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家公下面哪个好大


我是一只老鼠。人类与我为敌,可我

只想与人类和平共处。前世我也是人,只因为我作

恶多端,恶贯满盈,伤害了无辜,今生我被惩罚转世为一只人人喊打的老鼠。

我在佛前发誓,一定要做一只好老鼠,只吃人们吃剩的食物,绝对不能去偷食人们还未吃过的,完好无损的食物。佛说如果我不违背自己的誓言,下辈子我将可以再

转世为人。

不久我便被一只彪悍的老鼠相中,于是我做了他的妻子。我跟他讲了我心中的愿望,并说出了我在佛前发过的誓言。我的老公很爱我,尽管他的愿望是流浪四方,偷吃遍天下的美食,可是为了我,他动心忍性,也立志做一个好老鼠。

于是,我的老公带我寄居在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家里。老太太姓刘,我们就叫他刘奶奶吧。她呢,年纪大了,一个人住着一间八十多平方的屋子。平日里,她吃东西很少,吃什么都会剩下一半,而且她的行动很缓慢。这样好的条件,正适合我们居留在此。

我俩每天吃着刘奶奶的剩饭剩菜,日子也过得安逸自在。我很享受这种生活,可是我的老公很快就腻烦了这种平淡无味的生活。他想出去浪,想吃大鱼大肉。这老太太天天清淡寡欲的,不吃肉不吃晕,把我老公馋的呀,天天抱着肚子和我闹。他说这没油水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

我劝他,安慰他,就当为了来生能转世为人,就再忍忍吧,吃一口能干个啥。我老公苦巴着脸,抱着头躺在我的身边,想着来生。

一转眼,八月十五了,刘奶奶在观音菩萨的佛像前摆了些月饼和水果。我老公天天就围着那几个月饼转圈圈,他馋呀,

口水直流。终于,他忍不住了,尖利的牙齿咬开了透明包装纸,油香美味的月饼,顺着他那细细的喉管,滑进了他的胃里。

老公吃饱后,抹了抹嘴角,拍拍肚皮,回到了我的身边。他还顺带给我偷回一小块月饼,可我坚决不吃,还和他发了脾气。老公一生气,不理我了,他自个儿出去玩了。

他无聊呀,绕着电线溜了几圈,闷得慌,他居然咬起了电线。我说危险,可他偏不听,一层一层的咬开了电线皮。终于他的毛被烧焦了,全身被烧黑了,他尖叫着跌落在地上,死了。

我知道,这是佛惩罚了他,他偷吃了贡品,自作孽,不可活。我还没来得及为他收尸,刘奶奶就过来了,她颤颤巍巍地拿着簸箕将他扫走了。

我刚生了八只小老鼠,身体虚弱的不行,现在我只得自己出去找吃的了。八月十五,刘奶奶的儿子女儿,没有一个人回来陪她过节。刘奶奶难过呀,她病了,这几天也不起来煮饭吃,总是躺着。剩饭剩菜,我自然也就吃不到了,我饿呀,孩子们更饿。

我头晕眼花,全身发软,我快被饿死了。我死了倒没所谓,可我那几个可怜的孩子怎么办呢?我振作起来,去咬一个塑料盒子,那盒子里放着几袋方便面,我从外面都能看得见,我的口水直流。我的牙已太久没咬过坚硬的东西了,怎么啃也啃不动,这塑料怎么比铁还硬呢。唉!半天过去,我连个方便面渣都没尝到。

我又顺着一个小孔钻进一个放牛奶的纸箱里,可我一钻进去就后悔了,刘奶奶已经过来了。她听到响声,堵住了这个小孔,我没有办法逃出来了。唉,这个箱子里也只有几个空盒子,里面并没有其它食物。我怎么这么惨呀,

我只想转世为人,难道非得饿死才行吗?苍天啊,救救我吧。

我等待着刘奶奶把我弄死,也许她老人家实在没力气跟我玩,也许她不屑于打死我。刘奶奶端着纸箱,把我连同纸箱一起丢进了垃圾房。

为了求生,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咬开了纸箱。垃圾堆里的剩饭、剩菜、烂水果、烂面包……好吃的东西应有尽有。为什么以前我不知道在这儿安家呀。

我趴在一个没有吃完的生日蛋糕上饱餐了一顿。摸着圆鼓鼓的肚皮,我全身都来了精神。吃饱了,我唱起了生日歌,为自己发现了新大陆而庆幸。欢乐过后,我又悲哀了。我得回去看看我那可怜的八个孩子。

天很黑,正适合赶路。我背了一大块生日蛋糕,又溜回了刘奶奶家里。这块蛋糕够孩子们吃上三天了。他们还小,暂时不宜迁居。这里安静又优雅,他们都很乐意居住在这里,纷纷嚷嚷着不愿意去垃圾房生活。

孩子们天生单纯,性情高洁。好吧,那我就陪着孩子过简单素雅的生活吧。我教他们拉屎要拉进茅坑里,不能乱咬东西,不能搞破坏,只能吃人们吃剩的东西。小老鼠们各个都很懂规矩,平平安安地过了一个月后,他们渐渐长大了。

"你妈怎么还不死呀,我现在等着把这房子卖了,给儿子办出国留学呢。"刘奶奶的儿媳妇乐乐小声跟老公强子嘀咕着。

"急什么呀,这些天不都病着嘛,我看快了,过不了今年了。"强子安慰着老婆。

"不行,我得让她快点死。"乐乐撇着嘴巴,歪着眉毛。

两天后,乐乐给刘奶奶送来了一碗鸡汤。在厨房的角落里,她拿出一包灭鼠灵倒进了鸡汤里。这一幕被我和孩子们看得清清楚楚。

"妈妈,你不是想转世为人吗,你看,人多凶狠恶毒呀,为什么连自己的妈妈都想害死呢?"小老们鼠们,围成一圈,瞪着圆圆的小眼晴,定定地望着我。

"孩子们,你们能长这么大,全是昂仗了刘奶奶的剩饭剩菜。现在,我们应不应该救救她。"我望着孩子们天真的小眼睛。

"应该,应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妈妈你经常教给我们的道理。"小老鼠们个个大声喊道。

"好,妈妈就当着刘奶奶的面,帮她先喝了这汤,希望我的死能保住刘奶奶的性命。"我抚摸过每(名家散文)个孩子的脸,微笑着准备迎接死亡。

"妈妈,你在佛前发了誓的,你在刘奶奶喝汤之前,喝了她的汤,你就不能转世为人了。妈妈……你不能死啊……"小老鼠们各个痛哭流涕,伤心的满地打滚。

乐乐把鸡汤端到了刘奶奶身边,叮嘱刘奶奶快点喝下去,随后她背着皮包包离开了。

刘奶奶缓缓起身,靠着床头坐了起来。我泪流满面地安慰着孩子们,正准备去汤碗前喝汤,我的大儿子已先我一步趴在了碗边,小嘴已探进碗里,大口大口地喝起了毒鸡汤。我赶紧去拉老大,老二又趴在了碗边。我拽开了老二,老三又来了。

这碗毒鸡汤前趴满了我的孩子。我慌了,疯狂地哭叫起来。一会儿,小老鼠们个个倒地身亡了。可怜的孩子们啊,你们是为救妈妈才死的呀,你们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用嘴把孩子们叼到一堆,痛哭起来。我全身瘫软无力,趴在孩子们身边,不知该何去何从。

这时刘奶奶的儿媳妇乐乐又回来了,她大概是想看看刘奶奶死了没有。看见一堆死老鼠,她气得叫骂起来,唯独我还在动弹。她用一个钳子夹起我,用力摔在地上。

我晕了过去。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当我再次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的时候,我正躺在垃圾堆里,身旁是我那几只死了一天的孩子们。它们已经全身发臭,但我知道他们深爱着我,我舍不得离开他们。

伤心的我,一直围着垃圾堆转悠了一个星期,这里有我死了的八个孩子啊。我舍不得走,但留在这里会更加痛苦。

痛定思痛。我抹干了眼泪,吃了块烂鸡腿,又溜回了刘奶奶家。我想看看刘奶奶她老人家现在怎么样了。

咦,刘奶奶人呢,她去哪儿了。墙上挂着黑纱,桌上摆着她的遗像。刘奶奶的儿子和媳妇正在桌上签着售房协议。这帮没良心的,果真害死了刘奶奶。那两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正满脸堆笑地数着售房订金。我迅速爬上桌角,用牙齿撕咬着售房协议书上的甲方和乙方的姓名。

我正咬着,几个人开始追打我。一番逃窜后,我被围追堵截在墙角,我的尾巴不知被谁踩住了,接着有人用块尖硬厚重的东西,朝我砸了过来。我脑浆四溅,全身血肉模糊。

我牺牲了,死相惨

不忍睹。

去了阴间,阎王爷判我转世为人,但我驳回了原判。他问我为什么,我说:"人间太苦,太残忍了。”

"那你继续去做只老鼠吧。"阎王爷拍的惊堂木。

我很无奈,但还是驳回了原判。

阎王大怒,命令小鬼们将我拖出去,从此我变成了孤魂野鬼。

我游荡到佛前问佛,接下来我该怎么办,佛说:"活着的生灵,都很悲苦,你可愿意跟我为徒,成为一尊佛?”

我跪在佛前,连连磕头谢恩。佛手一指,我立即化为一块沉默的石头。几个雕刻匠,用凿子和铲子把我整得体无完肤。这个痛呀,远比做老鼠和人都惨。可是再痛我也得沉默着,忍着。

终于有一天,我被搬进了一座庙里,镀了金身。在一串鞭炮声中,人们跪拜在我的脚下。从此,我将不吃不喝,不悲不喜,不眠不休,普渡众生。


上一篇: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我已家公的秘密 下一篇:男朋友半夜打开了我的腿: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21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家公下面哪个好大|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