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爸爸今晚我给你


医院走廊里。

陆汴从兜里摸出一支烟,刚要点燃时,才想起这里是医院,他将烟掐断扔进了垃圾桶里。

一个小时后,宋澜清把乔桥的片子和报告送了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是去了一趟了澳门,就带了个美人回来,还是重伤的美人,好在伤的不是特别严重,大多是皮外伤,不过身上的腿断了,需要动手术,好好调养……”

宋澜清说到一半,就被陆汴眼底的寒光吓得说不下去了。

“你这眼神也太可怕了,我会以为你想杀人。”

陆汴揉了揉额头,将眼底的情绪遮住,对宋松吩咐道:“你去查查那些打手都是什么人,连我的人都敢碰!”

宋松听出他语气中的寒意,不由打了个寒颤,有些同情背后之人,陆汴的手腕铁血强硬,能让他动怒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按照他对陆汴的了解,他肯定会动手。

宋澜清闻言,讶异地挑了挑眉,“啧啧,我从来没看你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过,我看这个乔小姐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说是美女吧,往你身边凑的哪个不是美人?环肥燕瘦,各种风格都有,就是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小姐?你该不会是真喜欢她吧?这才多久,就喜欢上一个女人,这不是你的作风……”

宋澜清平时也不是多话的人,这会实在忍不住好奇。

陆汴淡淡扫了他一眼,“闭嘴,我看你是太闲了,需要我给你找点事做?”

宋澜清连忙道:“误会,误会,我很忙,这就赶紧安排人给你那位心尖上的美人动手术。”

陆汴点点头,“还有跟她一并送过来的男孩,是她弟弟,他怎么样了?”

“那位弟弟比较惨,左手断了,骨头也断了两根,不过把断裂的骨头接上,好好调养,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对她弟弟都怎么关心,我可以确定你这次是真的载了,我突然对这个乔小姐非常感兴趣,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让你这样护着。”

陆汴懒得解释,有些事情,他自己明白就好。

就凭陆家上下对乔桥这个儿媳妇满意的程度,就足够他上心了。

宋松将需要紧急处理的文件送了过来,陆汴一边处理文件,一边守在手术室门口。

两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打开,确定手术成功,没有什么大问题后,他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下(名家散文)来。

乔桥打了麻醉,要两个小时后才能醒。

陆汴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给乔桥请了高级护工,便回了住处。

宋松拿着刚收集到的资料等在书房。

看到陆汴回来,连忙将资料递了过去。

“先生,这是你要的资料,这次围殴乔少爷和少夫人的打手,是程家的人,而乔小姐两天前出现在澳门,也是程家的手笔,我们的人还查到乔少爷这次被打也有夏家人的影子。”

陆汴脸色淡淡,点了支烟

,拿着资料看了起来。

他把资料看完后,道:“程氏企业是做婴儿洗浴用品的,放出风声,就说程氏企业旗下的婴儿爽身粉含有致癌元素。”

宋松惊得瞪大了眼睛,“可是,先生,陆氏集团跟程氏企业有合作,老总裁并没有完全将权利下放给你,你这样贸然施压,反而会引来老总裁还有股东们的不满,这样做对你不利。”

陆汴狠狠吸了一口烟,淡淡道:“我知道。”

“所以先生,请你三思而行,况且程家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是陆氏集团的继承人,这样的决定并不理智。”

陆汴揉了揉眉心,身子往后靠,似有疲惫。

“如果连为妻子出口气都畏畏缩缩,父亲可能真的要重新考虑是不是该将陆氏集团交到我的手上。”

宋松闻言,一大堆劝说的话瞬间卡住了。

一个集团的继承人如果没有魄力没有责任感,确实不是合格的继承人。

宋松垂下头,半晌恭敬道:“我这就去办。”

这天晚上,南城的微博热搜被屠榜,一个是关于程家的。

程家婴儿用品含有致癌元素,秘密实验的视频流传出去,产品中含了哪些致癌元素,如何粗糙滥制在视频里清清楚楚。

第二个就是关于夏家的丑闻,夏家大房的大小姐夏青是南城某个鸭店的常客,跟多个牛郎不清不楚。

这两条新闻,每条都是劲爆消息,瞬间霸占了热搜前三名,完全吸引南城市民的眼球,而且这些头条都跟南城的豪门有关。

好几年没有人爆过豪门的黑料,这下子满足众多吃瓜市民的好奇心。

短短半个小时,点击率破了千万。

全国妈妈的关注点在婴儿洗浴用品上,程家的婴儿洗浴用品占据了市场半边天。

南城很多妈妈都是买他们家的婴儿用品,这样的新闻就像一个原子弹投在南城内,瞬间引起爆炸和恐慌。

而夏家小姐辛辛苦苦打造的名媛淑女好形象,经过这些黑料的曝光,完全被破坏了。

网上还有照片视频,是夏青出入牛郎店的照片,还有一些不雅照。

“没有想到程家企业是这样丧心病狂的企业,竟然给婴儿使用含有致癌产品,这些婴儿都是国家未来的希望,程家这样做置国家未来于何地!”

“豪门果然没有几个好货色,说什么连初恋都没有,弄了个最励志名媛的标签,没想到是个荡妇。”

“程家人真是虚伪,为了钱不择手段,史上最黑心、坏心商家,呼吁市民抵制程家产品。”

陆汴对程家和夏家的报复就像狂风暴雨一样迅猛。

那天程家和夏青接连对乔桥下手。

程家既然怎么闲,那就找点事给他们做,还有夏青,至少让她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

只不过没想到不过是一天的时间,程家和夏家就想出了解决方法。

陆汴看着报纸上的头条,眉头微微皱起,脑中闪过那天陆寒回来时,乔桥的反应。

他若有所思地敲了敲桌面,半晌对宋松吩咐道:“你去查一查陆寒跟乔桥之前是不是认识?”

着,他慢条斯理地点了根烟,“还记得五年前青山小镇的事情吗?”

宋松推了推眼镜,双眼微微眯起,“您是说……五年前您在青山小镇落水的那次?”

陆汴点头,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

五年前,他去青山小镇出差,去了当地有名的青山考察,不慎掉进水里。

那时正值夏季,河流湍急,附近很偏僻,周围没有人,却没想到一个路过的女人救了他。

他醒来后,那个女人却不见了,找了很久也没有任何线索。

“之前调查过,当时出现在青山小镇的有颜家的颜夕,当时颜家想让颜夕跟你联姻,暗中派人查了你的行程,想来跟你来个偶遇,还有程家的程倩倩,她那时刚回国,正好在那边出差。”宋松说道。

正因如此,可能是抱着补偿的心态,陆汴进入了陆氏集团后就开始跟程氏企业有了合作。

这几年也是不断提携程家。

可以说,程家能有如今的成就少不了陆汴的暗中帮助。

但是这次程家显然碰触了他的底线。

“程倩倩吗?”陆汴微微皱眉,“两个月前,我在酒会上遇到过程倩倩,前几天我又遇到她……但她的态度,一点都不像救过我的人,而且她对我有想法,一个女人如果对一个男人有想法,肯定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对方,如果程倩倩真的是那个人,肯定会将那件事情说出来,获取我的信任和好感。”

欲擒故纵的女人他见多了,程倩倩故作大方,但眼中明显流露出对他的兴趣。

这样的女人会救了人而不求回报?

他不信。

宋松想了一下,说道:“我点查过当地的民宿,名单显示,颜夕和程倩倩都住在附近的民宿,都有可能出现在你溺水的地方,如果是当地的居民救了你的话,不会直接走人,定会将你送回去……除非……”宋松顿了顿,看向陆汴。

“……除非什么?”陆汴皱眉。

宋松继续道:“除非你的相貌对对方没有吸引力。”

陆汴拿起手边的文件朝他砸了过去,“贫嘴!”

宋松慌乱地接过文件,“就算是程倩倩,但是你这些年也帮过程家不少,程倩倩不知道那件事情就更好,你就可以安安心心跟少夫人过日子,早点儿生个胖小子给老太太抱。”

陆汴看了他一眼,重新回到办公桌前,“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乔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房间里静悄悄的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房间沙发上坐了一个人,他挽着袖子,姿势优雅地处理文件。

乔桥看着专注工作的男人,灯光映出他的侧脸,帅得一塌糊涂。

都说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这话她是认同的。

陆汴察觉到她的视线,抬起头才发现她醒了。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新娘被伴郎不停的要小说:第章给岳m按摩 下一篇:大炕上开嫩苞: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29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爸爸今晚我给你|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