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葡萄一颗颗夹碎h,小玲和公第21章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老实的有点过分呐。”段磊循着我的目光也朝吴恒踉跄的背影瞟视几眼,声音不大不小的呢喃。我吸了口烟问:“他最近有什么异动吗?”“没太注意,不过经常能在餐厅碰上。”段磊摇摇脑袋道:“这家伙就是一颗定时炸弹,要我说早点打发走得了。”“往哪打发呀?他死赖着不走,逼急眼了再给咱们使点坏,反而得不偿失。”我苦笑道:“暂时先这样吧,让他从咱眼皮子底下来回晃悠,相对还比较安全。”段磊也没有太过坚持,吸了口气问:“打算什么时候陪小雅回石市?”“明后天吧。”我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道:“走前我想着再跟秦正中、丁凡凡和小九他们再碰个头,又想跟李倬禹和高利松也见上一面,还想...马德,越想事儿越多,好像一时半会儿还走不了。”“你呀,就是给自己压力太大。”段磊拍了拍我肩膀头道:“明天走吧,我给你们订票,有什么事情过后再说,年纪轻轻的,不要老是那么推三阻四。”我干咳道:“关键...”“关键个屁,你的事情叫事情,人家小雅的事情就不是事情了吗?也就是丫头太喜欢你,这要换成我闺女,我早大嘴巴子伺候你了,朗朗啊,两口子过日子,灵魂契合比互相迁就更重要,你不能总指望丫头契合你,有些时候你自己也得变通。”段磊拍了拍我大腿道:“你晚上去接皇上那会儿,小雅家里给她打来电话,问什么时候回去,小雅一个劲承诺等你忙完这两天,今晚上是我看见了,可能平常大部分时间,她都是自己一个人承受,你也是当爹的人了,难道你希望孩子有一天在伴侣和爹妈中选择嘛。”“我...”我顿了好一阵子后,感激的朝着段磊抱拳:“谢了磊哥,这些事情你如果不说,我从来没去认真考虑。”我和段磊之间的关系像同事多过兄弟,他虽然年龄比我大很多,但为人相对古板,再加上平常大家都很忙,即便交流也就是围绕着公司,关于这些家长里短的情感,他还是头一回跟我数落那么多。“我可能真是到这个岁数了。”段磊揉搓下巴颏,感慨的呢喃:“去年出去应酬,陪着那些达官贵人们喝醉酒,我还喜欢到洗浴、足疗店里散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散酒味,可今年开始,我完全没了这方面的心思,每天早上睁开眼,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枕巾上又落了多少碎发。”说着话,段磊抻手在自己脑袋上拨拉两下,指间当即多出来不少黑白参半的落发。我咳嗽两声道:“很少听你讲起家里事。”“要不是今晚上见到王佳,我都差点忘了,自己马上到知天命的岁数走了。”段磊笑了笑道:“我和我前妻其实也有个儿子,没什么意外的话,我家那臭小子再过两年也该娶媳妇喽,那几年的我,就跟现在的你似的,满脑子全是做大做强,完全不会顾虑妻儿老小,我前妻厌倦了,然后我们就和平分手了,现在想想,男人拼一辈子究竟图点啥?不就是个稳当嘛。”段磊的意思我很明白,但有时候明白和能做到是俩概念。是人都能信手拈来的讲几句大道理,可终究看懂的多,记稳的少。“小子,女人要的很简单,忙里偷闲的关怀,不经意间的浪漫。”段磊叹了口气,起身拍了拍我肩膀头道:“我得睡觉去了,不然明早上头发又得一撮一撮往下掉,家里的事情有我呢,开疆拓土不是我的专长,但守业立旗这块,你哥还是没问题的。”寒暄数句后,段磊摇头晃脑的离开。没多过一会儿,吴恒捏着两包“利群”烟回到我身边。我扫视一眼烟盒,笑呵呵的问:“(散文精选)这个点不好买烟了吧?”“想做的事情,就不存在不容易。”吴恒神情平淡的坐到我对面,摆弄着自己靠在腿边的拐杖朝我眨眨眼:“王朗,我不是刚出社会的小屁孩儿,你根本不需要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刺挠我,你想知道我留在头狼的原因是么?”我拆开烟盒,自己叼起一支,

又抛给他一支,沉声道:“对,你愿意跟我实话实说吗?”“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吴恒接过烟卷,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鼓着腮帮子吹气道:“武旭被你收拾躺下了,我可能一下子没了目标,既不想出国过以前的日子,又没想好将来何去何从,所以就赖在你这里一边养伤,一边看看你到底是怎么从一个土包子进化成的社会大哥。”我吐了口白雾笑问:“那你看出来点啥没有?”“没有,你的生活太简单了。”吴恒摇了摇脑袋。“说明你离我还是有点远。”我将半截烟撅灭在烟灰缸里,朝着他摆摆手道:“明天我要陪媳妇回娘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呆在我边上,近距离的再观察观察。”吴恒一愣,上下扫量我几眼道:“哈哈,你不怕我图谋不轨啊。”“你都混到给我端茶倒水了,我如果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将来还怎么驾驭你。”我笑容如靥的回应:“但凡在我头狼家端过碗的,要么跟了我,要么害怕我,你活灵活现的时候,我都没有畏惧你,更何况你现在基本是个半瘫。”吴恒久久没有接茬,直至我走到电梯口,他才不紧不慢的来了句:“明天啥时候出发。”“啥事都问老板,不是个好员工。”我没回头,直接按下电梯按键。一夜无话。第二天,我正做梦参加武旭的公审大会时候,被江静雅给推醒。我仰头呆滞的望着她,她凑在我脸上就“吧唧”啃了大一口,接着亲昵依在我胸口撒娇:“老公,我以为你都忘了,要陪我回家的事情,原来你一直想着呢。”“啊?”我整个人还处于一种极度不清醒的状态。“啊屁屁呀,赶紧起床,马上就到点了。”江静雅嘟嘴在我脸上吹了口气道:“我和莲姐去准备这几天换洗衣裳和吃喝,咱们在大厅里汇合哈。”“嗡嗡..”这时候,我压在枕头底下的手机一阵震动,看到是段磊的号码,我马上接起。“帮你们订了几张卧铺,这段时间你累的够呛,小雅也不轻松,车程比较慢,你们也不需要赶太急,就当是旅行散心。”段磊沉声道:“丫头跟你一回,总得有点属于你们的甜蜜记忆。”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为什么江静雅刚刚那么开心,感激道:“哈哈,人情世故还得是我磊哥。”“别贫了,安全到达石市给我来个信儿,今英语老师打开扣子让我上天商务大楼的竞标会在咱们三号店举行,我和皇上过来陪王影保标了,就不过去送你们,该交代的,我都和洪莲说的清清楚楚,地藏和白帝暂时留家里压阵吧,我也怕会突然爆发什么意外。”段磊继续道。我利索的应和:“稳妥,

有事及时电联。”收拾利索后,我在大厅里见到了打扮的精全是肉的糙汉文精神神的江静雅和洪莲。江静雅怀抱我家神兽,正拖着手机在打电话,洪莲一袭紫色风衣,拽着个行李箱和李新元聊天。“走吧哥,我送你们上车站。”李新元晃了晃手里的钥匙招呼我们。“先这样吧庞姐,你放心,如果小影的青云公司成功拿到这次竞标,我肯定介绍你认识她,别那么客气,大姐都是好姐妹.”江静雅匆匆挂断电话,很自然的挽住我胳膊道:“开发区的窦主任的太太这段时间搞了家外墙装修的公司,想让我帮忙牵线认识小影。”“辛苦了。”我刮了刮她的鼻梁骨。往出走的时候,我又回头看了看,并没有见到吴恒的身影,禁不住摇了摇脑袋。四十多分钟后,李新元将我们送上车,找到自己的卧铺间。不得不说段磊心细,软卧总共四张床铺,他可能怕有人打扰我们,干脆把四张床位全买了下来。刚刚安顿好,车子就开始缓缓蠕动。江静雅和洪莲一边从行李箱里往出拿各种零食和孩子的玩具,一边有说有笑的聊天。“哒哒哒..”这时候卧铺门被人从外面叩响,以为是列车员检票,我一边取票一边拽开门把手。“早安啊大叔,嘿嘿.”房门外,张千璞笑容灿烂的朝我招手,吴恒杵着单拐坐在走廊的座椅上,一边“滋溜滋溜”的扒拉桶面,一边昂头朝我露出一抹笑容。张千璞眨巴眼睛又解释一句:“我和老板身份都比较敏感,所以不能走正常途径进站,为了混进来,我昨晚上又抢劫了六七个人才总算凑够钱...”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上一篇:看你都湿透了漫画,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 下一篇:18禁真人床震无遮挡,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11-04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乖把葡萄一颗颗夹碎h,小玲和公第21章|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