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不拢腿灌满浓精: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


叶绫涣的手一抖,手中的篮子差点掉落,她转身望去,看清楚身后的人后,脸色微微一变,“江,江凤……”

一位雍容华贵的美妇人玉步轻摇,脸上带着暖暖的笑容,在三位黑衣保镖的簇拥下,走到叶绫涣的身边。

一身GUCCI品牌服装异常华丽,一件白色的及腰外套里面是藏蓝色性感小衫,左边两颗黑色金属扣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精修加工过的衣物刚好将她玲珑丰满的一面完全展现,柳腰纤细,高峰挺巧,不但不显下垂,反而还散发着这个年龄本不该存在的青春活力。

下身是一袭红色超短格裙,配以一条黑色皮带。蜜色的头发散披在脑后,带着限量版的眼镜,一张精致的瓜子脸漂亮到无可挑剔,称她为天使都不为过。

一个轻微举动,一个细微神态,都尽显美人风情,岁月在她的身上并未留下太多痕迹,即便已经四十余三,也依旧风光无限。

“嘻嘻,原来姐姐还认识我呀?”

叶江凤笑嘻嘻的走过来,跟着对身边的保镖挥挥手,三位保镖连忙将手中提着的一大堆礼盒放在一旁吃饭的桌子上,叶江凤则是笑眯眯的看着叶绫涣道:“姐姐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叶绫涣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的慢慢消失,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妹妹,她的眉头深深皱成了一团,“我过的很好,不劳烦妹妹操心。”

“哎呀,姐姐又怎么会过的好呢,你瞧瞧这里,这住的是什么地方呀。”

叶江凤挥舞着手中的手帕,说着时,又嫌弃的用手帕捂住了嘴巴,笑眯眯的指着房中的一处处道:“姐姐你看这地方,真的可以住人吗?哎呀,好脏哦,连我家里的厕所都比这里豪华十倍呢。”

叶绫涣紧咬着下唇,只能干瞪眼看着她,默默忍受。

“呵呵,姐姐,你看你,哎哟——”

叶江凤转身,瞥见了叶绫涣手中的篮子,忽然她失手不小心打在了篮子上,将篮子打翻在了地上,篮子里面的酒,腊肉以及那些瓜果全部掉落到了地上。

咔擦!

那瓶珍藏了数年的白酒应声而碎,叶江凤哎呀呀的不断后退,生怕被里面的酒水溅到了身上,又歉意的对着叶绫涣道:“哎呀姐姐你看,真是对不起,我一不小心,怎么就,哎呀,我来帮你捡吧!”

叶江凤见叶绫涣蹲下身去去捡,连忙也小跑过来,作势要弯身下去帮忙。

叶绫涣对她摇头,默默的将那块腊肉和一些瓜果全部重新捡进了篮子里面,同时轻轻一叹,就是可惜了那瓶酒,全部洒一地了。

她的心中又何尝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只是就算知道又如何?对于这个妹妹,她早就没有了任何亲情,甚至视若洪水猛兽。

“姐姐,你看你这样子,当初的那个叶家大小姐呢。”

叶江凤一脸心疼的看着叶绫涣,惋惜道:“姐姐,你看你,当初非要嫁给那个短命鬼,后面你看出事了吧,本来呢,以你的姿色就算是有了孩子也还是有大把的人要,那位刘公子不就是爱慕了你六年吗?你怎这般的忍心又拒绝他,你瞧瞧,后面你若是再改嫁给刘公子,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呀,呵呵,姐姐,你看我们两个现在站在一起,像不像两娘母?”

听到她提到那个什么刘少,叶绫涣手指微微发白,眼中浮现过一丝怒意,那个什么刘少就是一个黄赌毒全沾的残渣,而且非常喜欢家暴。

后面叶家居然想要让她改嫁给他,一气之下,这也是她脱离叶家的一个主要原因。

“姐姐呀,不是我说你,哎,就你这里住的地方,连我家里一

只狗狗都不如呢。”

叶江凤一手用手帕捂住口鼻,一只手亲密的抓住叶绫涣的手掌,笑吟吟的道:“我们是姐妹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就尽管向我说呀,其他的不敢保证,但是至少也可以过得比这里舒服嘛,嗯对了,我家里呢正好缺少一位保姆,不过你就搬过去,到我家里去住吧,你是我的姐姐,我对你很放心,其他人我信不过呢。”

叶绫涣的手如触电一样收回,同时慢慢将身子转过去,摇头道:“不用了,我住在这里就挺好的,不必劳烦你费心,今天特意大老远的跑过来,我想你也不是专程过来看我笑话的吧,有什么话就直说。”

“呵呵,姐姐,你瞧你,还是那样的冰雪聪明,让妹妹好生嫉妒呢。”

叶江凤用手上的手帕轻轻对着叶绫涣背后的地方打了一下,笑眯眯的道:“姐姐我们出去说吧,这里的气味实在太刺鼻啦,还不如我家里的厕所呢,什么时候我接姐姐去我家里住上几天,让姐姐也享享福,做回曾经的叶家大小姐?”

叶绫涣气的浑身颤抖,但还是没有发作,带着她走出房间来到外面,背对着她淡淡道:“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好了。”

“嘻嘻,其实呢姐姐,我这次特意跑过来找你其实是有三个目的。”

叶江凤笑嘻嘻的在一旁说道:“那第一个呢,肯定就是想姐姐啦呀,所以不辞辛苦的大老远才跑过来见见姐姐,第二个呢,就是看看姐姐过的怎样,想要帮助姐

姐改善一下生活,看能不能接姐姐去城里住,给姐姐安排一个好的工作,下半生也好有一个着落呢。”

叶绫涣面沉似水,完全无视了她这些虚伪的话,她若是真有心,二十年前就不会那样做了,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至于第三个呢,其实就是我们的侄女听云将会在半月之后跟杨局长的孩子订婚,而听云跟你那死去的废物儿子身上又还有一纸婚约在身,不管如何,这都是听云的一个污点,不可大意,需要尽早处理干净才行,我们这些当长辈的,都很着急。”

“嗯——”

叶江凤声音拖长,想了想后笑道:“姐姐,我知道那封婚书被徐家老爷子放到你这里保管了,所以你自己交出来吧,将这份婚书毁掉,让听云这孩子可以清白的嫁出去,而姐姐你呢,也可以回到叶家去,家里

有许多的长辈们也都想念你了呢。”

“呵呵,姐姐,想必你也有些想家了吧?而且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那死去的男人想想呀,总不能死去后连一个像样的墓都没有吧?”

“你说什么?”

叶绫涣脸色一变,急道:“你刚才说听云要嫁给杨局长的儿子?不行,绝对不行,听云是少龙的未婚妻,这是有婚书为定的,怎么可以改变主意!”

“哈哈!”

叶江凤像是听到了最好听的笑话一样,抿嘴咯咯直笑,直接笑到直不起腰,“姐姐呀,你还一口一个少龙呢?你以为你的少龙还是那位徐家大少吗?呵呵,他只是一个扫把星,都已经不再是徐家人了,况且你的少龙十年前就已经死掉了,你觉得一个死去的弃子,有资格约束听云的后半生幸福吗?”

“姐姐,你清醒一点吧,不要为了你那死去的儿子,再耽误人家听云的幸福啦。”

“我的少龙没有死!”

叶绫涣脸上忽然闪现一抹神光,眼角更是舒张开一股自信的笑意,“我家少龙也不是什么扫把星,相反,他是这天地间最优秀的男儿,配得上任何人,而且这份婚约,我不允许取消!”

“哈哈,真是笑死人咯!”

叶江凤大笑连连,笑的花枝招展,还用雪白葱指指了指叶绫涣的额头,“姐姐哦,你是傻了呢还是已经失心疯呀?徐少龙已经死去了整整十年了呢,你却还以为他还活着,好呀,他既然还活着,有本事你就让他出现在我面前嘛。”

叶绫涣面露为难表情,本能的后退两步,内心一片惊慌。

若真的让她将徐少龙叫出来见见他这个姨娘,只会受到更大的屈辱,所以徐少龙回来的消息,绝对不能告诉她,不然她还指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举动来。

“怎么?叫不出来了?他徐少龙若是还活着,我叶江凤就把脑袋割下来给姐姐当球踢!”

叶江凤走到叶绫涣的近前,伸手欲要去拉叶绫涣的手臂,一脸惋惜的看着叶绫涣,“姐姐呀,尽早认清现实吧,这也是叶家对你最后的宽容,三天之内,你自己将婚书送上叶家,否则——”

“否则怎样?”

突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一脸阴沉表情的徐少龙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院子中,他朝叶绫涣走去,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煞气也是在随之增长,这里的温度当场下降十度!

徐少龙大步走来,他的双眼冰冷到毫无情感,仿佛从地狱深处走出来的恶魔一般,释放出足以吞噬天下的杀意。

这里的空气都因为他的出现而微微凝固,一股莫大的压力降临在叶江凤和她身边的三位保镖身上,三位保镖的脸色同时一变,纷纷冲到叶江凤的近前,如临大敌的看着走来的徐少龙。

徐少龙身上气息愈发寒冷,在后山的时候隐隐感觉到不对劲。

当他返回来时,就看到一位陌生的美妇人正刻薄无比的刁难自己的母亲,心中的那一片逆鳞彻底被她所触动,他直接对她动了杀心。

他大步朝着叶江凤走来,眼中的杀意暴涨,这里的空气都因为他的出现而凝固一体,可怕的气势压的在场的人都无法呼吸,“你刚刚说什么?若是徐少龙出现在你面前的话,你就怎样?”

“少,少龙——”

叶绫涣赶紧跑到徐少龙的近前,紧张的拉住他的衣服对他说,“你不是在陪你的爸爸吗?怎么跑下来了。”

“我在山上听到了下面的声音,所以就下来看看。”

徐少龙抓住叶绫涣的手掌,安抚她的情绪,身上的杀意微微收敛了几分,柔声问道:“妈,她是谁?”

“她,她是我的妹妹。”

叶绫涣别过头去,轻叹道:“按照辈分,你还得叫她一声姨娘。”

“我可没有这样的姨娘。”徐少龙冷冷回应。

“你是徐少龙?”

叶江凤吃惊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身影,看了好久后这才看出一些端详,惊道:“你不是,已经死掉了吗?为什么——”

“看来有些人是一直都盼着我死啊?”

徐少龙将母亲挡在身后,朝着叶江凤走过去,笑声渐冷。

“这位先生,请你跟夫人保持距离。”

徐少龙走过来,叶江凤没觉得如何,可是身旁的三位保镖却是额上滴落下来了豆大的汗水,徐少龙所散发出来的大部分压力都落到了他们身上,让他们感觉到窒息。

这绝对是一个不可以用常理去判断的危险人物,必须最高戒备!

两人挡在徐少龙过来的路中,最后面的那人更是摸向腰间,贴身保护着叶江凤。

“你们干什么呢?”

叶江凤推开身前的保镖,呵斥道:“这可是我的大侄子,你们不得无礼。”

“哎哟,瞧你这话说的,我可是你的亲姨娘呢,大侄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说话?”

叶江凤推开身前的三位保镖,千娇百媚的对着徐少龙挥挥手中手帕,取下眼镜的美眸更是对他抛去一个媚眼,笑的格外甜蜜。

“亲姨娘?”

徐少龙不为所动,身上的杀气久聚不散,突然笼罩在叶江凤的头上,让她时刻都处于一股莫大的压力之下。

瞬间的变化,让叶江凤像是触电了一样,往后面跳去一步,小脸上一片惊慌,再看徐少龙的眼神时,像是看一个怪物。

“做我的姨娘,就凭你吗?也配?”

“少龙,你——”

后面的叶绫涣拉了拉徐少龙的衣袖,对他摇头道:“你怎么——”

徐少龙对叶绫涣轻轻摇头,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掌,对她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

“徐少龙,你太无礼了!”

叶江凤表情略显狰狞,呵斥道:“也不知道这十年你跑到那里去了,现在回来之后就敢用这个态度跟你的姨娘讲话,今日我若是不给你一个教训的话,我还如何当你姨娘!”

“给我拿下他!”

“是,夫人!”

两位保镖同时大吼,双双从后腰处抽出两根电棍,猛然朝着徐少龙的身上抽去。

“这年头,太多的愣头青,可若是少一些愣头青的话,那这个世界的确也就乏味了许多。”

“打断他一条腿给个教训就好了,毕竟是自家亲侄子,打坏了也不好向姐姐交代。”叶江凤微笑,还对着叶绫涣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

“叶江凤,不可——”

叶绫涣慌了,但是她正(名家散文精选)想要冲上去保护徐少龙时,徐少龙已经将她死死的护在身后并且推后几步,跟他们拉开距离。

两位保镖猛然将电棍抽向徐少龙,电棍跟着开启,噼里啪啦的电流在他们全力轮动下,显得异常吓人,普通人的话,会直接就在他们的这种架势下面吓软腿。

“可笑。”

嗡!嗡!

徐少龙轻蔑一笑,跟着身子一闪,两人抽过去的电棍纷纷扑空,没有打中徐少龙。

“人呢?”

“怎么回事?”

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徐少龙凭空消失,两人同时变脸,对视的眼中都充满了不可思议。

“路,是你们自己选的,怪不得任何人。”

忽然身后传来徐少龙的声音,两人猛然转身,本能的挥动手中的单管朝着身后砸去,在他们转身的同时,徐少龙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他在对着他们笑,可是那笑容却是那样的毛骨悚然,令他们心神不宁。

嘭!嘭!

两根电棍重重的抽下去,然而都是被徐少龙一个侧身闪开,左边的那位保镖一脸惊骇表情,正欲要进行第二步反应时,忽然感到手腕一痛,紧抓着的电棍已经脱手而落。

徐少龙将它稳稳的抓在了手中。

“什么?”

那位保镖痛苦的捂住手腕,震惊的望着眼前在对他笑的徐少龙,正要说些什么时,只看到一道流光残影闪过,紧随其后的就是一道剧烈的脆响声音。

“啊,我的腿——”

咔擦!

他的左大腿被电棍猛然抽中,他全身都被可怕的电流抽中,击中的大腿骨更是当场粉碎,人失去了站立的平衡,直接哀嚎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什么?”

一旁的那位保镖猛然大叫,正要朝着徐少龙打去时,徐少龙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只感觉眼前一花,紧跟着一股痛彻心扉的疼痛感从身下的大腿处蔓延至全身。

咔擦!

他的大腿也被徐少龙一棍直接打断,步了前面那位保镖的后尘。

他的身体也跟着哀嚎一声倒在了地上。

徐少龙顺手将电棍仍在地上,从他们身旁走过,淡淡笑道:“既然你们想要废掉我一条腿,那么我也就废掉你们一条腿好了,今天的事,就当给你们一点小小的教训,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买你们的账。”

>>&g

t;>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第一次那啥怎么做详细: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 下一篇:妈妈今晚是你一个人:你下面好湿我给你添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29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合不拢腿灌满浓精: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