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含着回来我检查:在车上被老板揉捏嗯啊


想到刚刚在包厢里,那女人不冷不热的样子,心里就他妈的闷。纪时谦带着火气,一脚踩上油门,黑色的宾利如深海里的一条鱼一般,飞窜了出去。

到了公司门口,远远就有个粉色的身影看到车子便跑了过来。

薄一心拉开车门坐了进来,有些委屈的看着他,美眸却是亮的,“等了你快一个小时了……”随即嗓音一变,“不过没关系,你来了就好,开车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

纪时谦有些心不在焉,“嗯”了一声,准备在启动车子的时候,余光撇到她的安全带没带。

便侧过身子,倾身上来,随口问:“怎么会突然过来?”

男人的俊脸近在咫尺,他身上独有的海藻味夹杂着烟味,一溜的往她鼻子里钻。

心底欢喜,心脏怦怦跳着。可是明亮的眼珠子在他身上转了一圈之后,愣愣的定在他的白衬衣上,脸上明媚的笑容瞬间僵住。

女人的口红印&he

llip;…

电光火石之间,她想起刚刚打电话的时候,女人似有若无的呻.吟声。

再细一闻,他身上似乎还有淡淡的香水味,而且那香水味还有些熟悉……

“怎么了?”纪时谦见她半天不说话,望她一眼。

“没……没事,就是想你了,所以才过来见你。”薄一心心里的那一丝小欢喜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纪时谦已经坐回了驾驶座上,没吭声。

车子驶过便利店门口的时候,纪时谦下了车,“我去买包烟。”

薄一心脑子乱的很,听到他的声音回神,温柔的“嗯”了一声。

纪时谦没走几步,他放在车座上的手机叮咚一声亮了。

好奇心驱使,她看了一眼,没有点开,勒森发的,能看到几个字,“我已经通知过金夏会所的经理,不让薄安……”

薄安安!薄安安!

果然还是她!

薄一心掌心的指甲狠狠嵌进肉里。

她要快点动手了,不除掉薄安安,这个贱人就永远是个祸害!

从会所出来,薄安安回到林素的住处,妆都懒得卸,就往床上一躺,不动了。自从纪时谦收回别墅之后,她就住进了林素家里。林素家三室两厅,一百四十多平,一个人住,确实很大,所以林素邀请她来住的时候,她便没有拒绝。

她抬手放在眼睛上,挡住头顶的灯光,悠悠的叹了口气。

以前她觉得当艺人,三天两头的往外跑已经很累了。现在在会所跳舞,她才发觉以前的累都不算什么。不仅要在很快的时间里学会新舞蹈,还要应付那些想占便宜的客人,真真是心力交瘁。

以前在娱乐圈也累,但是总是觉得比现在好。

或许……因为以前有那个男人护着吧,所以没人敢动她。

想着,纪时谦那张傲慢的英俊的脸又浮现在眼前。嘴角划过一抹苦笑,薄安安抬手抹了把脸,“别想了,薄安安,再想,也不是你男人。”

薄安安是被喋喋不休的手机铃声吵醒的,她在床头摸了半天,带着起床气,眯着美眸,看了一眼屏幕,可是只一眼,她立马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

没错,是母亲苏媚的电话。

薄安安的眼眶瞬间就红了,心跳有那么一瞬间,漏了半拍。

这半个多月里她给母亲苏媚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苏媚都是直接挂断,最后甚至把她拉进了黑名单里。

这突如其来的电话,让她惊喜又心慌。

薄安安按向接听键的手指有些抖,琢磨着开口的第一句话该怎么说。

然而电话接通后,那边就传来苏媚带着哭腔微微颤抖的声音,“安安!你弟弟不见了!”

心,猛地下沉。

薄安安紧握住手机,“妈,别慌!我马上来医院!”

苏媚表示自己中午的时候,不过是绕远了点,出去买了饭。回来的时候,发现床上的薄锦辰就不见了。

她想过是不是薄锦辰醒过来了,但是仔细一想又不可能,他昏迷已经大半年了,即便是醒过来,脑子也是混沌的,更不可能下床走动。

她让医生查了监控,发现有两个打扮成医生护士模样的人,先是进了病房,而后用轮椅,推着他进了电梯。

进了电梯之后,便再也见不到人影了。苏媚满眼惊惧,显然薄锦辰的失踪被她带来不小的打击,她都忘了原先和薄安安说的那些决绝的话,只是焦急的握着她的手,“安安啊,你说会是什么人想把你弟弟带走呢?是不是薄家?是不是薄家人?”

妈,你别担心,不一定是薄家人,我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就会出动警员查找。”薄安安心疼的看着苏媚,反握住她的手。

苏媚眼睛盯着虚空,缓缓摇头,“不,一定是薄家……一定是!安安,你去薄家把弟弟带回来,除了薄家,还有谁把你弟弟视为眼中钉。你弟弟都已经成植物人了,他们还不放过!还不放过!”

苏媚情绪失控,薄安安不放心护理,让林素看着她。

自己匆匆却出了医院,虽然她嘴上说不一定是薄家,但是心里却明朗。

除了薄家,还有谁会用这种方式带走弟弟。

拨通电话,响了没两声那边就接起了。

薄安安第一句话就是,“我弟呢?”

那头传来一句凉笑,“你弟?你弟不是躺在医院里吗?我怎么知道。”

“薄一心!你他妈少给我装蒜!我弟是不是被你带走了?”指甲狠狠划过手机壳。

“是又怎么样。”

薄安安深吸一口气,“说吧,什么条件?”

那边薄一心见她如此明白,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晚上8点,京都名府203包间,打扮的漂亮点。”末了,补一句,“记得要配合我,不然你弟……”

“行了!我知道了,要是我弟少了根寒毛,哪怕是我死,我要拉着你们薄家全家陪葬!”

说完,撂断电话,薄安安跟会所那边请了假,又把情况简单的跟林素说了。

林素听到她要只身去赴宴,很担心,她宽慰了两句,让林素放心。

薄一心的目的,她大概也猜到了。

晚上八点,京都名府,准时赴宴。

她进包厢的时候,人都到全了。除了薄一心、陆贞母女,还有一个穿着铁灰色西装,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

那中年男人约莫五十岁左右,穿着打扮得很正式,生着一张国字脸,粗眉大眼,看她进来的时候,冲她咧一笑,那眼上的褶子都能直接夹死苍蝇。

这恐怕就是她那恶毒的后妈,给她找的“好夫婿”吧。

陆贞看到她,脸上笑意融融,却不达眼底,招呼她过去,“安安,你来啦,坐到顾先生身边去。”

薄安安面色不动,走到顾明忠身边坐下。

顾明忠那眼里闪着亮光,放在桌下的手不自觉的搓了搓,“这位就是安安吧,薄夫人说

的没错,薄小姐你真的很漂亮。”

薄安安斜勾了一下唇角,讥诮,&ldquo

;是啊,若是不漂亮,顾先生怎么肯舍得花大价钱从我后妈那买我呢?”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一场交易,但是被薄安安这样直接说出来,就很扫双方面子了。

顾明忠脸上的笑容有些僵,陆贞也拉了脸。

薄一心秀眉紧蹙,声音倒还装得挺温柔,“安安,你跟我出来一趟。”

到了外头没人的走廊,薄安安俊俏的小脸也黑了下来,沉声问:“我弟呢?”

平时看薄安安嚣张惯了,此刻见她着急冷脸的模样,薄一心心里只觉得痛快,“顾先生出钱供着他呢,不过你若是不听话,你弟他可能会意外脑死亡,谁知道呢?”

薄安安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她一步步逼近薄一心,微挑眉峰,“意外脑死亡吗?

薄一心,昨晚见过你那未婚夫吧……

咯噔一下,薄一心脸上得意的笑瞬间消失,目光一瞬间变得狠厉恶毒,“真的是你!”

“呵,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吗。”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就对她弟弟下手。

“所以那口红印是你故意留下的?”薄一心眯了眼,杏眸里迸射出怨毒的光。

薄安安葱白的手指点了点红唇,笑得妖媚,“是啊。”

忽然她脸上的笑又一收,清亮的眸里透出股狠意,“所以……若是我弟真出了什么事,我到死都会纠缠纪时谦,你那未婚夫对我可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呢……”

杏眸里几乎要淬出毒液来,“贱人!”

说着,薄一心想到什么,忽而一笑,“你不会再有机会了。顾先生在苍城也是有些份量的人物,你得罪不起,若是真的惹怒了他,不仅仅是你,你弟弟你妈妈都要跟着一起遭殃,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回到包厢,先是顾明忠劝酒,而后陆贞薄一心也跟着一并劝酒。

薄安安冷冷的勾着唇,喝了一杯又一杯,最后趴在了桌上。

到了原先开好的房间后,陆贞站在门外,望着里面躺在房间床上那人,笑着说:“原先说好的,顾氏百(经典散文欣赏)分之三的股份……”

顾明忠脸上的笑比头顶的灯光还要灿烂,“放心,一定一定。”

薄一心拉了一下陆贞的手,“妈,咱们回去吧,留顾先生好好‘照顾’安安就行了。”顾明忠进了房间,顺手就将门给锁上了,也不开灯,摩拳擦掌就朝着床上那人走过去了。

他今年五十有二了,妻子死了也有十几年,只留下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儿。为了女儿,他一直努力工作,压根没心思找新人。直到近几年发达了,才会往这方面想。

陆贞前段时间找上他,说要把自己女儿介绍给他,他原先还以为是开玩笑呢,但是听陆贞细一说,他就明白了。

像他们这些家族生的女儿,都是用来联姻的,小三生的女儿更是一文不值。

他摸黑上了床,在床上摸了一阵,摸到了女人细直的腿,手下温软的触感,让他一下子就热血沸腾起来,他着急脱了外套,便往床上一扑。

“宝贝!让我来好好疼你!”

就在同一时间,床上的人突然往旁边一滚,不知道手里抽出一个什么东西,在这黑夜里一闪。

紧接着顾明忠就感觉胳膊的皮肉被割开,疼的他嗷的一叫滚到床边。

很快“啪”得一声响,房间里的灯亮了。

顾明忠眯着眼,就看到落地窗前,薄安安一张瓷白的小脸罩满寒霜,她那艳美的眼角眉梢都透着冷意,手里拿着把精巧的匕首,匕首锋利的刀刃上,还往下滴着血。

顾明忠一看到那鲜红的血,眼底立马染上血红,怒斥,“你没醉!你敢耍我!”

薄安安清冷的视线落在他紧捂的小臂上,唇角勾起一抹阴恻恻的笑,“就那两杯酒,你们太小看我了。”

薄安安这一副淡然的模样,更是气得顾明忠咬牙,“那你为什么要装醉?”

薄安安却不答,反问,“您是奔着结婚来的吧?”

“是!”

“既然是奔着结婚来的,那就是真心实意想找个人过日子。”薄安安不紧不慢的走到旁边的桌子,抽出一张餐巾纸擦起了刀刃上的血,“但是你却刻意灌醉我。”

薄安安话说得直接,呛得顾明忠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这……怎么能算是呢?反正下个月我们就结婚了。”

“呵呵,”薄安安凉笑一声,“我不愿意,这事就会给我留下心理阴影,咱们以后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去。而且若是这件事传了出去,别人会怎么说。

我不过是一个被封杀的三流明星,算不上什么,但是若是对事业平稳上升的您来说,这个时候突然爆出丑闻,对顾氏将会是什么样的打击。

不用我说,您也明白吧。”

顾明忠听到这,一张国字脸沉了沉,大眼也慢慢眯起,“你到底想干什么?薄夫人告诉我,你是要卖身救弟……你真愿意跟了我这老头子?”

薄安安低头看了一眼手上闪着寒光的利刃,她把匕首一收,走到床边,嫣然一笑,“顾先生,都是为了生活。”

毕竟也是在商场浸淫了这么多年的人,若是薄安安说别的话,他或许不会相信。但是她说为了生活。

是啊,每个人活在这世上,努力着拼命着,不都是为了生活吗。

她给顾明忠递了两张餐巾纸,“反正都是你的,又何必操之过急呢。我愿意和您结婚,不过我有两个要求,一是隐婚。”

顾明忠接过餐巾纸,想了想,隐婚的话,其实对他们二人都好,便点头了。

“二是你去告诉陆贞,说我反抗意识强烈,让我住进薄家,让他们看住我。”怕顾明忠怀疑,薄安安又补了一句,“我自幼住在外面,马上就要嫁人了,想回去看看,体验一下当薄家小姐的滋味。”

顾明忠闻着她身上的味,就迷醉得不行,听她说的话,也不过分,便点头了。

薄安安立马抽身站起,她忽然觉得有些恶心,既恶心顾明忠,也恶心自己。

转身开门往外走,顾明忠从后面追上来,抓住她的手腕,“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薄安安只顾着甩开他的手,却没注意前面来人,一头撞进了一堵坚实的肉墙。

“对不起……”薄安安抬手揉着鼻子,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一只铁手牵住了自己的手腕,往上一提。

“薄安安!”头顶男人愠怒的声音落下。

薄安安一怔,抬头便对上男人起火的黑眸。

顾明忠冲上来,“你想对我未婚妻干……”什么……

然而嘴里的话还没说完,看到来人是盛庭集团的总裁纪时谦时便住了嘴。

“未婚妻?”纪时谦的黑眸几乎要喷出火来,看着那年老色衰的男人,直接气笑了,“薄安安,你还当真是饥不择食啊,从我这一转身,就投进了老男人的怀抱。”

顾明忠忌惮着纪时谦,只能把火气发到薄安安头上,沉声问:“安安,这是怎么回事?”

安安?

这亲密的称呼,更是激得纪时谦太阳穴突突地跳着。

薄安安在心底苦笑,旋即偏头,对顾明忠说:“既然你想找一个肤白貌美年轻的嫩娇妻,就得忍受她原先的滥情史。”

顾明忠虽是心里有火气,但是想着薄安安这么年轻漂亮,被纪时谦惦记上也不是不可能。反正马上都要成为他的人了,纪时谦又不能得罪她,就忍忍吧。

然而这一幕,却激得纪时谦想跳脚,手下的力道突然加重,像要把那女人细细的手腕给活生生折断,咬牙切齿,“薄安安,驯服男人的本领见长呀。”

即便疼得蹙眉,殷红的嘴角却依旧勾着,“一般般吧,这不是没能驯服你纪大少,不然你怎么成了我姐夫呢。”

姐夫!姐夫!

又是这该死的称呼!

可是偏偏又是这称呼,限制了他跟她之间的关系。

看着纪时谦恼怒的表情突然怔愣,薄安安心里一片酸涩,果然啊果然,他们之间永远跨不过这层关系。

既然跨不过,那就断个干净吧。

薄安安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扭动手腕,才把细手从大掌里扭动出来,“纪大少,若是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看着女人扭着细腰离开的场面,纪时谦就觉得胸腔里的火气都要顺着喉咙喷出来。

这个女人真是贱,堕落到去会所跳舞不说,现在转身又巴上了一个老头子。为了钱,她到底能下作到什么地步?

黑眸染上阴鹜。

薄安安……即便我不要你了,你也休想跟别的男人搅在一起!

>>>>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妈妈今晚是你一个人:你下面好湿我给你添 下一篇:校长办公室好涨啊快来:我与儿子发生了不该发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29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好好含着回来我检查:在车上被老板揉捏嗯啊|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