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街5号 寂寞与欲望的裸奔现场


1

初春,细密的雨点落在他房前的台阶上,声音细腻、生动。何大为站在窗户前,忽然就望见了她。

那是一条没有人的雨巷,他家正对着巷子口儿。是一条死巷,里面的人要出去,势必要走过这样一条狭长的小路,然后才有四通八达的街和路。

一个女人,几个男人,窗户被雨打得模糊,他其实看不清楚他们长的是方是圆,只知道女人没拿伞,男人们也没拿,他们在巷里纠缠,不知道为着些什么。女人被推倒,起来,再度被推倒。

何大为把手扶在了门把手上,他想过要英雄救美,至少,喝止一下。但思忖半晌,他还是决定罢手。他不过是个教书的,穷得只剩下两袖清风,面白肌瘦,他也不认为自己可以敌得过那几个彪悍的男人。于是,何大为缩回了手,他打了110,十来分钟以后,巷子口有一辆警车出现,几个穿制服的男人鱼贯下车。

男人和女人们都停下,女人只是站着,男人们装作漫不经心要往巷子外面走的样子,警察似乎是把那几个男人叫住了,在询问些什么,又冲着女人,他听不见女人都说了些什么。几个男人在前面走,女人仍旧站在原地,警察们跟在男人身后。

后来,何大为看见,警察重新上了警车,那几个男人一出巷口,左的左、右的右。

警车刚刚启动时,女人发了疯似的朝着何大为的房子跑来。何大为没有一丝犹豫,他到至今也想不明白,似乎那天的自己就是站在窗前等她,等了许久似的,看见她狼狈而又慌张地跑来,他直接拉开门,她跌进他怀里。

警车开走了。几个男人又出现在巷子口,朝里走。何大为看见了,女人也看见了。两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下。女人喘息着,因为紧张,或者因为其他的什么,头发像水草一样往下滴着水,整个人都是湿漉漉的,仿佛一条刚被捞上岸的鱼。

何大为从女人的眼睛里看出乞求,他又向外望了一眼,人已经越来越近了,几个模糊的身影,从既小又矮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何大为在心里犹豫着,怎么办?该怎么办?

女人是瞬间吻上来的。

湿且凉的唇,有着轻微的颤抖。然后是手,哆哆嗦嗦地摸上他的身体,女人鼻息清甜,眼睫毛是那种自然的,闭起来有一整排,紧紧贴合在眼眶上,很美。女人的身体很柔软,隔着薄薄的衣衫,那样轻易沸腾起来,然后,带动了何大为。

几个男人过来粗鲁地敲门时,何大为正在女人身上奋力。女人叫得很大声,把小小的房间都叫得像春天,何大为高潮时,女人奋力抓着他的后背,他感觉疼,但,几乎同时,又觉得正到位。几个男人扒着有一层薄雾的窗户朝里看了一下,有两个马上嘿嘿地笑起来,跟另一个说,正忙着呢,哪有时间搭理我们。

过了一会儿,没了声音。

女人说自己叫江宁,那天晚上她穿了衣服下地要走,何大为拉住她,说我出去给你看看。刚刚走出门,就见到那几个男人阴魂不散地徘徊在巷子口。

何大为又不好就这么回去,怕引起那几个男人的注意,只好信步往巷子外走。巷外那条街五米远的地方就有个小超市,何大为进去买了包烟,又买了点儿方便面。他自己是不会做饭的,常常靠这东西充饥。

等他回来时,竟然发现巷子口的那几个男人已经不在了。他觉得有点儿疑惑,但也没多想,走回到家时,发现,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洗劫一空。

2

何大为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报了警,详详细细地把过程说了一遍。惟独隐瞒了江宁跟自己做爱的那一段。但是那个警察眼睛很毒,一直似笑非笑地望着墙角一只抽了丝的黑色高筒袜,问何大为,说,都交待了?没有落下的?还损了他一句,想要英雄救美吧?!这都太平盛世了。

何大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了。

警察作了笔录,鱼贯地走了。一天、一周、一个月,正如何大为所料,那一群贼下落渺茫。他丢的东西原本也不算值钱,一个破二手笔记本电脑,一千多块的现金,再就也就没有什么了。

损失不大,何大为也不愿意没事儿往警察局跑,打过一两次电话,人家说这种小案子要等等,再等等。他也就没有深究。

第【一个月零一天,警察打来电话找何大为认人。说是抓了个小偷,有点儿像他描述的那个人,让他去认认。

何大为放下电话,换了件衣服刚要往外走,就发现,江宁来了。

江宁这一次不是湿漉漉的。很干爽,穿着一条桃红色吊带裙子,肉色丝袜,黑色细皮带凉鞋,头发卷且长。

桃红色本来很俗,又艳。一般的女人穿了不见得好看,但江宁皮肤很白,胸很饱满,细细的带子流水一样下来,沿着她身体的曲线一路玲珑有致。何大为望了一眼那胸,低下头,发现又瞅着了她的腿。何大为觉得嗓子有点儿发干,心开始扑通扑通地跳起来,像要跳出来似的。浑身开始发热。

江宁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扑过来。胸前柔软一大片,挤压上来。何大为拿手推她,碰着了她的皮肤,说你给我滚。可是声音很低,他自己听着都费劲,只有喘气声异常清晰。两个人纠缠,何大为一使劲,她的衣服哗的被撕开一大片。

江宁停住,看着他。

何大为瞅着江宁,从脸瞅到脚,后来,他突然间把手里的包扔掉,把江宁按在身子底下。江宁尖叫一声,何大为迅速用嘴堵上去,然后三下五除二地扒掉她的衣服。江宁踢着腿,手抓着他的后背。他仍旧感觉到疼,可这疼一路传导到他的神经末梢,就变了质,像是号角,吹起来,他只好不停地在那个女人的身上前进。他咬着女人的耳朵,说丫的,你想死我了!

3

何大为去警察局,告诉那些人,这人身形有点壮,他那天隐约看着的,都是又矮又瘦的,没他这么结实。警察不死心,问他,好几个人呐,都又矮又瘦?

何大为红了脸,点点头,说嗯,可能是南方人吧。

警察说你再看清楚点儿,你再看清楚点儿,如果他是那人我们好顺藤摸瓜,就能破获这个团伙了。要不是的话,我们只能拿他当个小偷小摸,拘个十天半个月的也就要放人了。

何大为腾的站起来,急了,说我说不是就不是,我不能冤枉人呀。

然后,蹬蹬蹬地朝外走了。

何大为很郁闷。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走不出那女人的身体,他都这般年龄了,不是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他还有个未婚妻,也在教育口,正在外地做交流学习。两人是同学,都已经谈婚论嫁了。

可江宁是送上门来的艳遇。

不!

是送上门来的人肉炸弹。当何大为从她身上起来时,有两个男人从门口从容地走了进来,拿出手机来,递给何大为,说你看你,八辈子没上过女人?这个卖力气,整的像强奸似的。

然后,指了指地上的江宁。说人家衣服也被毁了,你身上还有伤,她身体里还有你的东西吧!她要是去告你强奸,你说警察能立案不?警察要是不立案,你们学校的学生如果看着你这副尊荣,还敢让你教吗?

末了,男人说,你知道去警察局认人时该怎么说了吧。

然后还踹了他一脚:就丢了那么点儿破东西,还报的什么警呀?

于是,便有了在警察局认人时的供词。

4

何大为结婚的前一天,几个要好的哥儿们带他去了酒吧,说怕何大为结了婚以后更不敢偷腥了,一个男人一辈子只睡一个女人,太亏了。更何况,规矩到这地步的男人要是多了,还不都把女人给惯坏了?

生拉硬扯把何大为带到酒吧。

何大为又见到江宁。

江宁穿(现代散文诗)得斯文妥贴,端高脚杯,坐在吧台椅上,细长高跟鞋很漂亮,何大为看见许多男人远远近近地瞄着她。何大为下意识往左右看了一遍,发现,果然,她的那几个同伙都在。

那一顿酒,最开始何大为喝得战战兢兢,后来,喝的渐渐高了,吐了好几回,刚开始同伴还照看着他。可后来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在酒吧都找着了目标,也就没有人管他了。

何大为第七回到卫生间吐时,路上遇着了江宁,江宁也是去卫生间,走的庸容华贵的。何大为一手扶着墙,看见她的背影,就觉得小腹上有一团火,没来由的往上冲。他想了想,喘着粗气,不知道怎么了,冲上去就拽住她,把她拉到酒吧后巷。

江宁说你干什么?

何大为吻了上去,说我爱你。

手伸进她的衣服里,看见,江宁的眼睛瞪得极其大,很无辜、很清纯的样子。何大为伸了手把她眼睛蒙上,喃喃的,不停的,说我爱你,我想你,我要娶你。

说了很多,都是情话。

江宁的手搭上来,皮肤一点一点热起来。她隐忍地叫着,何大为觉得,那天晚上后巷的天空,星光灿烂的。从来没有那样美好过,他这一生都没有那样美好。

何大为是凌晨在后巷醒来的,手里有一张字条。上面有一串地址,何大为看了看:春光街5号。

他歪着头想了想,想不出这是什么地方。于是把他揉皱了,揣进上衣口袋里。打车往回走,走着走着,他让司机去春光街5号。车子停下,他那时酒已醒,楼下没什么人,家家户户都黑着灯,后来,他看见了江宁的一个同伙。

他认得他们每一个的身影,刻骨铭心的。

他脑袋轰的就炸开了,他想起来了,在酒吧后巷的时候,江宁后来是抱着他哭了的,问他,你是真的爱我么?我是被逼的,我没机会报警,不能脱身,你把我解救出去吧。

后来,她把一张纸条塞进他手里,急着忙着地跑回了酒吧。

出租车没熄火,车顶灯亮着。司机问,说大哥下车吗?

何大为一抬头,发现江宁的那个同伙似乎是朝着他狐疑地瞅了一眼似的,他们这种人是这样的,草木皆兵,一个个精得要命,都是亡命之徒,何大为惹不起。

何大为气有些促,告诉司机,快开车,快开车。

5

何大为结了婚。婚礼当晚他们甚至没有洞房。他老婆还是逗了他一下子的,说咱还圆房不?

何大为含糊地笑了笑,就想起江宁滚烫的身体。

度蜜月,又赶上学校放暑假。他和妻子就去大江南北的玩了一圈。

回来后,何大为想,他从此后要规行矩步地过日子。他从来没有荒唐过,在这之后,更不能乱了纲常。

只是,他和妻子做爱的时候总是提不起兴致。妻子有些觉察,提点了他一下。当天晚上,他在脑子里把妻子想成江宁,想着想着,浑身就热起来,动作刚猛,一点儿也不像从前的他。老婆叫得喵喵的,叫得很好听,可怎么样,也不及江宁的声音饱满似的。

三个月后,警察又来电话找何大为。让他去认人。说是有个女人在春光街5号被杀了,看起来很像是他当时提到的那个女嫌疑犯。凶手也抓住了,是同伙,据说狗咬狗。好像是女人怀了孩子,要】 (退出,那帮人不同意。女人半夜偷溜,她本来是可以偷溜出去的,可是她又折回来去偷一个同伙的手机,被人发现,错手打死了。

何大为知道她为什么要去偷那部手机,那部手机里存着他“强奸”江宁的证据,她不想给他以后的人生留下隐患,于是,她铤而走险了。

江宁的另一个同伙说,那个女人太傻了,以为真的有人能搭救她出火坑。谁会真爱上她那样的女人?人心就是江湖,她偏不信。

何大为想了一下,心里,开始抽丝剥茧疼起来。


上一篇:我和姐妹在“天上人间”当小姐的日子 [口述情 下一篇:风情的披肩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07-15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春光街5号 寂寞与欲望的裸奔现场|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