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被伴郎不停的要小说:第章给岳m按摩


“你是说,你觉得我外表冷漠,其实热情似火,并且认为做我的太太很荣幸?”

他记得倒是挺清的嘛。

尤香点点头。

“这些话,请东方先生千万不要当真。”

“如果我当真了呢?”他反问她。

如果当真?

这种话,怎么能当真呢……

“那话本来就不是真的。东方先生又何必当真。”尤香撇过脸,不打算再看他,结果却意外看到同样在舞池中共舞的顾凡和许京。

顾凡的视线不加掩饰的直直射向她,她心神一晃,竟不小心踩到东方阎的脚。

她赶紧道歉,“抱歉,东方先生。”

男人立马黑了一张俊脸,但并未跟她计较,只接着刚才的话题道,“你怎么知道不是真的?”

“难道是真的?”尤香完全想象不出眼前这男人热情似火的样子……

东方阎眯了眯眼,突然低下头,贴在她耳边问道,“是觉得我不够冷漠,还是觉得我不够热情如火?”

他的声音低沉性感,有种沙沙的感觉,撩的人耳朵发烫。尤香不知为何,竟感到一股电流从脚底蹿升,直达头顶。

两人以暧昧的姿势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看上去异常养眼。

“我……我……”她我了好几声,却愣是没想到该如何回答。

说实话?告诉他,她觉得他不够热情如火?

不行。

她立马否决这个回答。

这时,音乐声突然结束,一曲完毕,舞池中有人群开始退场,当然,也有趁着间隙闲聊的,准备接下来继续共舞。

尤香暗自庆幸,说道,“我们退场吧。”

她松开东方阎,转身迈步离开,这时,突然有人踩到她的晚礼群,因为没有肩带,原本就低胸的裙子刷的一下,瞬间往下掉。

“啊……”尤香惊叫一声,吓得低下头,正欲用手捂住自己,竟有人比她还早一步,飞快的抱住她,用身体遮住了她,并用手揪住裙子,防止裙子继续往下掉。

她抬头一看,是东方阎。

男人的表情此刻阴沉的可怕,一双手臂紧紧的抱住她,双眼犀利的打量她身后的人。

“小香。”顾凡的反应也很迅速,脱掉外套就跑到尤香身边,将外套披在她洁白的脊背上。

尤香察觉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自己身上,顿时把脸埋在东方阎胸口。

这时,整个宴会厅的灯突然全关掉,周围黑漆漆一片,尤香紧攥着东方阎的衣服,咬紧下唇,一双眼睛有些湿润。

等灯再次打开时,舞池中已不见两人的身影。

东方阎抱着尤香,匆匆往更衣室走去。尤香乖巧的窝在他怀里,偷偷在他衣服上蹭了蹭眼泪。

到了更衣室,东方阎把她放下来,她立刻用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抬眼看着他道,“东方先生,谢谢你。”

她首先道谢,接着又道,“可不可以请你先出去。”

东方阎一脸森寒的盯着她,她在他的打量下,不由得微微颤抖。

这个男人……是怎么了?

被欺负和出糗的人分明是她,她还没来得及哀怨呢,他干嘛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看她。

“怎……怎么了?”尤香揪紧衣服,眼神闪躲着,不敢与东方阎对视。

男人的视线下垂,滑过她细白的颈部,最终落到她胸上。

尤香察觉他的视线,不由得将自己捂得更紧。

“东方先生……”其实她想说,能不能别用这种赤果的眼神看她,她真的会多想的……

他却捏住她的下巴,宽厚的手掌及其有力,将她的头固定住。而后说了俩字,“很软。”

“什么?”

什么很软?

对于他突然窜出的俩字,她不是很理解。

他只好又多加了一个字,“胸。”

“……”

尤香闻言,呆呆的眨了两下眼睛,

似乎在消化他的话。

数秒后……

“流氓!离我远点!”她红着脸,大叫着用双手推开他,结果披在身上的西装立刻向两边敞开,彻底暴露了她上半身的春光。

她本能的把手收回来,岂料半路被人拦截。

东方阎突然抓住她的手腕,如此一来,她根本没有手去遮掩自己的身体。胸前的风光,完全曝露在男人的视线下。

他盯着她的胸,目光沉沉。

尤香羞耻难当,恨不得扬手去扇他耳光,奈何她的手被他抓住,根本挣不脱。

“东方先生,你现在做的事,跟你所说过的话,可不太一样。”

“我说过的话?”

天呐。

他该不会是忘了?尤香咬咬牙,提醒他,“你说过,对我的身体不感兴趣。”

既然不感兴趣,那他现在又在做什么?

东(名家散文诗)方阎闻言,竟然松开她,接着站起身,说道,“只是好奇。”

尤香立刻背过身,问道,“好奇什么?”

好奇女人的身体吗?别告诉她,他从来没有看过女人的身体。

这种话,打死她,她都不信。

然而,她还真猜对了。

东方阎答道,“好奇女人的身体。”

“哈?”尤香的下巴险些掉下来,惊得立刻转回头。

男人见她这副反应,瞬间冷下脸。

“以后有机会,我会仔细研究。”前提是,他要先抓到五年前那个女人,然后,他会在明亮的地方把她扒光,仔细的,深入的研究她的身体,以及,她的香味。

尤香听到他这句话,彻底傻了。

研究?研究什么?研究女人的身体?

这样想着,她立马退后一步,拉开与东方阎的距离。

这男人……该不会学医学的心理不正常了吧?她以前好像也听说过,那些研究医学啊解剖学的人,都不把人的身体当身体……

东方阎瞧着她色彩缤纷的面部表情,料想她此刻在神游,不悦道,“整理好衣服立刻回宴会厅,庆功宴还没结束。”

尤香顿时拉回神智,嘴里嘟囔着,“真是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你说什么!”他冷冷的问。

“没什么。”她捏了把冷汗,“我知道了。”

男人轻哼一声,转身便离开更衣室。

东方阎走后,尤香迅速拿下外套。她将外套拿在手里,低头看了一会儿,想着顾凡方才看她的眼神,不由得有些心烦意乱。

放下外套,尤香迅速将晚礼服套回身上。

照镜子时,她下意识的瞥了眼自己的胸。不知为何,就想起了东方阎刚才那句‘很软’。

臭流氓!

不愧是冷冰冰的东方大总裁,耍流氓的方式都与众不同。她总算明白了什么是一本正经的耍流氓。

不过……

那时东方阎为了遮住她的胸部,搂她搂的真的非常紧,两人的身体完完全全贴合在一起,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结实的胸膛。

很硬……

相反的,难怪他会觉得她软……

呃呃呃。

尤香,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神游天际,连忙拍拍红扑扑的脸,迅速捞过顾凡的外套,出了更衣室。

宴会厅里,依旧是红酒香槟,音乐轻盈,好似刚才的突然事件从未发生过一样。只是,尤香所到之处,总会引来别人探寻的目光。令她感到很不自在。

“啊……你怎么回事啊。到底会不会做事,天呐,我的裙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教官啊用力使劲别停h:孙老头又长粗 下一篇: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爸爸今晚我给你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29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新娘被伴郎不停的要小说:第章给岳m按摩|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