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到我下面流水的故事:超刺激短篇胖熊小说


开场白:

或许你们已经猜到这一章的内容,但别高兴太早,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真正的内容会是什么。

“我们都是有罪之人”这句话感慨每个人,关系每件事。

一提到未卿,大家都心思沉重,似乎不愿意去说她。不知道是因为她骗了大家还是因为她遭遇到了不测。

景邺幽幽开口,如猜测一般道: “未卿会不会像春风一样...”话说到一半就停了,因为后面的话不用说他们也猜到了。

“有这个可能。”一秒隐隐约约也猜到未卿结局了,但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而已。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同意景邺一秒的话,但却被妖怪一脸

否认,他摇头,目光有些狠辣。“未卿不太可能会被RK杀了,最多...”妖怪停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最多什么?”剑旻忙问,“未卿她最多怎么了?妖怪别说一半就不说了啊!”

“对啊,未卿到底有没有事儿?”虽然不知道未卿是不是真的骗了他们,但一尘关心她倒是真的。

“你们还

记得RK曾经说过未卿聪明吗?”妖怪眼前浮现那一画面,缓缓道: “RK说的没错,她的确很聪明。再说她是唯一了解RK心理,清楚游戏的人。说不定已经逃出去了呢!”

其实妖怪是在猜测,也不确定,更不知道未卿现在真正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練心点点头,“对,妖

怪说的没错,未卿那么聪明很有可能逃出去了!或许她会回来救我们吧!”

或许?可她是真的逃出去了吗?妖怪不确定,練心不知道。大家都不知道她现在真正情况,只有未卿本人清楚吧!

又到了晚上投票决定谁死的时间,剩下19人像昨天一样盘坐一圈,中间剩一块小空地。

华哥语气凝重: “来吧,我来数数,决定投给谁就开始吧!”

林子奇4票、一秒1票、月下2票、剑旻2票、景邺0票、青鸟0票、練心1票、妖怪0票、三湖1票、猫哥0票、疯子1票、泡泡0票、江南2票、刹那0票、司马1票、华哥3票、琵琶0票、东门1票、一尘0票

结果很显然,子奇是第8天将死之人。可他并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你们一定是弄错了,重来,再重新来投票。”

可琵琶却把他泼醒,声音虚弱冷笑: “这是公平投票,既然结果出来了,你就认了吧。”

子奇没有再说话,认命般坐在地上。而暗室里面RK却盯着大屏幕前那一画面笑了,讽刺般地冷笑。然后转头看着站在他身后黑暗处的人问: “洛,你不觉得好笑吗?”

名叫洛的人没有回答他,依旧躲在黑暗处一动不动看着大屏幕上举动。似乎只喜欢黑暗不喜欢光明,还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身份。

RK还算够了解洛,知道洛不喜欢跟不了解的人说话。也不再询问了,转头继续看着大屏幕。幽幽对着另一个人说: “莱德,你把自己的手下可真是调教的非常完美啊!”

那个人声音清冷: “多谢夸奖!”

RK见这俩人无趣,也不想跟他们说话了!自己按启动键把杀人工具给密室里的人。然后三人静静地看着大屏幕里的一切举动。

透明玻璃桌子缓缓从墙壁上出来,东门看到后走了过去,依旧是一瓶剧毒百草枯。上面依旧写着: 喂下给他喝。

东门看了眼子奇,然后是其他人,最后转头看着那瓶百草枯。他深吸了口气,拿起了那瓶百草枯,如同在开始准备行凶一样。

子奇盘坐地上,看着东门拿百草枯过来,立马睁大眼睛。不停摇头,“不...我不能死...我不想死...不...”他立马起身就跑,想离开这个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可这里是密室,四周除了密不透风的墙还是墙,连密室门都不知道在哪里。子奇拍打着墙,试图找到开门的地方就可以逃出去。

可无论他怎么找就是找不到,他站在墙角看着一群想要杀了自己的人。他崩溃大喊,痛哭流涕跪在地上,“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求求你们别杀了我。”

华哥走到子奇身旁,试图控制住他,但崩溃的子奇现在变得力大无比。华哥一脸无可奈何被他推到一边的地上。

“愣着干什么?都来帮忙啊!”他狼狈从地上站起,对一边看着的其他人大喊: “快来啊!”

月下司马景邺听到后赶忙跑过来帮忙,四个男人把子奇牢牢控

制。月下转头对东门吩咐: “东门,快过来喂他喝下。”

听到有人叫自己,东门醒过神来: “哦!”了一声拿着百草枯过来白着脸,颤抖手打开盖子倒入子奇嘴巴里。

然后全身颤抖着站起身来,虚弱靠在墙上。顺着墙坐在地上,看着正在毒药发作的林子奇。

四人同时放开,站在一米远看着痛苦挣扎不停打滚的子奇。很快的,子奇就口吐白沫、两眼翻白、面目狰狞就死了。

像星洋一样,他躺的地上变成了空空的。整个人掉了进去,不知道

会掉到什么地方去了。

“一路走好。”一秒叹气,语气很是惋惜。

电子屏幕亮了,上面写着子奇的罪行:

1988年10月7日8:54分,张家港市河边里浮现一具青年女尸,因凶手后台有警察、政治、财力关系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没有任何事情的生活着。

凶手: 林子奇

死因: 蓄意杀人

——执行人: 暗黑执法者RK

见到子奇死亡跟罪行的三湖疯狂似得冲到靠坐墙边的东门身边,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百草枯。抬起头毫不犹豫把剩下的毒药喝了进去,然后把瓶子一扔。疯狂的笑了起来,站着手舞足蹈。

練心大惊,喊道: “三湖,”跑到她身边接住了快要倒地的三湖。声泪俱下: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琵琶江南也同时扑了上去,一脸惋惜痛苦表情。“三湖你怎么这么傻?那可是毒药啊!”江南不敢置信,没想到三湖自己竟然会喝了那百草枯。

其他人也是一脸惊讶,不敢置信,不明白三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站在原地沉默看着,不知道该干点什么。

“我受不了了,看着大家一个个死去,为了活而杀。为了死而生,丢失原则、失去根本、没有人性。”三湖努力呼吸,困难说着: “我不想这样下去了,真的不想了。”

此刻的三湖终于明白卡哥为什么会自杀而亡了,她奄奄一息对練心琵琶江南还有其他人微笑。想努力开心的微笑,但发现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随之而来的是死亡的降临,三湖欣然接受了属于她的命运。安安静静地闭上了眼睛永久沉睡着,再也不想醒来。

一尘闭着眼睛流泪,一秒看着死去的三湖心中暗自祈祷。华哥面无表情看着这一幕,似乎没有什么感觉。

“一路走好!”剑旻微笑欢送三湖离开,内心却悲痛不已。

練心三人紧抱三湖尸体,泪水不听话流着。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密室里没有了哭声,变得异常安静。琵琶江南一尘还有練心泡泡刹那6个女生躲在角落相拥一起,看着三湖尸体掉到地下,没有任何言语。

男生则一排盘坐地上,看着伤心不已的女生们。全部都束手无策,无可奈何。

就这样,他们就这样没有心情心思不睡觉一整晚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一直到早上8点半食物来的时候。

开场白:

或许你们已经猜到这一章的内容,但别高兴太早,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真正的内容会是什么。

“我们都是有罪之人”这句话感慨每个人,关系每件事。

一提到未卿,大家都心思沉重,似乎不愿意去说她。不知道是因为她骗了大家还是因为她遭遇到了不测。

景邺幽幽开口,如猜测一般道: “未卿会不会像春风一样...”话说到一半就停了,因为后面的话不用说他们也猜到了。

“有这个可能。”一秒隐隐约约也猜到未卿结局了,但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而已。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同意景邺一秒的话,但却被妖怪一脸否认,他摇头,目光有些狠辣。“未卿不太可能会被RK杀了,最多...”妖

怪停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最多什么?”剑旻忙问,“未卿她最多怎么了?妖怪别说一半就不说了啊!”

“对啊,未卿到底有没有事儿?”虽然不知道未卿是不是真的骗了他们,但一尘关心她倒是真的。

“你们还记得RK曾经说过未卿聪明吗?”妖怪眼前浮现那一画面,缓缓道: “RK说的没错,她的确很聪明。再说她是唯一了解RK心理,清楚游戏的人。说不定已经逃出去了呢!”

其实妖怪是在猜测,也不确定,更不知道未卿现在真正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練心点点头,“对,妖怪说的没错,未卿那么聪明很有可能逃出去了!或许她会回来救我们吧!”

或许?可她是真的逃出去了吗?妖怪不确定,練心不知道。大家都不知道她现在真正情况,只有未卿本人清楚吧!

又到了晚上投票决定谁死的时间,剩下19人像昨天一样盘坐一圈,中间剩一块小空地。

华哥语气凝重: “来吧,我来数数,决定投给谁就开始吧!”

林子奇4票、一秒1票、月下2票、剑旻2票、景邺0票、青鸟0票、練心1票、妖怪0票、三湖1票、猫哥0票、疯子1票、泡泡0票、江南2票、刹那0票、司马1票、华哥3票、琵琶0票、东门1票、一尘0票

结果很显然,子奇是第8天将死之人。可他并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你们一定是弄错了,重来,再重新来投票。”

可琵琶却把他泼醒,声音虚弱冷笑: “这是公平投票,既然结果出来了,你就认了吧。”

子奇没有再说话,认命般坐在地上。而暗室里面RK却盯着

大屏幕前那一画面笑了,讽刺般地冷笑。然后转头看着站在他身后黑暗处的人问: “洛,你不觉得好笑吗?”

名叫洛的人没有回答他,依旧躲在黑暗处一动不动看着大屏幕上举动。似乎只喜欢黑暗不喜欢光明,还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身份。

RK还算够了解洛,知道洛不喜欢跟不了解的人说话。也不再询问了,转头继续看着大屏幕。幽幽对着另一个人说: “莱德,你把自己的手下可真是调教的非常完美啊!”

那个人声音清冷: “多谢夸奖!”

RK见这俩人无趣,也不想跟他们说话了!自己按启动键把杀人工具给密室里的人。然后三人静静地看着大屏幕里的一切举动。

透明玻璃桌子缓缓从墙壁上出来,东门看到后走了过去,依旧是一瓶剧毒百草枯。上面依旧写着: 喂下给他喝。

东门看了眼子奇,(抒情散文诗)然后是其他人,最后转头看着那瓶百草枯。他深吸了口气,拿起了那瓶百草枯,如同在开始准备行凶一样。

子奇盘坐地上,看着东门拿百草枯

过来,立马睁大眼睛。不停摇头,“不...我不能死...我不想死...不...”他立马起身就跑,想离开这个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可这里是密室,四周除了密不透风的墙还是墙,连密室门都不知道在哪里。子奇拍打着墙,试图找到开门的地方就可以逃出去。

可无论他怎么找就是找不到,他站在墙角看着一群想要杀了自己的人。他崩溃大喊,痛哭流涕跪在地上,“我不

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求求你们别杀了我。”

华哥走到子奇身旁,试图控制住他,但崩溃的子奇现在变得力大无比。华哥一脸无可奈何被他推到一边的地上。

“愣着干什么?都来帮忙啊!”他狼狈从地上站起,对一边看着的其他人大喊: “快来啊!”

月下司马景邺听到后赶忙跑过来帮忙,四个男人把子奇牢牢控制。月下转头对东门吩咐: “东门,快过来喂他喝下。”

听到有人叫自己,东门醒过神来: “哦!”了一声拿着百草枯过来白着脸,颤抖手打开盖子倒入子奇嘴巴里。

然后全身颤抖着站起身来,虚弱靠在墙上。顺着墙坐在地上,看着正在毒药发作的林子奇。

四人同时放开,站在一米远看着痛苦挣扎不停打滚的子奇。很快的,子奇就口吐白沫、两眼翻白、面目狰狞就死了。

像星洋一样,他躺的地上变成了空空的。整个人掉了进去,不知道会掉到什么地方去了。

“一路走好。”一秒叹气,语气很是惋惜。

电子屏幕亮了,上面写着子奇的罪行:

1988年10月7日8:54分,张家港市河边里浮现一具青年女尸,因凶手后台有警察、政治、财力关系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没有任何事情的生活着。

凶手: 林子奇

死因: 蓄意杀人

&n

bsp; ——执行人: 暗黑执法者RK

见到子奇死亡跟罪行的三湖疯狂似得冲到靠坐墙边的东门身边,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百草枯。抬起头毫不犹豫把剩下的毒药喝了进去,然后把瓶子一扔。疯狂的笑了起来,站着手舞足蹈。

練心大惊,喊道: “三湖,”跑到她身边接住了快要倒地的三湖。声泪俱下: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琵琶江南也同时扑了上去,一脸惋惜痛苦表情。“三湖你怎么这么傻?那可是毒药啊!”江南不敢置信,没想到三湖自己竟然会喝了那百草枯。

其他人也是一脸惊讶,不敢置信,不明白三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站在原地沉默看着,不知道该干点什么。

“我受不了了,看着大家一个个死去,为了活而杀。

为了死而生,丢失原则、失去根本、没有人性。”三湖努力呼吸,困难说着: “我不想这样下去了,真的不想了。”

此刻的三湖终于明白卡哥为什么会自杀而亡了,她奄奄一息对練心琵琶江南还有其他人微笑。想努力开心的微笑,但发现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随之而来的是死亡的降临,三湖欣然接受了属于她的命运。安安静静地闭上了眼睛永久沉睡着,再也不想醒来。

一尘闭着眼睛流泪,一秒看着死去的三湖心中暗自祈祷。华哥面无表情看着这一幕,似乎没有什么感觉。

“一路走好!”剑旻微笑欢送三湖离开,内心却悲痛不已。

練心三人紧抱三湖尸体,泪水不听话流着。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密室里没有了哭声,变得异常安静。琵琶江南一尘还有練心泡泡刹那6个女生躲在角落相拥一起,看着三湖尸

体掉到地下,没有任何言语。

男生则一排盘坐地上,看着伤心不已的女生们。全部都束手无策,无可奈何。

就这样,他们就这样没有心情心思不睡觉一整晚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一直到早上8点半食物来的时候。


上一篇:男人将机机桶女人视频: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 下一篇:别急妈让你弄个够:当着男朋友的面被6个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21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黄到我下面流水的故事:超刺激短篇胖熊小说|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