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开嫩苞: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方若瑄整个人愣了。

这还是自己印象中那个威严十足的父亲吗?

骂一句死不了人?

这是方文锦能说出来的话?

“爸!您怎么……”

还不等方若瑄说完,方文锦便大声说道:“这件事情你先别管了!我会联系秦先生,亲自上门道歉的!唉!你这个丫头,总是给我惹麻烦!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点心!”

啪!

电话被硬生生挂断。

而方若瑄则是处于呆滞当中,喃喃道:“我爸居然说……要亲自登门道歉?!”

……

紫云阁别墅区。

18号别墅。

一楼餐厅,四个人正(经典散文诗)围坐在桌旁,桌面上已经准备好了各种丰盛的食物。

一对中年夫妻坐在一边,而他们的对面则是一对年轻男女。

“清儿,关于

你和小杰的事情,不知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衣着华贵的中年妇人面带微笑,看着对面的年轻女孩问道。

这对中年夫妇,绝对算得上是天海市的名人了。

中年男人名为秦国栋,银星集团现任董事长,身价几十亿,中年妇人则是他的原配发妻曲爱华。

而对面的年轻男人,则是他们的儿子,秦杰。

至于年轻女孩,在天海市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

月华集团董事长叶怀英之女,叶紫清。

如果放在五年前,她还有一个身份。

那就是秦羽的未婚妻。

秦羽入狱后,叶紫清离开了家族,并且接手秦羽家之前的公司。

秦鼎国际。

十九岁的叶紫清在入主秦鼎国际之后,立刻展示出了天才般的商业头脑,将本已经摇摇欲坠的秦鼎国际带上正规,经营的有声有色。

同时,叶紫清不单单展现出她出色的商业天赋,同时也被评为天海市第一美女。

天生丽质的她,无论是身材长相样貌气质,都无可挑剔。

这些年间,想要一亲芳泽的公子阔少不尽其数,却没有一人得以如愿。

只因为叶紫清的心里只有一个人。

秦羽!

而现在坐在她旁边的秦杰也是叶紫清的追求者之一。

当听到曲爱华的话之后,秦杰也变得紧张了起来,眼神不住的瞟向叶紫清。

倒是叶紫清面色平淡,缓缓抬头,对着曲爱华报以礼貌的微笑:“二婶,关于这件事情,我之前已经表过态了。”

曲爱华面色有些下沉。

倒是秦国栋老练的很,轻声一笑说道:“紫清啊!二叔知道你跟小羽有婚约,也知道你们感情很好,可是小羽现在……不是我这个做二叔的不向着自己的侄子,只是可惜了你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了。

微微沉吟,秦国栋继续说道:“此一时彼一时,说句不该说的话,小羽……配不上你了啊!”

一旁的秦杰此时也赶忙接话:“是啊,紫清!秦羽一个囚犯,又怎么配得上你呢?”

一听这话,秦国栋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而叶紫清的眼神也渐渐产生了变化。

原本刚刚她还能保持着一点友好的态度,可是现在却放下了刀叉,缓缓转头,面色蒙上了一层寒霜:“我不希望再听到任何人侮辱秦羽!”

说着,叶紫清直接站起了身:“二叔,我吃好了,公司还有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见叶紫清站起身就要走,秦杰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每次见到叶紫清,秦羽就好像是她的逆鳞一样,只要自己说点不好听的,叶紫清立刻就会翻脸,现在自己的爸妈在场,叶紫清依旧没给面子!

这让秦杰的怒火一下子就绷不住了:“站住!”

叶紫清缓缓转身:“还有什么事吗?”

她冷漠的态度再一次刺激到了秦杰敏感的神经。

“叶紫清!我追了你五年!你知道我秦杰是什么样的人,我想要女人,天海市会有多少女人都会来主动投怀送抱,但是你却鸟都不鸟我?你凭什么?”

“秦杰!你给我住嘴!”秦国栋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指着秦杰喝道:“你在说什么胡话?给我坐下!”

“我说错了吗?爸!我们家对她已经够客气的了!每周像是招待贵宾一样的请她来家里吃饭,你和老妈对她也是和声细语的!我也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么忍让过,现在她反而在我们面前耍脾气?!”

秦杰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叶紫清!要不是我们秦家的帮助,你以为你会有今天的成就?天之骄女?商界奇才?笑话!”

被秦杰如此呵斥,叶紫清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愤怒。

反而嘴角扬起了一道弧度:“说实话,你现在的样子,反倒是让我更自在一些。”

秦杰愣了一下。

“既然把话说开了,也好。”叶紫清已经面向了他,继续淡淡开口:“就像你自己说的,你不缺女人,只要你身上还挂着银星集团大少爷的名头,就会有无数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所以你刚刚说的话……我信!”

秦杰骄傲的冷哼了一声。

但是叶紫清却再次开口:“那么,你又何必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呢?你想要答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是那种女人,所以,为了我自己的安宁,我奉劝秦先生今后不要再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秦杰微微一怔,随即眼中的怒火更盛一分:“你……”

“先听我把话说完,这是最基本的礼貌。”叶紫清淡淡挥手:“其次,关于你所说的,我的今天是依托于你们家……”

说着,叶紫清看向了秦国栋:“秦叔,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的合作都是在公平平等的基础上进行的,我从来没有在任何项目上占过小便宜,我们的合作,是共赢的,不是吗?”

秦国栋挤出了一丝笑容:“当然!”

叶紫清满意的点头,又看向了秦杰:“你看,秦叔也赞同我的说法,所以你会有那样的误会,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的无知!”

秦杰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但是叶紫清却并不打算收回自己的话:“同时,当你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认为我依附于你们秦家,这更说明你的浅薄!秦叔,原谅紫清今天说句不厚道的话,我想找合作伙伴,有很多选择,银星集团也未必是最合适的那个。”

秦国栋已经不说话了。

他不是秦杰。

他太清楚,以秦鼎国际现在的地位,虽然跟银星集团有一些差距,但是却不缺合作伙伴。

很多人都看得到的是叶紫清的魄力和潜力。

所以说,叶紫清跟秦家合作,更多的是看中交情。

“最后,是关于秦羽的!”

叶紫清目光如炬:“我是秦羽的未婚妻,在我心中,不会有其他男人的位置!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的身份!”

“你可以诋毁他,这是你的自由,但是请不要让我听到,那样会让我觉得厌恶!因为在我看来,你没有那个资格!”

秦杰终于忍不住爆发:“没资格!?凭什么?!你居然说我不如一个囚犯?!”

叶紫清的眼神变得冰冷了起来。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记住,是警告!我不希望任何人再用这个称呼形容秦羽!如果再有一次,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但我知道的是,你绝对不会喜欢!”

叶紫清此时娇小的身躯看起来无比高大:“不信的话,你就再说一句试试!别以为我一介女流就不懂得发狠,有的时候,一个女人为了她在意的人,可能会做出连男人都不敢做的事情!比如说……鱼死网破!”

秦杰显然被叶紫清的气势吓到了。

在他的印象里,叶紫清很温柔,很娇弱。

可现在的叶紫清,却强势无比!

看到秦杰目瞪口呆的样子,叶紫清眼中闪过了一丝轻蔑。

不经事的男人!

“那么我想说的话也已经说完了,今天以后,我想我不会再来叨扰了!坦白说,我之前每周都上门,是因为你们是秦羽的家人。”

叶紫清已经转过了身朝着大门走去:“可惜的是,现在看来,你们不配!”

“不许走!”

一道尖锐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只见曲爱华完全了没有之前贵妇的样子,反而呈现出泼妇的状态:“叶紫清!我家小杰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我们已经放低姿态了,你别不识好歹!”

“比起家业!我们家也比你们家强几倍!即便是我们放低姿态,算你门当户对,那也是给了你台阶!你不知道感恩戴德就算了,话说这么难听的话来伤害小杰,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叶紫清再次停了下来:“说到良心,如果不是我入主秦鼎国际,恐怕现在这家公司已经归于你们名下了吧?这就是良心所致吗?”

说着,叶紫清看向了叶国栋:“秦叔,出于您是秦羽的二叔,我尊称您一声叔,但是讲道理,您这几年的所作所为,紫清不敢苟同,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秦鼎国际会尽快完成与贵公司剩余的项目,从此之后,我不会再与银星集团合作。”

“叶紫清!你这个给脸不要脸的女人!你信不信你今天走出这个门口,明天我就让你跪下来求我!?”

秦杰已经出离了愤怒,大声咆哮!

但是叶紫清的气场却比他强大百倍!

“不信!”

叶紫清直视秦杰:“莫要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秦先生!”

“你这个婊子敢再说一遍?!”

秦杰已经吼到破音,从小到大,无论任何事情,他都不如秦羽。

这也导致现在秦杰想要得到秦羽的一切!

包括叶紫清!

为了满足自己内心中的卑微,秦杰已经彻底丧失了理智:“我会让你今天就在我的身下求饶!秦羽拥有的,我秦杰一样有资格拥有!”

叶紫清的脸色微变,却还是底气十足的嘲笑道:“你现在真的好像一条疯狗!”

“疯狗?!哈哈哈!那就让你看看我发起疯来多可怕!”

说着,秦杰已经朝着叶紫清扑了过去!

这时的叶紫清终于没有办法冷静的应对一切了。

对付有理智的人,叶紫清完全可以轻松应对,可是此时……

秦杰真的已经疯了!

“秦叔,难道您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此疯狂吗?”

幸好,在叶紫清看来,秦国栋是唯一一个能够保持冷静的人。

然而,就在她的话音一落,秦杰却大声吼道:“爸!等我得到这个女人,秦鼎国际就是我们的了!”

正打算阻止的秦国栋听了这话,眼色也终于低垂了下来,同时闪过了一抹贪婪之色。

“紫清啊!你不能怪秦叔,秦叔是真的想让你有一个好归宿,秦杰这孩子虽然性子冲动了一点,但是对你也是一片痴心啊!”

叶紫清完全没想到,秦国栋也疯了。

这父子俩,因为想得到不同的东西,全都疯了!

“你敢?!”

叶紫清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到了这个时候,她的脸上终于闪过了慌乱之色。

“我有什么不敢?!等老子得到你!你大可以让全世界知道我是禽兽!”秦杰已经来到了叶紫清面前,并且露出了狞笑:“但是我怕最后丢人的是你!叶大小姐!”

“你无耻!”

叶紫清用力的挣脱秦杰,可此时的秦杰却好像野兽一样,力气大的惊人!

秦国栋和曲爱华都在冷笑着看着面前发生这一切。

在他们看来,这个女人之所以会有此下场,归根结底就是四个字!

不识好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别墅的大门却被推开,一个身影缓缓从外面走来。

“我的好弟弟,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就跟你说

过,无论是什么,只要是属于我的,你就不许有任何歪念头,难道你不记得了吗?”

秦羽缓缓朝着大厅之中走来,眼神也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还是说,这几年我不在,就让你觉得可以把我的话当放屁了?”

当看到了秦羽,所有人都静止在了那里。

秦杰更是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冷汗已经从脊背滑落。

叶紫清此时已经挣脱开了秦杰,只见她的眼眶微红,眼中含泪:“秦、秦羽?”

秦羽的眼神终于柔和了一点。

五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念这个女人。

“紫清,这些年,辛苦你了。”

秦羽朝着叶紫清走去。

而叶紫清也是没有了之前的坚强,眼泪泉涌一般的流出,同时扑向了秦羽的怀中,狠狠的抱住了秦羽。

这些年,她的确累了。

现在秦羽回来了,她也终于有了依靠。

秦羽轻柔的抚摸着叶紫清的秀发,轻声安慰道:“傻丫头,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我好想你!你为什么一次都不肯见我?”

在叶紫清的想法里,秦羽一直都被关在天海监狱。

她也不止一次去探望,可是始终没有见过秦羽一次。

此时此刻,叶紫清的眼神有些幽怨。

“关于这些年的事情,我慢慢告诉你。”

秦羽的目光终于落到了秦杰一家人身上:“现在先等我跟我的好亲戚叙叙旧!”

叶紫清也懂事,立刻放开了秦羽,不过却还是担忧道:“秦羽,你别冲动。”

毕竟秦国栋现在在天海市也算是有些资本的,况且秦羽入狱多年,现在一个人回来,叶紫清怎么可能不担心他会吃亏?

可秦羽却淡笑了一声:“放心,我有分寸。”

秦羽悠然朝着秦杰走去。

秦杰依旧处于对秦羽的惧怕当中。

从小到大,他都是被秦羽压制一筹。

“哥……”

秦杰惴惴开口,可是刚刚说了一个字,便感觉到自己的右脸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啪!

秦杰整个人朝着一旁栽了下去,踉跄着倒在了地上!

而秦羽则是居高临下的看着秦杰,眼中满是漠然:“我允许你说话了吗?”

“秦羽!你干什么?!”

见秦杰被打,曲爱华立刻疯狂了:“他是你弟弟!”

秦羽挑起眉毛:“哦?这是他觊觎自己未来嫂子的理由吗?”

接着,秦羽又看向了秦国栋:“我的好二叔,你觉得……他该打吗?”

秦国栋冷着脸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当秦羽进门的那一刻,他其实也是懵的。

他甚至忘了秦羽应该什么时候出狱,其实让他更加没想到的是,秦羽刚刚出狱,就会一个人来这里,并且是以这样一种强势的状态出现。

“小杰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小羽,你对待自己的弟弟,是不是太严厉了一点?”

秦国栋沉声说道。

“不愧是二叔,即便自己的亲儿子被打,还是能保持这副伪君子的样子。”秦羽嘴角微微上扬:“说到道貌岸然,我谁都不服,只服二叔你!”

秦国栋的脸色又是下沉了半分。

秦羽话里的揶揄,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只不过,秦国栋却知道来者不善这个道理。

在他的印象里,秦羽非常的聪明,今天敢一个人上门,绝对不会毫无准备。

但是曲爱华却没有想那么多。

“小兔崽子!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跟你二叔说话?当了五年囚犯,现在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了吗?”

秦羽眼神渐渐转向曲爱华:“二婶,我不喜欢打女人,但是不代表我不会打!所以,注意你的言行。”

“好啊!来打我啊!你敢碰我一下,我会让你再回到你的牢房里去!”

曲爱华对刚刚出狱的秦羽没有丝毫的客气。

秦羽的眼色微微低垂。

可是还没等秦羽动手,叶紫清却忽然冲向了曲爱华!

啪!

一声脆响!

比刚刚秦杰挨得那一巴掌还要清脆的多!

曲爱华直接傻眼了!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原本娇滴滴的女孩,此时正涨红了脸,充满愤怒的瞪着自己!

“秦羽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帮他做!”

叶紫清大声说道:“再敢侮辱我男人,我就撕烂你的嘴!”

此刻,叶紫清算是彻底爆发了。

她不允许任何人再在她的面前诋毁秦羽。

就连秦羽都有些微微怔了一下。

不过很快,秦羽却笑了。

他真的想不到,叶紫清会为了自己动手打人。

而曲爱华则是彻底癫狂了:“死丫头!你敢打我!?”

“打你是轻的。”

秦羽这个时候也走了上来,眸子中闪过了一抹冷意:“如果不信邪的话,可以拿自己的命来试试。”

曲爱华原本还想再骂两句,可是当她看到秦羽那冷漠的眼神之中,却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

而接下来的话也没有办法继续说出口了。

那是一种动物对于危险的本能感知。

秦羽让她觉得危险。

“小羽,大家都是亲戚,用得着做的这么绝吗?”

秦国栋在一旁沉声说到。

秦羽看向他:“二叔,你们还活着,就说明我已经很惦念亲情了。”

秦国栋盯着秦羽看了半晌,终于叹了口气:“小羽,我知道你有很多误会,这些误会,我们慢慢来缓和,我相信你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孩子。”

“少在那里装出一副长辈的做派教训我,你真的没那个资格。”

秦羽的眼神渐渐变得凌厉了起来:“还有,既然现在我回来了,那么秦家的家业……二叔是不是也应该交出来了?”

秦国栋目光一凝!

而秦羽则是缓缓伸出了三根手指:“三天之内,把所有秦家的产业整合好交给我,话我只说一次,你的选择,将影响到你全家最后的结局!”

“凭什么?!”

秦国栋倒是没有开口,倒是秦杰忍不住吼叫道:“这三年都是我爸在管理公司,你凭什么要拿回去?!”

秦羽对着秦杰冷笑一声:“这个家,你有资格做主吗?”

秦羽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又看向了秦国栋:“二叔,有问题吗?”

秦国栋的脸色阴沉的吓人,他从秦羽的态度上感受不到半点恭敬!

但是,秦国栋却不知道是什么让秦羽如此有恃无恐!

所以,他几乎是咬着牙说道:“没问题。”

秦羽笑了:“二叔确实是做大事的人。”

说着,秦羽转身拉起了叶紫清的手,轻声说道:“我们走吧。”

叶紫清乖巧的点头。

秦羽微微一笑,拉着叶紫清走出了别墅。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爸爸今晚我给你 下一篇:第一次那啥怎么做详细: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29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大炕上开嫩苞: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