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欲望寂寞了我的春天


1

如何能在两个月内赚足三十万,这是困扰聂明亮的问题。很急迫,十万火急。因为今天下午在与杨柳做爱的时候,那女人给他下了最后通牒。

杨柳说,我混够了,累了,我想在28岁之前,把自己嫁了。

杨柳说这句话的时候,裸身站在格林酒店28层标准商务间的落地大窗前,那天下雨,窗外灰蒙蒙的,因此聂明亮看不见她的脸,只能看见一片暗色的侧影勾勒出她近乎完美(的曲线。

聂明亮最喜欢杨柳的臀,丰韵圆满,白如(现代散文)玉脂,像一枚桃子,洋溢着深邃的成熟之美。只有茅塞未开的傻小子会喜欢骨感女人,真正的男人最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女人。

聂明亮看着,欣赏着,心也就跟着痛着。他想说点什么,却始终开不了口。男人在钱的问题上,总是可以忍受足够的屈辱感。没有钱就是没有钱,聂明亮在广告公司贵为总监,月薪万余,可抛去供车供房,他实在没能力给自己再攒下多少积蓄。他可以带着杨柳吃昂贵的法式西餐,住豪华的商务套房,却不能满足杨柳一直以来的那个条件。

杨柳想要一套房子,一套不算大却也不算小,用于给她老父老母安享晚年的房子。她之前说过,我是家里的独女,我不能在自己享受生活的同时,看着父母住在郊区老旧的职工家属楼里面。她还说过,我就这一个条件,只要谁能满足我,不管是乌龟王八,哪怕是王八蛋,我都嫁给他。

聂明亮一直眯着,从前杨柳提起这个茬,他总是找借口打岔,再不就干脆沉默。可是今天,杨柳突然换了说辞,聂明亮的心就忍不住痛了起来。

杨柳一直是那种坚韧且不服输的性格,这也是聂明亮喜欢她的原因之一。可终究她也是个女人,总会有青春即逝,美人迟暮的伤感。是啊,她也28岁了,过去她自嘲剩斗士,剩女贞德,原来苦笑背后,是更加凄楚的辛酸。

聂明亮觉得自己这一次不能再沉默了,否则,这女人就丢了。

2

聂明亮算过,按现在的房价,那样一处满足杨柳条件的房产,差不多需要六十几万。他在银行里只有不到三十万的存款,而距离杨柳28岁生日还有不到两个月了,这样一想,聂明亮的后背瞬间冰凉。

那天下午,聂明亮让杨柳等一等,给他点时间。杨柳就笑了,看了一眼聂明亮并未说话。那一眼淡淡的,但聂明亮还是读懂了里面的意思。等多久呢?一辈子么?

尽管如此,杨柳还是高兴起来。接下去做爱的时候,也格外温存投入。她柔软得像流淌的溪水,环绕着聂明亮的身体,遇弯则弯,遇直则直。最为痴狂的瞬间,一个冰凉的水珠落下来,她说是汗,可聂明亮却明明看到她的眼睛蓄满了泪水。

还是在那天下午,杨柳走了之后,聂明亮分别向做啤酒代理的弟弟和开影楼的妹妹打电话借钱。平日里自吹自擂的弟弟妹妹立刻变了一副模样。弟弟说,经济危机生意不好做,钱我没有,我仓库里囤货无数,你随便拿卖吧。妹妹干脆对他喊,你把影楼卖了,看看值不值三十万?

亲生手足都不肯借钱,聂明亮又厚着脸皮挨个给熟人打电话,直到实在找不出可以开口的人,最终心灰意冷地颓了。他一个人坐在不开灯的房间里,看着镜子里黑糊糊鬼一般的影子,有心流泪,却自感丢人。

弟弟突然来电话,问,哥,你刚刚说借钱是不是给杨柳买房子?

聂明亮说,是啊,你想通了?

弟弟哼了一声,说,我现在在星巴克与朋友喝咖啡,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隔壁桌子上,那个被男人抱在怀里的女人,好像就是杨柳。

3

聂明亮的弟弟没看错,因为聂明亮亲自跑到了星巴克,亲眼看见了被人抱着的杨柳。

愤怒,聂明亮的心中燃烧起一团火。他把拳头握得嘎巴直响,可最终还是没有冲上去。他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彩信发给了杨柳。他就站在星巴克明亮的玻璃橱窗外,看着里面的杨柳那惊恐不已的表情。

后来,杨柳找了个借口从那男人的身边溜了。她走出星巴克找到聂明亮,拉着他上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两个人都不说话,但杨柳明显做贼心虚,不时地用眼睛瞄着怒目圆睁的聂明亮。

那晚他们吵了一架,阴了一天的雨更加狂暴,仿佛在衬托着他们之间的怒火。

其实一切已经无须多说,杨柳也不再解释。她只是反问聂明亮,自己凭什么不可以有别的男人?

这话很无礼,但却让聂明亮一时语塞。是的,这女人曾经给了他那么多次机会,可他总是懦弱地躲开了。正如杨柳所说,他聂明亮从来也没有许诺要娶人家,他甚至很少给杨柳买礼物。

杨柳说,你曾经开玩笑把我们这一次次夜里相聚欢情,简称为一夜情。那么既然是一夜情,我为什么不可以有别的男人?我马上就老了,你不会明白被人叫做剩女贞德是一种什么滋味。所以,我跟你玩不起一夜情了,我不能指望在你这一棵树上吊死。

聂明亮一直闭嘴听着,他发现自己甚至找不到辩驳的语言。望着这个美丽的女人,望着她脸上那晶莹的泪珠,聂明亮发现自己刚才奔腾的怒火,正在一点点悄然熄灭。

他爱这个女人,一直是爱的,只是从前不愿面对而已。如果说小他六岁的杨柳马上要老了,那么其实他早已经老了。这个年纪爱一个人不容易,但爱上了,就很难再放开。

杨柳走了,可是聂明亮想给她打电话,他想说他不会放弃。

4

三十万要赚,房子要买,杨柳更不能丢。

那个搂着杨柳的男人叫王勇,是一个房地产商。此时此刻,王勇有一处新建的楼盘刚刚竣工。王勇想找一个广告公司做知名度推广,聂明亮主动迎上去,以他在广告界当仁不让的地位,接下了这个并不起眼的活。

王勇并不知道聂明亮的底细,他很高兴可以请到最资深的广告专家。他跟聂明亮说,要做就做个大的,刺激眼球的,与众不同的。

聂明亮说没问题,然后拿出早就做好的预案给王勇看。那个广告设计是聂明亮早就存在于脑子里的,他一直没舍得拿出来用。那是一场户外拓展活动,说白了就是搞一场野外的集体婚礼,地点选在郊外的海滩。活动提供免费婚纱摄影,参加的新婚夫妇没有任何费用,完全就是个狂欢大派对。

为此,聂明亮向王勇开口要一百万的广告费用。他算过了,活动需要的各种成本在四十万左右,剩余的钱足够一次性买房,且不用动用自己的存款。他向王勇保证这个以楼盘名字命名的活动会全城轰动,足够达到王勇要的宣传效应。

王勇很高兴,爽快地答应了。他先给了聂明亮五十万,活动过后再付五十万。聂明亮拿了钱立刻就大张旗鼓地准备起来。做过无数次会议,路演以及产销宣传的聂明亮有足够的经验和人脉,集体婚礼这个事果然就很快轰动全城,报名参加的年轻人踊跃不绝,一时间成了老百姓热议的焦点。

集体婚礼的狂欢预备举行三天,与婚礼相关的消耗品以及酒水饮料也已经完全准备就绪。王勇宴请聂明亮,可出人意料的是,王勇竟带来了他的未婚妻,也就是聂明亮心爱的杨柳。

那场面很尴尬,三个人坐在偌大的圆桌前,表(情各异。还是王勇先开了口,商人笑起来总是带着难以掩饰的狡黠,他指着杨柳对聂明亮说,我给我的未婚妻买了一套房子,这是她嫁给我的前提。可她拿了房却跟我翻脸不认账,满脑子只想嫁给你。而你呢,拿了一个广告方案到我这里空手套白狼,想赚了钱给我未婚妻买房子。你们这一对男女骗子还真是天生绝对啊!好了,现在这场戏也演到头了,你们两个滚蛋吧

5

聂明亮策划的活动进行的很完美,可是却与他没有丝毫关系了。那活动热烈,喜庆,一对对新人,一片片婚纱,看得杨柳眼珠子血红,她想起当初她只要点头,她就会和王勇一起参加这个活动,那样她也能穿着雪白的婚纱

电视台还在直播这场盛况空前的婚礼,聂明亮和杨柳却只能无精打采地趴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心情复杂。

聂明亮先开口,说,你怎么那么蠢,想骗那奸商的房子?那家伙是卖房子的,他要是愿意,可以送你无数张假房证。

杨柳脸红了,她反唇相讥道,你也没聪明到哪里去,还不是被人踢出了局?

聂明亮叹了口气,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晴朗明媚的天说,怎么也不下场雨?说完,他笑了,说,反正无聊,还是做爱吧!

等聂明亮爬上杨柳的身体,他突然停了下来,说,你真以为我赚不到三十万吗?

没等杨柳回答,聂明亮从床边的柜子里掏出一张纸,那是一份活动成本费用的计划书。如果一件事志在必得,只能成功不能失败,那么这件事就必须有足够多的准备,足够完备的预案。聂明亮从未相信的王勇,无奸不商,所以他必须做好那奸商不给钱也要赚足三十万的准备。

所以,弟弟滞销的啤酒饮料,妹妹婚纱摄影以及婚礼配套,王勇可以不让聂明亮赚到钱,却不能不付这些经销商的钱。王勇做梦也想不到,这场活动中的所有物品,哪怕小到防晒油,礼花,都是聂明亮一笔笔谈来的,而每一笔都有回扣。

所以,当所有利润相加后,聂明亮赚足了三十万。杨柳眨巴半天的眼睛,也没转过弯来。最后,她索性一把打掉聂明亮手里那张纸,说,爱我吧!


上一篇:你好 我就好 下一篇:我和姐妹在“天上人间”当小姐的日子 [口述情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07-15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是欲望寂寞了我的春天|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