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那啥怎么做详细: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


“玉华。”齐景云开口呵斥,“说话注意分寸。”

玉华努了努嘴,没再说话。

齐景云看向她,问道:“你怎在这宫门口等着?”

“本来我想带晓月进宫的,结果看到你的马车停在宫门口,便料想你要出宫,就在这里等着了。”

说罢,她看向商陆,“二皇兄,你怎的跟她在一起?”

“关你何事?”

齐景月没给玉华一个眼神,对商陆道:“三弟

妹,我们快走。”

“是。”商陆应了声,连忙跟上去。

玉华也跟了上去,“二皇兄,你可不可以带我也一起去?”

从小(名家散文诗)玉华就爱跟着齐景云,因为齐景云长的最好看。后来则是因为在齐景云的身边总有好吃好玩的,所以玉华就更爱

粘着齐景云了。

“你不要惹事。”

玉华立即举起了手,作发誓状:“我保证,二皇兄,我绝不捣乱。”

“嗯。”

说话间,一行人出了宫门。

商晓月默默跟在玉华的身后,没有说话。

马车有两辆,商陆和商晓月一辆,齐景云和玉华一辆。

一上马车,玉华立马就道:“二皇兄,商陆那女人如此恶毒,你可要小心,别着了她的道。”

“我能着她什么道。”

“哼哼。”玉华哼唧两声,“那可不一定。”

“管好你自己吧,一会儿回府了别给我找事。”齐景云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

玉华顿时偃旗息鼓,应了一声:“哦。”

马车在官道上行驶着。

商陆端坐着,闭目养神。

其实她就是不想看到商晓月那张假惺惺的脸。

“姐姐,刚刚公主所说之事,你不要放在心上,这件事我一定会跟秦王解释清楚,还你一个清白的。”

商陆眼睛没睁,“不必了。”

“姐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以前是我傻,很多事看不清楚,就比如落水这件事,妹妹你该不会以为我还会天真的相信你吗?”说毕,商陆睁开了眼睛。

商晓月猛然对上了商陆清澈的黑眸,眼里的怨毒还没来得及藏下去,她慌忙低头,恢复心神:“姐姐,你怎会如此想我?落水一事,我已经解释过了,可是秦王不信你,我也没有办法。”

“如今这马车里只有你我二人,你不必如此惺惺作态。”

“姐姐……”

商陆再次闭上了眼睛,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王八念经的模样。

商晓月坚强的说了两句,这才伤心欲绝的模样没再说话。

晋王府是离皇宫最近的,原因除了他最受宠,也是因为他腿脚不便的缘故。

遂以一行人上了马车,也没走多久,马车就停了下来。

下了马车,玉华一下子就跑了过来。

见商晓月眼圈红红,玉华立即发难:“商陆,你对晓月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没打她没骂她,说两句话承受不住哭了这怪谁?”商陆实在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玉华还没说话,商陆又道:“还有,请叫我三皇嫂

,别没大没小的。”

“三皇嫂?你配吗?”

“这桩婚事可是由皇上指婚的,公主莫非是在质疑皇上的旨意?”

玉华顿时就炸了,“你胡说!我才没有这个意思!”

“是吗?”

“当然!”

商晓月在一旁看着商陆几句话之间就将事情揭了过去,眼眸微深,她拢紧袖子里的手,上前一步道:“姐姐,你怎可以如此曲解公主的意思,公主也只是想为我打抱不平而已。”

“哦,你配吗?”商陆给了她一个眼神。

商晓月脸顿时霎白,“姐、姐姐……”

“商陆,本公主就是为晓月打抱不平,她怎么不配?你别给本公主转移话题!”

商陆看向前面下了马车正好以整暇看戏的齐景云道:“二皇兄,再耽搁下去,天就黑了。”

天黑了,商陆一个女子自是不好在晋王府多待。

“三弟妹,你快随本王来。”说话间,齐景云暗暗瞪了一下玉华。

玉华只好再次闭起搞事情的嘴,商晓月则是在一旁劝慰,好像这事不关她事似的。

一行人跟齐景云后面,上了台阶,走到府门,而后齐景云伸了下手,小猴子立即停下。

“二皇兄,怎么了?”玉华不解问道。

“天快黑了,本王就不留商二小姐了。”

“啊?二皇兄——”玉华急急上前,却对上了齐景云的黑眸,当即话也说不出口了。

商晓月好似被雷劈了一般站在门外,生生挤出了一个笑容:“晋王殿下说的是,如此,晓月便先告辞了。”

她行了个礼,抬眼却发现,一行人已经进府了,压根没在意她说什么。

商晓月一人站在偌大的晋王府外,低垂着头,隐在袖子中的手,指甲抠进肉里也不觉疼。

明明刚刚出宫的时候,齐景云就可以说的,偏偏要到了进府才说不留她,这不是刻意羞辱又是什么?

“小姐。”贴身侍女秀兰叫了一声。

商晓月缓过神,脸色已经恢复如常,“回府。”

——

商陆最擅长做的其实是药膳,厨艺是她在现代东躲西藏的那段日子里学的。

可能是比较有天赋,她学做菜都很是容易。

她不清楚齐景云的口味,遂以商陆做了好几种类型的菜。

羊皮花丝,仙人脔,龙须凤爪,酸甜

排骨还有水果绵绵冰。

菜一样一样被端了上来,齐景云和玉华两人看的直流口水。

“三弟妹,你这做的是什么菜色,我从未见过。”

商陆笑了笑,把最后的绵绵冰放到二人面前,“这个叫绵绵冰,是由冰块和牛奶制成,很快融化的,你们先吃这个,一会儿我再给你介绍其它的。”

两人也顾不得说话了,拿起勺子就吃了一口,顿时冰凉的口感蔓延整个口腔。

“太好吃了。”玉华忍不住发出感叹,“最主要的是好凉好舒服啊。”

商陆笑了笑,“公主喜欢就好。”

“咳。”玉华看了一眼商陆,立马收好了自己沉醉的表情。

她可没忘记,刚刚她还骂了商陆好几次的,“真没想到,你人不怎么样,做菜倒是还勉强入口。”

“公主喜欢就好。”商陆面无表情。

玉华不指望她有多好脸色,也没心情搭话,当即埋头吃了起来。

期间,齐景云已经

将小小的一碗绵绵冰快速吃完。

他桃花眼亮晶晶的看着商陆,指着面前的一道菜问:“三弟妹,这道是什么菜?”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大炕上开嫩苞: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下一篇:合不拢腿灌满浓精: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29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第一次那啥怎么做详细: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