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妈让你弄个够:当着男朋友的面被6个


所以,悄悄地许下诺言,一点一点,想收回自己的一条腿,想和另一条腿合并。

但在另一个人面前,动作不要太大,要小心,怕自己不小心暴露出来。

夏正喜原本把目光放在她身下的茉莉花上,对她发生的事情也不太在意。但承诺一直在动,一直在动,即使你不想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也很难。

谁知夏正喜顺着视线看了看茉莉花,刚把眼睛放在承诺的身上,看到了一抹粉色,然后上衣是红蓝相间的格子裙。

夏正喜原本平静的表情突然僵住了,脑子一片空白,过了很久才有反应。

最后,夏正喜原本白皙的脸上沾满了不自然的色彩,嘴唇紧绷,耳朵也不由得红了起来。

这个小女孩不仅不礼貌,而且是个爱出风头的人。

尽管夏正熙无数次抱怨自己的心脏,但耳朵上的红肿还是无法控制。所以,许诺言不动声色,一点一点的,想收回自己的一条腿,想和另外一个合并在一起。但是碍着面前还有一个人,动作也不敢太大,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暴露了。夏正熙原本把目光放在了她身下的那个茉莉花上,并没有太注意她怎么了。但是许诺言一直在动,一直在动,就算是不想将目光放在她身上也难。谁知道夏正熙顺着看茉莉花的视线,刚把目光放在许诺言的身上,就看到了一抹的粉红色,然后上面就是红蓝格子裙。夏正熙原本淡定的表情顿时愣在了原地,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末了,夏正熙原本白皙的小脸染上了不自然的色彩,嘴唇紧抿,耳朵也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这个小女孩不仅仅没有礼貌,而且还是个暴露狂。夏正熙虽然在心里面无数次吐槽许诺言,但是耳朵上的红依旧不受控制。许诺言原本是专心致志地挪动自己的腿,突然觉得空气中,一下子安静了,就想抬起头来看看夏正熙有没有走,结果,入眼的就是夏正熙发红的耳朵和他不自然的神态。许诺言五岁的身体里住着二十多岁的灵魂,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想都不用想,瞬间明白了一切。“嘶!”因为他的目光,所以许诺言也不管花不花,也不管什么露不露了

,不管不顾将腿并到一起。纤细白皙的双腿碰到鲜花,那是两种美的碰撞,但是,当纤细白皙的腿,和鲜花上的刺碰撞,那种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你怎么了?

这都能受伤?也不知道小心一点?”这下子夏正熙也不淡定了,入眼的就是许诺言的双腿带着些鲜血的画面。白皙和鲜红的碰撞在夏正熙的眼中从来没有如此的强烈,甚至连眼睛都染上了一抹的鲜红。“我……我……没事!”鲜花上的刺扎到了腿怎么可能不疼,但是,习惯性嘴硬的许诺言,还是条件反射说没事。这一次,夏正熙没有像之前那样冷眼旁观,而是细心地将许诺言扶起来,然后让她坐在沙发上。“我去给你拿消毒水消消毒,你忍一下!”说罢夏正熙便转身就去拿工具了。许诺言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一边不好意思,一边还骂自己,不过就是个熊孩子而已嘛,自己居然还会不好意思?其实,这件事情,对于普通的孩子来说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不过就是一个意外而已,甚至都不会注意到这个问题。

但是许诺言的灵魂是二十多岁,而夏正熙又是那种早熟的人,所以,这件小小的事情在他们两个人的心里还是激起了涟漪,直到很久很久之后,他们都非常感谢,这次相遇,甚至感谢那花上的刺。“白鹅你怎么了?”刚才厕所里提着裤子出来的夏曦仪,看到许诺言坐在沙发上,腿上还挂了彩,一时之间也是担心得不行。

“我……我没事……”许诺言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总不能说她从秋千上摔下来了,然后摔得四仰八叉地,最后收腿的时候擦到了花上面的刺吧?“白鹅你怎么没事?”夏曦仪虽然年纪小,但是还是懂得一些医药常识的,“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你有没有发烧啊?要不要去医院啊?”夏曦仪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眼前这个,其实只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人,却有着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总觉得自己应该和她很熟悉,很亲近。“我……我真的没事,二妹!”这个称呼叫了好几年,甚至有的时候许诺言都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她究竟叫什么名字,脱口而出的就是二妹。“白鹅你真的没事?”夏曦仪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没事!而且,你不要叫我白鹅!”许诺言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所以最好的选择还是转移话题“我又不是动物,你不能要叫我白鹅!”“好!不对,等等。”原本听都没有听清楚许诺言说什么的夏曦仪第一反应就是答应,结果突然又反应过来了。“你都叫我二妹了,我怎么就不能叫你白鹅了?”夏曦仪反应过来就不乐意了,她不是不愿意听她叫自己二妹,但是凭什么不能让自己叫她白鹅啊?“二妹,因为我们不一样啊!”许诺言恨铁不成钢的用食指指了指她的脑袋。“怎么就不一样了嘛!”夏曦仪摸着自己被许诺言指着脑袋,有些委屈。“喂,二妹,我是仙女,你是凡人。仙女叫烦人二妹那是对你的恩赐,那你叫我白鹅就是亵渎仙女!”许诺言插着腰一本正经的一派胡言。“所以,你不能亵渎仙女!”许诺言睁着大(名家散文)眼睛,说着不找边际的话。“噗嗤!”夏曦仪扑闪了两下眼睛,还没有反应过来,空旷的房子里突然传来一个笑声,只是这笑声听起来,怎么听怎么感觉像是在嘲笑她们。“有你那么蠢,还不端庄的仙女吗?”夏正熙一手拿着医疗箱,一边向许诺言走过来,过程中还不忘了调嘲笑两句。“你才蠢呢,你全家都蠢!”许诺言原本觉得自己欺负二妹得感觉还挺爽的,结果发现自己二十多岁的智商,居然斗不过一个熊孩子,这简直就是对她二十多岁智商的侮辱。“白鹅,我和他是一家的!”刚开始,听到许诺言骂夏正熙,夏曦仪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的,但是听许诺言连自己也带上了便有些可怜巴巴的了。骂她哥哥就骂嘛,干嘛要带上她啊?夏正熙倒也没有再接话,难得温柔的蹲下来帮许诺言清理伤口,一点一点的动作非常轻。消毒有些疼,许诺言忍不住将腿往回抽,但是又怕清理不好,所以一直忍着。许是注意到了许诺言的动作,他将自己的动作放得更轻了,然后还时不时用嘴巴轻轻地吹着。


上一篇:黄到我下面流水的故事:超刺激短篇胖熊小说 下一篇:好了宝贝别叫了不疼的: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21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别急妈让你弄个够:当着男朋友的面被6个|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