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今晚是你一个人:你下面好湿我给你添


林大师终于想起周凡之前说的话,不禁老脸一红,嘴唇翕动了半天,却没说出半句话。

王树仁不明所以,又问了一句,“周凡,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啊!”

周凡则是摆了摆手,“该做的我都做了,后续只需做康复治疗,不日即可痊愈,你们走吧。”

“啊?”

王树仁傻眼了,刚才还好好的,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王欣彤则是一脸焦急的说道:“周凡,我爷爷是无心的,我们会搬离万达园,也会跟你住在一起,你……后续治疗还是你来吧。”

周凡看了她一眼,转头对林大师说道:“中医理论博大精深,并非你所理解的那么肤浅,有些理论跟不懂之人解释无异于对牛弹琴,不过你浸淫此道多年,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这句话让王树仁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对牛弹琴说的谁大家都明白,可这小子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林大师却异常的激动,双手前伸就准备作揖行礼,却被周凡拦住了。

“礼数一类的就免了,说句实话,你身体上没有任何问题,可你的心理,经过这么多年的转变,已经失去了一名合格中医的资格。骄傲、易怒、自大、偏执,在这些毛病没改掉之前,我是不会传你任何东西的。”

“这……我……”

林大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仔细想想,的确如周凡所说,这些年自己成为国手级人物开始,心理就发生了转变。

已经忘了学中医的初衷是治病救人,现在只为自己的名利才会出手。

好半晌,他才一脸愧色的问道:“那……不知林某该如何改正?”

周凡想了想,看了一下自己的诊室,忽然轻笑一声,“林老,我一天只诊治一例病患,这诊室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其他时间你就在这里义诊吧。”

“这……”

林大师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点点头,“即如此,我从命便是。”

“好,这事我跟院长说一声,到时你诊治不了的病情告诉我,也省得他拖门弄景的搞裙带关系。”

王树仁的脸不白了,这次黑得想锅底一样,心道:这小子的嘴也太毒了,给我治个病又不是没给你钱,这又是对牛弹琴又是裙带关系的,几个意思?

王欣彤见爷爷要发脾气,急忙站出来说道:“周凡,那个……房子还没去找,要不我现在就去?”

“不急,我跟院长谈完,咱俩一起去。”

“……”

王树仁回到院长办公室,就是韩国栋见证奇迹的时刻。

当他慢慢的挪动双腿时,韩国栋的内心非常的激动,不光是为老战友的病情好转而高兴,还未自己找到了一个医学天才而兴奋。

之后周凡有把林大师坐镇诊室的事情说了一下,韩国栋高兴的都快找不到北了。

林大师名为林毅,是国内不可多得的中医国手,如今有他在医院坐镇,那不知道会带来怎样的效果。

可周凡下一句话给他浇了一盆凉水,“他坐诊纯属义诊,不许收取半分诊金,当然药钱还是需要收的,不会给医院平添损失。”

“义诊啊,呃……也好也好!”

“好了,今天的事到此为止,我还有事要办,王大小姐,咱们走吧。”

说完他转身就走,不带走一丝烟火,王欣彤跺了跺脚,急忙跟了上去。

韩国栋见自己的老战友好像并不怎么高兴,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王,你这病治好了,咋还拉这个脸呢?”

见周凡离开了,王树仁终于憋不住了,大声发起了牢骚。

“这个周凡太气人了,问他个问题不回答就算了,还说什么对牛弹琴,不说话了也躺枪,说我走裙带关系看病,这都什么嘛!”

林毅在一旁沉着脸说道:“王老,背后说人可不好。周凡提的条件里有那一条,有任何质疑他都不会给你治病,我现在总算明白了,因为跟你们解释根本没用!”

“你……林大师,你这话什么意思?”

“呵呵……”

林毅冷笑了一声,把两块弹片放在了办公桌上,“这是你体内的弹片,你觉得周凡是怎么弄出来的?”

“啊?”

王树仁急忙摸向自己的背后,还让韩国栋帮忙查看,却没找到一丁点的伤口,两人不禁瞪大了眼睛。

“林大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毅摇了摇头,学着周凡的语气说道:“你们只需看结果就行,至于过程说了你们也不懂。”

“呃……”

俩老头被噎的够呛,韩国栋还有些不放心,急忙叫人进来,推着王树仁去做检查。

从检查室出来等待结果的时候,王剑和王欣宇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身边还跟着外科第一刀田海坤。

王剑看到王树仁依旧坐在轮椅上,装作哀伤的说道:“爸,是不是那小子没给你治好,我就说,一个毛都没长奇的家伙能有什么医术。”

旁边的王欣宇也煽风点火,“就是啊爷爷,你可不要再被那小子骗了,说是不要钱,可一要就是一栋别墅,什么玩意儿!”

王树仁一脸阴沉的看着他们耍宝,他是多精明一个人,就连王欣彤都发现这父子俩的目的,他又如何看不出来。

见他不说话,王剑急忙拉过田海坤,“爸,这是副院长田海坤,有外科第一刀的称号,他看了你之前的片子,说有五成的把握能手术成功,咱们要不要试试?”

王树仁眯起了眼睛,五成把握?

哼,国外最牛的医生,也不敢保证有两成的把握,这小子居然说有五成,不是吹牛就是有阴谋啊。

不过他却配合着问了一句,“哦?这位副院长的医术这么高明,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田海坤一副高人的表情,一言不发,王剑则是在旁边说道:“爸,人家是真正的医者仁心,一心只为病患考虑,根本就不注重那些名与利。”

“那可真是一名好医生。”

王树仁随口夸了一句,因为这时候检查结果出来了,他接过护士手里的报告直接送到了田海坤的手上。

“既然这样,你看看我这片子,然后再说有几成把握能手术成功吧。”

田海坤一脸傲娇的接过检查报告,可刚看了两眼,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田海坤盯着检查报告好半天,才问站在轮椅后面的小护士,“你确定没拿错检查报告?”

小护士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平常的回了一句,“副院长,那上面有患者的名字,我怎么可能拿错。”

“可……这……难道是仪器坏啦?”

王剑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疑惑的问道:“田副院长,到底怎么了?”

田海坤抖了抖那张片子,“这根本就是一个正常人的片子,哪有什么弹片?你之前那些不会是在耍我吧?”

“怎么可能?”

王剑和王欣宇一脸的不敢相信,可王树仁却不管他们,一脸平静的拿过了结果就示意小护士推他回去……

不管他们在那边怎么惊讶不解,都不关周凡的事,他现在正坐在王欣彤那红色玛莎拉蒂小跑上。

车里沉默了好半天,王欣彤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小心翼翼的问道。

“周凡,现在不是治疗时间,我可以说话了吧。”

周凡脸上露出了一个怪笑,“嘴长在你身上,想说就说,不过嘛……嘿嘿。”

王欣彤气节,平时精明睿智的她居然被人拿得死死的,这要是说出去不得惊掉一地眼球啊。

她鼓着腮帮,撅着小嘴,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咱们去哪儿?这个总可以问吧?”

周凡心中好笑,看这位强势的大小姐吃瘪,也是蛮有意思的嘛。

“去哪儿?除了万达园,还有什么地方环境清净优雅,比较接近大自然的?”

王欣彤想了一下,轻声说道:“南郊的碧海苑,还有一处离市里较远的海景别墅小区。”

“那先去碧海苑看看吧。”

离市里太远的话,做什么都不方便。

周凡并不是想讹他们房子,三个月的时间要是充分利用起来,凭他这一身本事怎么也能弄一套别墅了。

而且还考虑到万达园那里有一个莫名的聚灵阵,所以才想让他们搬出来。

王欣彤只能乖乖

的听话,不过还是小声的嘟囔道:“在万达园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让人搬出来,真是不嫌麻烦。”

周凡就郁闷了,解释他们听不懂,不解释这群人一直问啊问的,烦都烦死了。

想了一下他没好气的问道:“

我问你,你爷爷的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严重的?”

“大概在三年前,怎么了?”

“我问,你答!”

王欣彤一脸的委屈,“哦,知道啦,那么凶干嘛。”

“这三年来,你爷爷的身体是不是每况愈下,而且你的家人但凡住在万达园的,这段时间也都一路不顺?”

“一路不顺?没有……吧,也就……嗯……”

王欣彤的语气一开始还挺坚定,可忽然想到了些什么,最后越来越没了底气。

“我想你们应该是四到五年前搬进万达园的,之后还发生了一些事情,才导致王老爷子的病发,对不对?”

“嘎吱……”

王欣彤一脚刹车下去,车子硬生生的停在了公路上,过往的车辆纷纷传来了叫骂声。

她好像想到了什么非常可

怕的事情,眼神空洞,浑身瑟瑟发抖,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喂喂喂,大小姐,闹脾气也要注意一下场合吧,赶紧把车子弄到路边去。”

见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周凡一阵的无语,伸出双手把她抱起来送到了后面的座位上。

这期间难免有身体接触,可王欣彤却没有任何反应,这让周凡一阵的奇怪。

他窜到了驾驶位,把车停在了路边才转头问道:“喂,大小姐,你到底怎么啦?”

王欣彤哭了好一会儿,心情才平复了一些,泪眼婆娑的看向周凡。

“我想知道,你说的这些是你的猜测,还是其他原因?”

周凡简直无奈到了极点,摇着头说道:“我说过,中医博大精深,这其中有精气学说、运气学说、阴阳、五行学说,总之很复杂的,你就当我会算命吧。”

如果是之前他这么说,王欣彤会嗤之以鼻,可人家之前的说法完全印证了这几年来的经历,由不得她不信。

“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吗?”

周凡快抓狂了,“大小姐,我那些只是从某些表象上推算出来的,具体发生了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告诉你?”

“好,那我先告诉你这几年发生的事情。正如你所说,五年前……”

王树仁有两个儿子,老大是王欣彤的父亲,当年已经执掌了王老爷子一手打造的集团。

可就在五年前搬进万达园没多久,他和王欣彤的母亲却因为一起交通事故,双双罹难。

之后,王树仁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痛,还要为事业操劳,在三年前病倒了。

再然后,王欣彤毅然的接过了那副重担。

可这三年来,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精力,可事业上基本算是毫无建树。

如果是以前她还不会多想,可周凡提到一路不顺之后,她才想起了之前那诸多事情。

有的时候已经谈好的合同就差签字了,可偏偏对方提出了无理的要求。

还有跟了自己两年多的手下,不明原因的背叛了自己,等等一系列事件综合起来,这几年她能支撑集团维持以前的状况实属不易啊。

周凡听的却是眉头越皱越紧,按他的推断,那个特殊的聚灵阵不应该这么狠才对啊。

这个问题在脑海里徘徊了一会儿,忽然灵光乍现。

“靠,我怎么忘了这一点。”

他所依仗的是仙尊留下来的传承,而仙尊那个时代和现在有很大的不同。

在仙尊的眼里那聚灵阵只算是一般,可作用在普通人的身上,那效果和就不是一点点了,也难怪王欣彤她们家出这么大的事故。

他这一惊一乍的,把王欣彤吓了一跳,“那个……你想到了什么?”

周凡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你住在那里五年了,对其他的邻居熟不熟悉?这几年他们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王欣彤一边回想,一边说道:“那里的邻居我不算太熟悉,但他们有人经常会来看我爷爷,要说有什么事的话,这几年他们的老人死了好几个了,那些葬礼都是我替爷爷去参加的。”

周凡点了点头,看来跟自己的猜测已经相差无几了,居然有人摆出如此伤天害理的阵法,说不得小爷我要替天行道啊……之后周凡也没再针对这个问题,王欣彤问他原因,也只是用“说了你也不懂”为由给搪塞了过去。

见这位大小姐情绪不高,周凡也没让她开车,按照车载导航朝碧海苑开去。

也幸好之前这家伙虽然木讷,但也知道大学期间考驾照便宜,所以驾驶本他早早就拿到了,只不过以前很少摸车而已。

不过有强大的神识在,对于掌控一辆汽车还是小意思。

一路上零零散散的聊了不少话题,他还趁机问了一下,那万达园山头上那栋别墅的主人是谁。

王欣彤也不疑有他,告诉他那是集南市最大的地产商人,万达园、碧海苑都是他开发的,至于其他的楼盘不知道有多少是他投资的。

万福成,这个名字周凡念叨了几遍,记在了心头,日后有机会在打探其他消息。

到了碧海苑,在售楼小姐的带领下,他们好一通转悠。

这里的环境的确不错,不过灵气浓度并不怎么高,周凡准备去更远一些的海景别墅小区看一看,货比三家之后再做决定。

这个时候已经临近中午,王欣彤这一上午经历了太多,精神和身体都相当的疲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周凡,咱们找个地方吃口东西,休息一下吧。”

“也好,你挑地方吧,不过说好了,我可没钱请你。”

王欣彤直翻白眼,这什么人啊,追着请本小姐吃饭的都要排队,到他这可好,还得我掏钱请他吃饭。

不过有那么一句话,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她有短处在人家手里,也只能任周凡拿捏喽。

王欣彤对饮食方面没那么挑剔,找了一家还算上档次的中餐店,准备随意的吃一口。

进店落座,服务员非常热情的招呼着,不断的给他们推荐着特色菜系。

听到她说这里有药膳系列,王欣彤不自觉的就点了两个,然后问周凡的意见。

周凡不客气的点了两个肉菜,就打发服务员快点儿上菜。

还别说,上菜的速度倒是不慢,两荤两素没超过二十分钟,全都摆上了桌。

王欣彤尝了一口名叫“补血理气羹”的药膳,非常惊讶的说道:“唔,没想到这药膳不但没有药味儿,还非常的可口啊。”

周凡叨了一块回锅肉扔进嘴里,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连一点儿药材都没放,有药味儿就怪了。”

“不会吧?”

王欣彤非常惊讶的指着那些根根叶叶的问道:“我虽然不是中医,但你也不要骗我,这些不是中药吗?”

周凡又扒了两口饭,不耐烦的说道:“要是就

赶紧吃,谁叫你愿意点那种菜来着。”

他不能不烦,中医如此衰落,和这家饭店的做法不无关系。

中医以方治病,用药养身,却被人用这种方式搞得乌七八糟。

药膳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必须要结合中医学、烹饪学和营养学,再严格的按照药膳配方,把中药跟有药用价值的食材搭配,用独特的烹饪手法制作成美味食品。

既具有较高的营养价值,又可防病治病、保健强身、延年益寿。

估计这家店也知道药不能乱用,所以连一味药材都没放,那些根根叶叶的都是厨师用高明的手法造的假。

王欣彤撅着小嘴,把筷子扔在了桌子上,“你这人怎么这样,人家点菜的时候你不说,诚心不让人好好吃饭是吧?”

“你爱吃不吃,虽然不是真正的药膳,但人家厨师也是用心做出来的,味道还是不错的。”

说着周凡还往嘴里塞了两筷子,气得王欣彤直翻白眼。

他们就坐在散座上,虽然说话的声音不大,还是被旁边一桌的人听到了。

这时一个六十左右的男人,看穿着应该也是有钱人,精气神十足,他那一桌上也有两道药膳的菜品。

听到周凡这么说,好奇的回过头问道:“这位小兄弟,你说他这药膳里没放药材,这是真的吗?”

周凡没想到有人听到了他的话,有些无奈的摇着头说道:“哪有,我就是瞎说,在逗她玩儿呢。”

王欣彤却抱着膀在旁边拆台道:“那可不是,人家是中医高手,怎么可能用这种事开玩笑呢。”

周凡就郁闷了,这小妞想干什么,人家饭店的做法是不对,可他也不想管这种闲事啊。

那人目光充满了疑惑,扫描了周凡几秒钟,这才说道:“小兄弟,我在这家饭店吃了半年药膳,感觉身体的确比以前要好了不少,你不会是别家饭店的托儿,到这里泼脏水来的吧?”

“噗……咳咳!”

周凡差一点儿被嘴里的菜给噎死,咳嗽了半天才说道:“我说这位老哥,你这脑洞可真够大的,我可不是那种人。”

这人一看就是这里的忠实粉丝,非常较真的说道:“既然你说了就必须讲出道理来,不然你这可是公开的污蔑!”

“你什么意思?我们吃饭先聊,关你什么事?”

周凡心中不耐,脸色也逐渐难看起来,可对方却紧咬着不放。

“那不行,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饭店就属于欺骗消费者,如果你说的是假的,就必须给饭店道歉,这可是原则性问题。”

周凡眉头紧皱,冷声问道:“老哥,你是干什么的,有必要这么认真吗?”

那人轻咳了一声,一脸骄傲的说道:“鄙人闫肃,是一位在职律师。”

“律师啊,怪不得思想(抒情散文)这么具有延展性。”

周凡冷笑了两声,扫了他几眼说道:“行啦,这个问题就此打住。”

“不行,你必须……”

周凡见他穷追不舍,语气生硬的打断了他,“打住,我劝你以后别钻死牛犄角,否则你那偏头痛会越来越严重,到时候药石难救。”

闫肃一脸的惊讶,他这毛病从年轻的时候就有,一直也没治好,大部分时间都是吃些止疼药顶过去,可最近几年却越来越严重。

他四处求医,却很难查出病根在哪里,听朋友介绍这里的药膳不错,所以就来尝了尝,这一尝就吃了半年多,而且感觉对他的毛病真的有效。

可今天周凡却说这里的药膳没有药材,他那好较真的脾气上来了,这才追问了过来,没想到人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毛病。

“小兄弟,你连碰都没碰我,是怎么看出我有偏头痛的?”

周凡无奈的看着他,举了举饭碗说道:“老哥,能让人把饭吃完了再说不?”

“不……呃,那咱们拼个桌吧。”

“行吧,行吧。”

>>>>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一篇:合不拢腿灌满浓精: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 下一篇:好好含着回来我检查:在车上被老板揉捏嗯啊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29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妈妈今晚是你一个人:你下面好湿我给你添|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