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我就好


A

遇到林怡时,正是我人生中最为悲催的时候。

工作3年零7个月的公司,毫无预兆地通知我,我被解雇了。主管大东,同情地拍拍我的肩膀,表示山不转水转,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我抱着纸箱,回到了租住屋,点上一根烟,开始冷静地盘点这大半年的收成:年度最佳广告策划奖、青年才俊、好创意、嚣张、顶撞上司、1万元的赔偿金我就像上证所里的A股疯狂地冲到了历史最高点后,稀里哗啦地崩了盘。

我掂量了下钱袋,打消了就读MBA的深造计划。在这个经济颓废的年头,找份工作才是最为靠谱的。

于是,我看到了乒乓球运动员二级证书,是我大学时考的,没有想到,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用到了。

B

林怡所在的乒乓球馆,在城的西南角,不大,但6张球案摆放得相当整齐。

当我进去时,林怡正向对手发起凌厉的攻势,第一眼,我就看出,这个女人不是好惹的。

球馆老板向她招招手,兴奋地介绍我说,你不是总嚷嚷着没有好的对手么?这下子。你可有劲敌了,这是新来的陪练,曾经拿过全省单打第三名呢!

我很低调地点点头。

哦?这个叫林怡的女人扫了我一眼,试一把?

我看出了她的不屑与斗志。

有时候,我想,人生就像打球,想要让对手心服口服,只有战胜她。既然这样,那就打吧!

我脱掉了外衣,又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水,放低了腰盘,低喊一声,来吧!

反手攻球、正手搓球、直拍下旋,我把当年学到的打球技术要点,运用自如,庆幸着自己技艺还未生疏。很快,球案旁聚拢了一些人,他们大声叫着“好”,而林怡的脑门子却已经沁出了汗水。

她的脸涨得通红,嘟起的嘴唇,娇艳可人。

不服输的眼风,一荡一荡地飘过来,既娇嗔,又不甘。

我的心软了。

是啊,任是谁也不愿轻易认输,何况还是如此要强的女人,而围观者中,还有球馆的打杂工,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打败,会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

所以,最后一局,我故意放了水,当然输球的水分,做得很隐秘,可是,我想,作为对手,林怡应该是明白的。

果然,当最后的一个球被我扣到了界外时,我分明看到了她眼中的感激。

我想,这就够了。

C

我是陪练,林怡是业余乒乓球爱好者。

每周,她总会到球馆,打上几把球。当然,陪练是我。

渐渐地,我发现,这个女人除了要( 强,还单纯得近乎“发愚”。比如,每次路过,她会塞给匍匐在地的乞讨者2元钱;球馆内的清洁大叔,一个可怜巴巴的眼神,就能换来她的100元同情。

我说,你难道没有看到,那个乞讨者,是假装残疾,等到夜色发沉,行人稀少,拐过路口,他就会带着一天路人施舍的钱币,疾走如飞;而清洁大叔,他的面红耳赤,是酒瘾导致,而非重病,那100元,全都化作了他的酒囊。

可,林怡偏不(名家散文)领情。她粉眼一瞪,对我嚷道,我愿意。

说这话的时候,粉红色的乒乓球正以每秒40米的速度,飞出边界。我俩不约而同地跑去捡球,我低下的头,正撞上了林怡敞开的领口,汗水把胸衣洇湿了一大片儿,白花花的肉挡得我满眼。

我手忙脚乱起来,说,对不起。她也说,没关系。我俩的手在乒乓球上,纠缠着,直到球馆内的灯光暗了,空荡荡的球馆内,只剩下我与她。

那天,是我这辈子也无法忘记的一天。在淋浴间里,林怡与我赤裸相对,柔和的炽光灯一圈圈地打在她的身上,如圣女般的美。我们拥吻着,莲蓬头冲刷下的热水,一次次地激荡着膨胀的渴望。

我轻咬着她的耳垂,问,爱我吗?

爱你的霸气侧漏,从第一面开始。她说。

成就感,令我欲罢不能。我喘息着,侵入她,亲吻着发烫的肌肤,一次次地冲击着峰顶。那一刻,我忘掉了所有的不快

D

我的窘境是无意问被林怡发现的。

在此之前,我一直隐瞒着自己名校的学历背景,也没有告诉她,自己曾在很牛逼哄哄的广告公司任职,我琢磨着,为什么要说这些呢?说了,爱也不会为此增一分、添一分,不说,爱也不会减一分。

于是,我安然地享受着陪练的平淡,没有惊险,没有尔虞我诈。

可是,我的捉襟见肘,还是渐渐地显露了出来。高薪时的月光,还有养成的奢侈消费,即使暂时有赔偿金垫底,终也有用干用尽时。所以,当那天偶遇到前同事,他询问我的近况,唏嘘着我的遭遇,然后,告诉我,正与人合资注册一家公司,欢迎我也加入时,我动心了。

可,10万元的入股费怎么办?

我愁肠百结。

林怡看出了我的为难。

她什么也没有说,几天后,突然就递给我一个厚厚的纸包。

不用拆,我也能猜得出来,里面装的是什么。

我说,这钱,我不能收。

你收下,她用无可置疑的口吻命令我,男人,就要有自己的事业。

林怡说,她找她哥借了这10万元,幸好,他刚接了笔大的策划案,光提成就有10万元。所以嘛,你是很幸运的。说着,她俏皮地用指头戳着我的脸。

那一刻,我感激涕零。那晚,我们做了一次又一次,我没有满足地索求着。

我分不清感动的成分,是内疚她的清纯,还是阴谋实施成功后的释然?是的,我骗了她。没有(站长推荐:两性故事口述,,888情感口述网,wWw.xichEjI888.CoM】需要注资的公司,也没有什么入股费,那个前同事,不过是我从劳务公司门口花钱找来的托儿。

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实施报复手段的卑鄙伎俩。

目的只有一个,欠债还债,欠钱还钱。

F

后来,不止一次地,我就想,林东与林怡,这两兄妹咋就那么不一样呢?一个至情至性,一个却阴险狡诈,如果当初不是大东做了手脚,在背后撬走我的客户,夺了我手到擒来的策划案,并且暗地里诋毁我收受客户的高额佣金,我又怎能被公司辞退?怎么会沦落到被同行所不齿?又怎会想出,借林怡之手,达到报复大东的阴招、损招?但我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如此水到渠成,顺利得出乎了我的想象。

我掂了掂手里的10万元,自言自语着,这本该就是我的。

我想,一切都可以结束了,大东的债,两清了。

可是,我的心里,为何总有点不对劲儿,说不清,道不明。我不想把它归于良心的未泯,或者说,不舍。

事情,总要有个了断。

我给林怡留了封信,我反复思量着,斟酌着如何下笔,是给她一个美丽的谎言,还是痛快地直截了当?最后,我决定,只有还其事件的原委,让她痛到极处,才会恨我到极处。这,或许才能让她从心底将我一笔勾消。

我去了机场,带着全部的身家。

我没想过还会再见到林怡,而且是如此的快。

在机场候机室,隔着自动贩卖机,我看着林怡仓皇失措地跑来跑去,慌张的神色,与周围嘻嘻哈哈的送行人群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我站在那里,看着,想着,不知何时,手心里就多了几滴温热的液体。然后,转身去了、登机口。

有些感情,注定了开始就是一个错误,既然开头就是不对的,不如深埋在心底。只愿你好,我的人生也便美妙了。

F

现在,我坐在电脑前,把我的故事一个字一个字敲了出来,上传到了微博。各路网友的评论、转发,扑天盖地袭卷过来。

有正义派,骂我是混蛋,说这么好的女孩子,你怎么就忍心欺骗?太无耻了,太卑鄙了。你是人渣。他们不厌其烦地人肉着林怡,发誓要把她找出来,当面和我对质,不能就这样轻饶了我。

还有理智派,悠悠地分析着,说博主吧,其实也爱上了她呀,既然这样,勇敢地回去认个错,挽回一段佳话吧,我们支持你,相信她会原谅你的。

而浪漫派的回复则温情而动容,他们说,也许你们会在另一座城市邂逅,那时,你有妻,她有夫,擦肩而过,再见面已成往事,两人已成陌路,唉

至于现实派,有人说,那天我也在机场。是不是那个穿着格子外衣、蹬双黑色雪地靴的女孩子?很漂亮哟,希望她能幸福。有人唏嘘着,哦,怪不得那天站在旁边的男子,神色怪怪的,后来,他进了登机口,扬长而去,这就是结局吗?

结局?

我笑了,转回头,望着窝在沙发上,正入迷地看着肥皂剧的林怡,心想,有些感情,无所谓最佳的结局。只要,你好,我就好。

10万元呢?还给大东吗?我问林怡。

不给他了,权当是我的陪嫁!


上一篇:怀念乳房 下一篇:是欲望寂寞了我的春天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07-15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你好 我就好|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