊妹相拥,竟是一场哽咽!


  五说:这通知书本该是姐姐的,是姐姐送给了她。


  我不解。


  老五说:姐姐的天赋比我好。小学五年级时,她的文章和诗歌都己在《少年文艺》上发表了。各门功课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落榜后几个学校的老师都跑到家里和父亲商量,想赞助她复读。


  最后,兰说:老五,你安心读吧!家里只能供一人,姐认命了!


  听了这些,我更肃然起敬!


  那晚,我们一起走在寂静的水乡小路上,蛙鼓像似诉说着离情,萤火点点,象那跳出银河的星子,夜空下是白茫茫的闪着波光的洪水。先前几畦葱郁的莲塘,都被洪水淹没,不见了"无穷碧",不见了"别样红",只有拍岸的涛声和波浪翻滚时的浪花。


  月上柳梢,她又唱了一首歌。"到了时候要分离,离别心儿碎,人生总有不如意,何必埋怨谁……"款款深情,莺啭乔木!


  兰告诉我八月二十八是婚期。而嫁过去的地方,更偏僻,是个湖中的小岛。


  我沉默很久,心中无限伤感:为什么苍天要暴殄天物?她本该是供养的美丽呀!


  多想,多想阻止一场对美丽的屠杀,却又无力回天。


  我无限地惋惜:一株高贵的兰,就这样开放在荷花台上!


  兰幽幽地叹道:菜籽命吧!


  虽然我倾慕已久,此刻,却无法表白,也不能表白。


  命运总是捉弄人。让你无法选择,无力选择,无可选择!


  经年未见,音讯杳然。那朵幽幽之兰,只怕己变作盛开的莲花了!


  一次偶然,我终于见到了这朵开在荒湖的莲花。


  乍见,满是沧桑,也许是长年的风吹日晒,脸上尽是枯叶蝶似的斑痕,鬓角缱绻了微霜,眼角一道道细细的皱褶仿若秋风中的大礼菊凛冽地绽放,只是眼眸里仍漫润着些许宋词的婉约,让人心生无限的怜惜。往日的清纯、粉嫩、幽艳荡然无存。丰腴成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


  这是我心中的兰吗?岁月无情,也该有点同情心吧?不应刀砍斧劈吧?


  都说红颜薄命,果真连苍天也妒红颜?


  世上的女子,都有过一段自己青涩的美丽。只是,这刻美丽不知芬芳在谁的记忆深处。在时光的清浅里,或温暖着红尘或憔悴着记忆。任岁月蹉跎,又在柴米油盐中将美丽的血液一点一点地榨去,枯朽成一株河岸的残柳,在秋水暴涨的瞬间,沉没于滚滚的浊涛之中……


  所以,容颜,于女子,应与生命同值!那是春天的旖旎,那是一树的花开,那是一缕清泉的欢快,那是一抹深谷幽兰的馨香,那是一泓静潭深秋的高远,那是一丝柔风拂上翠嫩嫩的竹笋,也是月光下露珠晶莹的芳草,也是彩蝶吮吸花蜜时悠然的安祥!


  我不知她是怎么熬过这段心路吞噬,任流年无情地剥夺了那光耀的美丽和纯清的高贵。


  本想说点宽慰的话,可她那幽幽的眸光,告诉我:面对生活的艰难和苦涩,她会更加地坚强!


  是的,在这逐名逐利的喧嚣中,谁,不是举步维艰地爬涉着、憧憬着一份梦里的灿烂!只有坚强,唯有坚强,才能让我们走出困境,迎接光明!犹如兰把梦想埋在湖中,撩一把散落的秀发,挽起裤脚,迈向淤泥,再举起一节节白玉似的莲藕,那瞬间,真的也是一种洒脱而厚重的豪迈!


  我仿佛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挑着担子,健步如飞,拿起衣襟,擦把汗后,面不改色地又匆匆而去……


  我知道那婉约的宋词,还有那幽幽的兰花似的处女香,都静静地散落在风中了,淡雅的莲花凋残在夜雨里,粉红而玲珑的花k,在现代工业污染的水面,打着滚,也沉浮于微澜之中了……


  人的容颜,就如四季的轮回,荣枯之间,也是一种丰盛,只是其中的温婉与旖旎,我的肤浅岂可揣摸呵。


  寒喧后的闲聊中,才知她已有三个孩子,怀中抱着的哺乳期的男孩,是老三,灵秀而可爱,她轻轻地抚摸着调皮的小家伙,眼里满是慈祥的目光。心中默默地祈祷:愿她的生活更加美好!


  后来朋友约我去那小岛钓鱼。很想见见她,却又怕见到,终于没有成行。


  因为,我不想抹去,那份青春里的美好,那兰,那莲,永远芬芳在记忆深处!


  只是,总想问一句:兰,若有来世,你可愿与我逍遥在这荷花台上?


  描述兰草的抒情散文佳作:兰草花又开


  院子里的那丛兰草又开花了,大半个村子都沉浸在这浓郁的清香里。


  中午从地里收工回来,我不由地又蹲在那从兰草跟前,臭着花香,默默地想着心事。妻凑过来诡异地笑着说:“又想大兰了?想了就去找人家去,别在这看着让人心里难受。”冷不丁遭妻这一挖苦,我心里一惊忙说:“谁想大兰了?我才不想哩。”说这话时,我自感底气不足。妻当真不当假的那句挖苦,也算是蒙对了,那会儿我的确正在想大兰;不过,那些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高中刚毕业的那年春天,我到北山十八道河拾柴火,在十八道河南坡的老林子里,我被一种奇异的香气缠着了,于是,就顺着这种气息,钻过林子,来到一小片空地边。空地上,几丛宽叶韭菜样的植物正在开着鲜红的花,那醉人的香气正是从这里散开的。这是什么花呢?在这茂密的老林子里,怎会有这样的空地?在这样的空地上,怎么又长出这种东西?真是天造地设呀!明天就要下山回家,薅几棵带回去,种到院子里,也让它在山下开花。心里想着,伸手就去薅那花草。


  “别动!不能薅!”一声娇叱,林子里跳出一位身材高挑的妹子,“我早就看见你了,就是看你要干啥的。”


  这妹子短发齐耳,眉宇间泛着质疑,花格子褂子紧裹着起伏有致的身材,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子山野的气息。这深山老林里竟有如此人物,不是屈原笔下的山鬼吧?二十岁的我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竟忘了刚才她这一咋呼带来的惊恐。


  “看啥呀看?没见过呀咋的?”她歪着头,大胆地看着我。


  “哦!是没见过,这是啥草?”我慌忙把目光移向这开花的植物上。


  “这是红花兰草,整个白云山也只有这几棵了。谁也不知道它是啥时候长在这的‘我天天在这里放羊,看住它,不让人薅。哎?我看你是个好人,你是哪庄的?”


  哦!原来是个护花使者。


  “山下大沙河西岸宋庄的,你咋知道我是好人?&(名家散文精选)rdquo;也不知咋的,我很愿意和她说话。


  “你看嘛,一个在拾柴火的时候还想着种花草的人,肯定不是坏人,你说呢?”她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自信,似乎对这种推理很有把握。山野里静悄悄的,远远地能听到她的羊群在叫。


  在一来一往的交谈中,我知道她叫吴大兰,她还有一个有点傻的哥哥和一个十来岁的妹妹。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她说她还没有婆家,也不知怎么搞的,我竟脱口说出了我还没有对象呢。话一出口,山野里一下子静了下来,只有那兰草的花香愈来愈浓。


  “天不早了,今天的柴火我还没拾够。这兰草就让它在这里好好长吧。”我说着就想转身离去。


  “别急呀,这柴火我帮你拾,这个你拿住”,说着她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棵黄叶的兰草,“这是金叶兰草,这山上可能找不出第二棵了,你拿回去好好栽它,明年这个时候,也就是兰草开花的时候,我还在这个地方等你。你把这棵兰草分出来的蘖给我带来一棵,记住我说的话。”我接过兰草,看见大兰红着脸在拿眼瞟我。


  第二年春天,这棵金叶兰草不负我望,从它的根部令人欣喜地长出了几棵小兰草。在这期间,我天天盼着这棵兰草开花。终于,第一个花骨朵炸开了,我急忙带着两棵小兰草,怀着一个让人心跳的愿望,一路翻山越岭地来到了十八道河。


  多么熟悉的山,多么熟悉的水,多么熟悉的兰草花香呀!当我顺着花香,兴冲冲地钻过树林爬上山岗,来到那片兰草跟前的时候,那几丛兰草正在阳光下红艳艳地开放着,可是,大兰呢?怎么没见她呢?她说好的兰草花开的时候她在这等我,我知道她不会骗我,也许她在山那边放羊呢。我爬上山顶,对着山的那边大喊:“大兰——我来了——”四周静悄悄的,远远近近的山峦一声又一声地回应着我的喊声。远远的有羊的叫声,是大兰!她来了!当羊群翻过山头赶到我跟前的时候,站在我面前的不是大兰,是一个十来岁的妹子。她仰着黝黑的小脸,忽闪着大眼睛上下打量着我说:“你是谷雨大哥吧,我是小兰,俺姐让我在这等你”。


  “我是你大哥,大兰呢?她怎么没来?”我语无伦次,十分着急。


  “俺姐来不成了,她嫁人了。”


  “啥?!你说啥?!她嫁人了?不可能!她说好的,说兰草花开的时候她在这等我,她不会诓我的……”


  “她真嫁人了。去年春天,也就是这个时候,从来不下山的俺姐,总是找借口下山。有时还问爹宋庄在哪,离这有多远,爹说好几十里呢,那里有好几个宋庄哩。接着俺哥也要结婚,是换亲,俺姐不上人家去,人家女的就不上俺家来。爹给姐说,总不能让咱家断香火吧。姐出嫁那天哭的很厉害,哭哑了喉咙。她给我说,兰草开花的时候,让我天天在这等你,好给你一个交代。她说你一定会来……”小兰说着这些,眼睛向远山望去。


  没有风,四周一片静寂。兰草花的清香愈来愈浓。天上的太阳却放出了黑光。啊——一棵小树在我的悲愤之下被连根拔起。


  是我没有给大兰说清我家的地点,导致大兰找不到我,这都怨我!这都怨我!


  在小兰面前,我这个大哥早已不能自制。我问小兰大兰嫁到哪里了,小兰仰起小脸向天边望去,然后用手一指,说:“就在那片云彩下面。”


  太阳底下,群山连连绵绵地向天际延伸过去,也就在那遥远的天际,一片云正在远山的上面悠悠飘荡。


  “大兰——我来了——”高高的山岗上,我的呼唤一波一波地传向远山。


  二十年一晃过去了,那棵金叶兰草已茁壮地长成了几丛,从书上知道,这是兰草中的稀有品种。而今,兰草花又开,大兰,你在山那边过的还好吗?

上一篇:那边,一条小溪 下一篇:梨花殇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15发表于 抒情散文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描述兰草的抒情散文佳作| 抒情散文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