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乳房


大学毕业一年多了,工作稳定,感情稳定,一切趋于平静。

12平米的小屋整理得很整齐。我伏在桌前幽闲地写着书法,盟在叠刚刚晾干的衣服。淡淡的洗衣粉的香气弥漫小屋,充满温馨。桌上的手机一震。我放下毛笔,拿来看,一个陌生的号码。打开信息,上面写着:“我要结婚了,想送我礼物吗?我要金鼎的白鸽。――雪。”短短几行字,竟给了我诺大的触动。我如被针扎一般震动,遗憾、甜蜜交织的感情填满胸膛。我悄悄看了盟,她依然在叠我的衣服,口中哼着歌,格外清纯。我突然有一种负罪感,放下手机,管她是雪还是雨,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依旧去写我的字。盟衣服叠好了,走过来伏在我的背上,问是谁发的短信。我说一个朋友。她又问是男的还是女的。我突然有一点紧张,生怕这样问下去会露出什么。告诉她:“是邵(我和盟都很熟的朋友),他问我今天有没有那个”,便转过头,捧起盟的脸,狂乱地亲吻。从额头一直到唇,撬开她的牙齿,吸出她的舌头。盟很配合,这是我们

一直玩的游戏,她已经很纯熟,也很清楚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突然有一种怅然,突然想起一双乳房,红红的乳头,圆润硕大,乳沟深陷……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但是我仍然想念、、、、、

一切又趋于平静。

( 能在和她处朋友的时候还想着和别人做呢!那时候我只想着不能玷污她,不能伤害她。这种思想一直包围着我,让我和雪在一起两年多从始至终未越雷池。

机会是不经意间到来的。学校宿舍每天10点关门,回晚者要登记姓名。有一阵学校突然管得特别严,对回晚者都要进行通报。一个并不特别的晚上,我们去逛一个并不特别的公园,忘记了时间,等到我们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我们紧赶慢赶,希望今天管门的老师心情好,晚关一点门。我们失望了,远远就望见宿舍门已经关了,时间是10:10。10分钟,我们在公园里多缠绵了10分钟,错过了回宿舍的时间,当时觉得非常后悔,非常沮丧。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真是幼稚,我应该庆幸我们能晚那么10分钟,因为这给我们制造了一次机会。

我们走在大街上,很失望,两个人都在想怎样和看门的老师说情。后来我们决定不就是通报嘛,无所谓,硬着头皮进去算了。于是我们又走到宿舍门口,看见看门老师正拿笔记晚归同学的名字,她拉着我就向后跑。到了僻静处,我问她跑什么,她说让老师看见我们一起晚归,不太好。路灯下我还能看见她的脸已经红了。我们茫然地走,不知道怎么办。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金鼎旅馆。我看了看旅馆,心头一震,脚步稍停,不料雪使劲拉我就走。我浑身生起无限羞愧,也低着头,就想找个地方钻进去。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我们在校园周围来回地走,也不知道走了几个来回。雪突然拉住我,我抬头看,还是金鼎旅馆。我感到脸热,告诉雪不要取笑我,雪却拉我,羞涩地说:“反正我们也回不去了,我们去旅馆吧。”我怀疑我是不是听错了,直到雪的话音再次响起,我才意识到这很真实。雪说:“这么晚,没人能看见我们,我们偷偷地进去,明天一早悄悄地出来。”我突然有一点遗憾,看来我不能与她露宿街头,错过一件浪漫的事,多可惜。

在这茫茫的夜色下,或许雪的选择是对的。我看了看她,问她要开几间房。她说开一间吧,她从来没有在外面住,一个人一间太危险。她还警告了我,告诉我不准欺负她。我本来倒没有要趁火打劫的意思,她的话反倒提醒了我。那种感觉转瞬即过,我保证不会动她一根毫毛,告诉她我就坐在她的身边,陪她一晚。

我告诉雪等我,一个人走到服务生面前,心里惴惴,踌躇怎么说。出乎我的意料,开房的程序非常简单“几个人?”“两个。”“几天?”“就一晚。”“200块钱,208。”于是就这么简单地拿到208的钥匙,根本没用拿什么身份证、结婚证。我松了一口气,招手和雪一起进了房间。

旅馆的灯光那样昏暗,我到处去找开关,心想一定会有明亮的灯。把所有开关都试过,才知道房间都是小灯。我抱怨,老板看我是新手,给我们开了一间破房间。她突然哈哈大笑,告诉我所有宾馆都没有大灯。我问她怎么知道的,她说以前和她父母出去住过好多次宾[ 馆,都是这样的。我有一丝羞愧,二十好几的人竟然不知道宾馆没有大灯,幸好灯光昏暗,她看不见我的表情。

房间里两张床,另我失望。我愣愣地坐在一张床上,她也坐在另一张床上不知道干什么。“你不洗个澡吗?”她问我。我终于找到事做,挺高兴的,走进洗手间冲了淋浴。没有带睡衣短裤什么的,只好又把裤子衣服都穿好,手拿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来。

然后是她进去。我听见水龙头打开,水哗哗地响。电影中的镜头猛然浮现,我想象水流从她的头向下流,流过脸,流过脖颈……我的那处突然蹦了起来,我狠狠地骂了它一句:“滚蛋,出来捣什么乱。”抓过电视遥控器,随便找了个台,想分一下心神。但我还是听见水流哗哗地响,还是禁不住想水流流过她的脸,她的唇,她的脖颈,她的胸……她还会戴着胸罩吗?她的胸会是什么样子?白的?红的?凭着我以前摸过的印象,我胡乱地刻画她酥胸的样子,突然水流停了,也打破我无限联想。我在心底无数次地骂自己流氓,却看见雪围着浴巾走出来,露出她的脖颈,依稀可以看见她的乳沟。

“你这么看我干什么?”雪突然问。我不觉一窘,随口问:“你怎么围着浴巾就出来?”

“怎么,不好吗?”

“不是,很好,很好看。”

“很好看你也不许看。”

“那我就不看。”我转过去看电视,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心却在扑腾扑腾地跳。

“我来拿双拖鞋,这就进去换衣服,不围浴巾了。”

我随口哦了一句,心说还是围浴( 巾的好。她换得很快,一会就走出来,长长的头发还在滴水。我非常想冲过去,抱住她,非常非常。我说我给你擦擦头发吧,她答应了。我拿起毛巾给她擦头发,边擦边闻她身上的香味,看她露出的每一部分。我的血液在加速,终于突破我的意识防线,我狂乱地拥吻了她。她似乎欲反抗,却慑于我的激情与勇气,很乖地容忍了我。而我,像所有的男人一样,有了一步,就有下一步,再下一步……

我终于零距离地接触到她的乳房,温软润滑,我把脸埋在乳沟里尽闻乳香……

我们没有走到最后一步。当我在漆黑的森林里欲找条出路的时候,她口中喃喃地叫着“不要”,虽然那一刻她一动不动,但我还是鸣金收了兵,我实在不想让她受到伤害,那是我心中最神圣、最不容侵犯的女孩,而且我也不曾忘了入门前不伤害(她的承诺。亲爱的读者,请不要为我遗憾,因为我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去了洗手间,放掉所有惹祸的虫子,回来拥雪入眠。

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看看表,已经上午10点。本来还想一早就回去,现在完了今天的课也只能逃了。“逃就逃吧,有什么大不了,就算是现在让我死了,我也不枉此生”,我胡乱地想。看了看旁边还未醒来的雪,我感到一切都像一个温柔的梦。直到后来很多年,我都觉得一切都在昨夜,算作“昨夜温柔”罢。

我看着雪的脸,不自禁亲下去。雪醒了,伸手来搂我。我又激情爆发,于是又是一步、一步、再一步……

依然没有完成最后一步。

亲爱的读者,请不要为我遗憾,因为我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我还是有收获的。白天的阳光让我看清了她的乳房。丰满圆滑,永远留在记忆。

窗外,一对白鸽跳跃着,时而互相依偎,显然是一对情侣。

“风,我们将来结婚时,你送我一对白鸽吧!”

“好”,我作出了我一辈子的承诺。

我拿着手机,往事的记忆已被老板的喊声打破。终于完成了交待的任务,不自禁又拿起手机。我打开信息,选择回复,打了两个字,又放下了。我不能对不起我的盟,过去就让它过去吧,尘封的往事,藏在心底的最深处吧,何必翻出来绞闹心神。冲了一杯咖啡,闭上眼睛休息。

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号码呢?她现在在哪?她要结婚了,老公是什么样子?

我充满好奇,又拿起手机。打开短信,选择回复,刚打了两个字,又觉不妥,放下了。忽然又觉得自己可笑,男人嘛,为什么不能坦荡一点,越是这样,越证明心里放不下。发个短信,何尝就是背叛。人家要结婚,我说声祝福总应该可以,这样方显我胸怀大度,不计前嫌。我在心里劝自己,也在为自己找借口。于是我又拿起手机,打了一行字:“恭喜你找到幸福,祝福你永远幸福。”仔细读了一遍,总觉得好傻。删删改改之间,手机突然一震,吓得我差点把手机扔到地上。我退出短信,来短信的竟是盟。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迅速升腾,我感觉脸热,幸好周围没人。我打开盟的短信,上面写着:“阿风,我今天很恶心,总有吐的感觉。莫非……”我心里蓦然震惊。不是吧,我从来很小心的,难道命运就那么喜欢开玩笑!不会的,一定是她睡眠不好引起的,我能力怎么会那么强,隔着东西呢!

于是痛苦地回忆有没有不小心的经历。若是照杜蕾斯的说明那样,好像有那么一两次,或是两三次操作不符合规范。忐忑地回了短信,告诉盟不会,不用担心。

短信又来,盟很生气:“不是你痛苦,你就说不用担心。臭男人!”我知道盟的脾气,永远是一触即发,也想象的出她现在瞪着眼睛的样子。我还是很喜欢那种样子的,虽带着一点威慑,避免不了装的成分,而且一哄就好。但是这次不一样,我真的有点担心。随即想:“即使是真的又怎么样,大不了结婚,也无所谓。”于是回了盟的短信,告诉她不用担心,又保证即使有事,我就娶她。盟果然感动了,回了个温柔的短信。

她还像以前一样美丽,只是多了几分憔悴。我打量她,忽然发现这不是雪。来人胸平平的,但是怎么会这么像?

(】< “不让我进来吗,亲爱的风?”

我终于承认这的的确确是雪,我冲过去与雪激情拥抱。

我把雪让到屋里,倾诉离别之情。

“是月找到了我。月没猜错你网上的密码果真就是我的生日。她在网上找到了我,

告诉我你的故事。”

我终于知道月问我们生日的用意。她用雪的生日敲开雪的门,又在我的生日里送给

我一份大礼。

然而,我却不想接受。

错过就是错过了,雪已经有了家庭,挽回的爱没有意义,何况我没有遗憾。

我刚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雪,却突然想起雪平平的胸,不禁朝那看了一眼。

雪意识到了,她告诉我她患了乳腺癌,切掉了。

我长叹,天妒红颜。心中生起无限同情和爱怜,眼泪含在眼里。

我问她是什么时候的事,她告诉我是02年的9月。

“02年的9月”,我沉吟着,忽然想起雪是在那一年10月结的婚。

“那就是你结婚的一个月了”,我说。

“应该是,但是不是,因为我根本没有结婚。”

我似乎想到了什么,没有多问,心头却有一个想法……

转眼就是2005年的春天。

DVD中放着“两只蝴蝶”。我随口哼哼:“亲爱的,来跳个舞,爱的春天不会有天

黑。”

忽听一个声音响起,像功夫里那个老板娘:“唱什么唱,来吃饭!”

我捂起耳朵,赶忙跑过去。

窗台上,一对白鸽咕咕叫个不停……

时忙时闲,时而又想起雪的短信,时而又担心盟,折腾了一下午。先前听说药店有卖试孕纸的,结果很准,我决定一试。好容易熬到了下班的时间,飞奔到药店,果然发现有那种东西,说明说有99%的准确率。品类还不少,价格却很贵。挑了一会,买了两个小的,怕不准,又买了一个大的。

车很堵。好容易到家,盟却还没有回来。我还奇怪,盟以前都是很早到家的,今天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她不舒服,不会出什么事吧?我赶紧掏出手机,欲打电话。手机显示了一条未看短信,是盟。我翻开看,上面写着:“风,我今晚不回家了,

朋友的男朋友出差了,我去陪他的女朋友。”我不禁想笑,“什么乱七八糟的,男朋友女朋友的。”大致意思看明白了,手里拿着药店买回来的东西,有些茫然。胡乱做了点饭,看了一会电视,没有盟不知道干什么。屋里有一点乱,我试着整理一下,还是没有盟的水平。看着那张床,我又突然想到了盟。她会不会真的怀孕呢?想着如果我们有了一个孩子,在这床上蹦蹦跳跳,也挺好玩的!想着想着,感觉很累,睡觉了。

盟一连几天都没有回家。我(编了一个借口,告诉她单位公差怎么可以带家属。她不吭声了,沉默有点生气。我哄她,逗她,她终于无所谓了。

我和雪都在为青岛之行做准备。那段日子,每天晚上盟都要。她好像感觉我就要远去,特别珍惜在一起的日子。而我或许总是有心事,不是很顶,每次草草收场。一个并不特别的日子,我与盟再次缠绵。我欲直奔主题,连盟的上衣都没有脱掉。盟显然不悦,我便补补前戏,隔着衣服抚摸。盟穿着薄薄的衣服,胸罩未解,我却突然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摸着,似乎又看到了一对圆滑、白皙的乳房。我抱着盟翻滚,狂乱……

那一夜,盟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而我,迷茫。

现代化的交通工具给了人们太大的方便,没有多少时间,载着我和雪的飞机已经到了青岛。我帮雪推着行李,走出机场大厅,看到城市灯火点点。找个出租车,告诉司机去金鼎旅馆,司机告诉我们旅馆去年关了,原因是管理不严,收留附近学生开房。我和雪都很失望,尤其是雪,竟然眼中泪光晶莹。我心想女孩子的心思总是那么脆弱,金鼎关了她竟然要哭。我告诉司机找一个离学校近的旅馆,司机开车,我们慢慢地进入了市区。

青岛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变化。怡人的风,满眼的绿,真是比北京好得多。很快,我们到了,司机问我们不知这个可否?我们抬头看了看,觉得不错。

走到吧台,订房。小姐很自然地给我们开了一个房间,我回头看了看雪,雪摇了一下头。我便又回头告诉小姐,给我们开两个房间。小姐似乎很诧异,瞅了我们两眼,没说什么,开了两间房。

所有的宾馆都没什么分别,灯光昏暗,另人欲睡。坐飞机还是很累,我想洗洗就睡了,忽然想起还没有吃晚饭。我拿起手机想拨雪的号,却看见了盟的短信:“风,

你到青岛了吗?(终于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拥吻过后的感觉是多样的,欲进一步,欲控热情,很复杂。我想她也和我一样。我们望了一会,忽然想到我们还没吃饭。

找到饭馆吃了饭,然后便回了旅店。旅店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总是让人有种邪望。

亲爱的读者,再次让你们失望,那天晚上我们什么都没发生。我太累了,不久就睡着了。

不过请不要为我遗憾,我们的故事还没结束。

我走过每一个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我想象她会突然有一天和我相遇。忽然又想起她说她最喜欢的地方是海滩,将来如果她失恋了,她就去海滩坐一夜又一夜。我突然看到了希望,狂奔海滩。

我又失望了,青岛到处都是海滩。雪,到底哪里曾有你的足迹……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相信雪不会再回来。我又看了她的信,我发誓要刻苦努力,出人头地。

我还在回忆,忽听月对我说:“风,我终于知道了你的故事,其实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我一直以为你喜欢我。送我诗以后,我一直等你来找我……风,我不会再做梦,请原谅我的无知。”

“月儿妹妹,你没有错,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妹妹。”

“哥哥,你的生日是多少?雪姐姐的生日是多少?我想查查你们都是什么星座。”

我把我们的生日告诉了月,心想雪毕竟是新时代的孩子,相信星座这种东西。月去换了衣服,把衣服还给我。坐了一会,我与月告了别。

回到自己的家,回想今天发生的事。一切都像一个梦,但却那么真实。我又想起我给月讲的故事,又想起雪。

我有点恨薇,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事【】情的真相,却那么晚告诉我。但是这又怎么能怪她呢,她也只是尽了一份朋友的忠诚。

我终于知道在青岛的时候,为什么雪会对金鼎的消失那么伤心,对学校取消大门那么耿耿于怀。

雪,你现在好吗?

04年,春天。

因为非典,03年的春天不堪回首。

04年的春天还是美丽的。

我买了两盆花,放到自己的房间,每天细心照料。又是一个温馨的晚上,突然有人敲门。

我开了门,是月。

月已经调到生产部当主管,我们好久都没有见面。她依旧像从前一样漂亮。

“哥哥,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月儿问。

我指了指我买的花,告诉她我养花。她突然哈哈大笑,笑我竟然有如此闲情雅致。

“有没有想雪姐姐?”月儿突然问。

“不想了,她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我为她高兴。”

“要是她并不幸福呢?”

“怎么会?”被月一问,我突然对雪有点担心,但又想雪好不好,月怎么会知道。

“哥哥,今天是你的生日呀,你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我不禁一笑,我竟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等着月给我礼物,却看月风也似地跑了。

敲门声再次响起,我想月这丫头搞什么鬼,去开了门。

我震惊了,门口站立的不是月。

是雪。

第二天上班,我依旧像往常一样忙碌。休息的时候,我把诗给月看了,月竟看了几眼放那了,郁闷得真是后悔给她,一个不懂诗的女孩。

班上工作愈发忙起来。月已经不再是新同志了,有了自己的业务,调到另外的办公室,我也从老师的岗位下岗了。或许是因为彼此的忙碌,我和月这段时间的联系不算频繁。

每天下班我喜欢拿本《红楼梦》来读,或者写写字,日子过得倒有些悠闲。我很高兴我好像渐渐摆脱了感情的阴影,心情逐渐好起来。

8月的一天,我依旧像以往一样写字,手机忽震。我接起来,是薇。寒暄过后,薇终于切入正题:

“风,你真有两下子,把雪弄到手就雪藏起来,连电话号码都让她换掉,生怕她跑了跟了别人是吗?”

我心一愣,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没有影子的事情。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雪藏她了,她不是结婚了吗?”

“结婚了?这么快,怎么不告诉我们啊,太不够朋友了。不过祝福你们,有情人终成( 眷属啊。”

“姐姐,雪结婚又不是跟我,你是来故意气我是吗!”

“什么,雪结婚不是跟你?你们后来又分了?”

“我们压根就没有再好过,怎么又分?”

“上次你们去青岛不是已经和好了吗?我和新还祝福你们两个呢!”

我努力地回忆那次青岛之行,回忆我们一起喝酒,时间太长,我竟然忘了大概。

薇又努力地提醒,我也努力地想,终于明白那晚我们言谈默契,实际上却各怀心事。薇又滔滔不绝给我讲了很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渐渐压抑了对雪的思念。薇的出现,像一个炸弹,炸开我心底的水坝,思念如洪水狂涌而出,滔滔泛滥。我又想起那一双美丽的乳房……

我想见雪,但是我知道相见不如怀念,我不能再去打扰她平静的生活。

月给我打了电话,希望见我。电话中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却不肯说为什么,坚持见面再说。

见了面,我问月:“月,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没有,只是有点累。”

“好妹妹,有什么事就说出来,该不会是咱们小李哥又惹你生气了吧!”

小李哥是我们班上新从别的单位跳过来的一位电脑高手,人长得很帅,对月有那么一点意思。有事没事的时候,我总是拿他和月开涮。每当那个时候,月就会追过来给我一( 拳头。

我本想再用老办法逗月开心,不料今天月却反常,抬起头望着我,眼光中带着严肃,慢慢地对我说:“你能不能不再开我和那个傻子的玩笑!”

我突然一愣,该不知如何是好。不晓得她今天怎么把那个小李叫成傻子。似乎又想笑情窦初开的小妹妹,看起来真是小李子惹她生气了。唉,女儿家的事,真实难以琢磨!

我赶忙妹妹长妹妹短哄一哄,不料月眼中含着泪花,瞅了我一眼:“风……”

我有点手足无措,记忆中她第一次这样叫我……

我很不自然地等着下文,可是月却只呆呆地看着我,不说话。

我似乎真的明白了什么,一丝愧疚感涌上心头。

另多少人羡慕的感情,对我却是那么大的压力和痛苦。

“月,好妹妹,你有什么事你就说,我是你的好哥哥啊,永远都是。”我故意装作不懂,故意把哥哥说成永远。

她低头不语,我默默站立。

忽然见月抬起头,对我说:“哥哥,明天我过生日,你能不能陪我一起?”

我忽然有种释放的感觉,她叫我哥哥,我的小妹妹叫我一声哥哥!

就那一声哥哥,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月!

我说我们去我家,月说不好,坚持去她的宿舍。我从来都没有去过月的家,因为月是和别人一起合租的房子。我们买了好多东西,到她宿舍的时候正是晚上七点钟。

我们打开蛋糕,插上蜡烛,准备好红酒。

月去关了灯,想点蜡烛。我说等等,拿出包里的收音机,调了台。快到7:30的时候,我告诉月点燃蜡烛。蜡烛砰的一声四散开来,伴随“祝你生日快乐”的音乐。忽听电台里播音员甜润的声音:“亲爱的月儿,你在吗?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的风儿大哥为你点了一首你最爱听的《猪之歌》!月儿,你高兴吗,去谢谢你的风儿哥哥吧!看你们的名字多么可爱,风儿月儿……”

我突然觉得有一点怪异,想起《红楼梦》里的两句诗“厚天高地,堪叹古今情不尽;痴难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

月儿却很高兴,竟有些手舞足蹈。《猪之歌》结束了,我关了收音机。月闭上眼睛,许了心愿,然后一口气吹灭蜡烛。

我们吃蛋糕,喝红酒,温馨浪漫……

时间过得很快,已是九点钟。月儿忽然说她很累,想去洗洗脸。我不置可否,月已经走进洗手间,我听见水龙头哗哗地响。

我无所事事,随便走走。走进月的卧室,真是小女儿家的房间,明星画贴满墙壁,被褥花花绿绿,床上放着绒毛狗、玩具熊。我的眼睛四处打量,一张熟悉的写满字的纸映入眼帘,是我写给她的诗,贴在她的床头。我的心突然一阵疼,忽听脚步声响起。回头看时,月正向我走来。

月头发滴着水,披着浴巾,看到我停住了。我奇怪她为何说去洗脸却是去洗澡,又想到我现在在人家的卧室,有点不好意思。

月直直地望着我,眼光充满温柔,脸上飞上一团红晕,看起来那么可(爱。我想移开我的视线,却有些不舍,就这样默默看着她,忽见她手一松,浴巾脱落……

我的眼光禁不住往下移动,看见了一双坚挺、红润的乳房。

一个无时无刻不再眷恋着雪的乳房的男人,一个在盟身上体验无数次幸福的男人,慢慢向前走去,解开自己衬衫的第一个扣子,向前走,再解第二个

一个无时无刻不再眷恋着雪的乳房的男人,一个在盟身上体验无数次幸福的男人,不可能再去接纳新的女人。我把我的衬衫披到月的身上,告诉月房间开着空调,多冷,别冻着了。月的眼泪顺着眼角在流,轻轻啜泣,忽然一字一句对我说:

“风,你为什么不肯接纳我?盟嫂嫂已经走了那么久,你为什么不肯忘记她?我之所以赶走了我的室友,选择在我家过生日,就是想让你离开那个房子,忘记过去!

”我看着月楚楚可怜的样子,对月儿说:“月儿,你不只有一个盟嫂嫂,还有一个雪姐姐。月儿,来听我给你讲个故事。”我牵着月的手,把她领到沙发上坐下,扯过什么东西盖住她的腿,然后缓缓道来:

“一个家贫如洗的男生与一个家缠万贯的女生谈了恋爱。一个温柔的夜晚,两个人错过了回校的时间,无奈住了旅馆。不巧那天晚上女生宿舍查宿,家缠万贯的女生被记录在案。学校领导与女生的父亲关系密切,本欲不予追究,但出于对其女儿负责的想法,告诉了女孩的父亲,并委婉提示可能是女生有了男朋友。已经两度新郎的父亲找到女生,逼问女儿是不是交了男朋友。女儿略带羞涩,但却勇敢地承认了。父亲便问男生的家庭背景,女儿告诉父亲男生来自农村,家里很穷,但是学习成绩非常出色。

父亲非常生气,说女儿给她丢了脸,又突然沉吟一句:‘这小子是不想在学校待了!’女儿心中一凛。她明白父亲这句话的含义,也知道在这金钱万能的年代,父亲的话就是圣旨。

女儿曾是父亲的宝,但自从他弃了旧情,新欢生了儿子,一切悄悄改变。

女儿恨父亲亲手毁了她原本幸福的家庭,暗下决心:除了向父亲借上学的钱,她不会再求父亲做任何事,等到她自立后再把钱还给父亲,然后远走高飞。

女儿也恨母亲不负责任,竟一气之下跟老外去了德国。恨屋及乌,她对外国充满愤恨,发誓此生绝不出国。

然而,为了她心爱的男生,这一切都没有实现。她哭着说不是男生的错,哀求父亲不要为难那个男生。他是家里的希望,村里的希望,贫穷的家庭供出一个大学生多不容易!

女儿的眼泪像泉水一样流。父亲似乎最终被感动,决定不再和男生为难,但是要女

儿答应他一个条件:立即去国外留学,断绝与男生的一切来往。

女儿在泪水中答应了父亲的条件,给男孩留了一封短信,匆匆而去……”

我把薇讲给我的故事向月转述一遍。月静静地听着,沉默着。

而我,早已回到那段痛不欲生的日子……

从金鼎回来以后(【随机),就听说前晚女生宿舍查了寝。大家风言风语地谈论昨日何人未归,中间有雪。我有一点担心,害怕雪会有事,但却苦于无力相帮,又自责是自己连累了雪,心里充满愧疚。

第二天,学校的处分名单贴了出来,警告了一批女生,开除一男一女。看完所有名单,心终于放到肚里,上面没有雪和我的名字。想到这么多人受了处分,真是后怕,如果有人知道我和雪也去开房……

很想去找雪庆祝逃此大难,可是雪却不见了。我有一点担心,不知道雪去了哪里。正寻找间,薇走过来给我一封信。

是雪写给我的,很短:

风:

妈妈来信说她病了,我没有心情上学。和爸爸商量过,我打算退学去陪妈妈。

风,我爱你,但是我也爱我的妈妈。你能原谅我吗?

你那么优秀,将来一定是个人才,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

风,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那封信就像晴天里霹雳,我忽然头脑一片空白,泪水不知不觉狂奔而出。那是我告别孩子后第一次流泪。薇被我吓坏了,扶住我问我没事吧,我忽然觉得好无助,眼泪像决堤的洪水……

我不相信我会失去雪,我总相信雪有一天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是和我开了一个玩笑。对,她以前也和我开过玩笑的,有一次愚人节她说她要嫁给一个乞丐……

一连三天,雪每天都有事,原来她此行是办很多正事,我倒成了她的秘书,每天为她提包,准备纸笔。多少有些怨恨,不过倒也乐此不疲,和雪一起成双入对,总是泛起羞涩、美妙的感觉。上班以后基本干的就是【秘书的活,对付雪简直小菜一碟。雪多次表扬我效率高,考虑周到,告诉我将来她做了老板,一定雇我做秘书。我说没问题,工资不用太高,年薪20万就OK。

话说第三天的晚上,雪说很感激我的帮助,要请我去青岛最好的饭店吃饭。我一点没有假惺惺,当时立应。雪突然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我:“别高兴的太早,约几个老同学,你不会介意吧!”

“我介意”,我表情一脸毅然。不想她根本不理我,叫来出租车,正襟危坐。我好无奈,心中不是滋味。然而雪的话竟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我坐进去,突然想起自己的脸一定不好看,太有失我的风度,于是告诉自己不要太自私,见见老同学也是很好的,多年未见,大家一聚,一定热闹非凡。问问雪,和哪几个同学吃饭,雪笑而不答。我也不再问,心想到时候答案自明。

不多时,我们已经到了。走进包间,原来同学还都没来。我们两个坐下来,拿了菜单随便翻翻。

等待是一种痛苦的事情。我看到雪也有生气的样子,拿起手机打电话,问他们怎么还不到。依稀听好像是在路上,正堵车,个把分钟就到。我微笑对雪说:

“到底都是谁啊,让你这么着急?一定有帅哥吧!”

雪烦躁的心情略有解脱,但还是不回答我的问题。正无聊间,两个走进来。谜底终于揭晓,根本没有男生,是雪两个要好的女同学——薇和新。

“风雪终于走到一起啦!好不容易啊!”薇是我们班有名的大嗓门,进门就喊。

“今天是要大摆宴席,招告天下吧!”新也不示弱,声音很大。

“什么和什么啊,我和风什么都没有,来青岛办点事情,感觉路过两位府第而不见,怕两位日后说道。”雪说。

我偷偷瞥了雪,看到眼角泛红,说不出的羞涩与美丽。

薇和新不依不饶,继续调侃,眼见雪的脸越来越红,我本想帮雪,却被一种甜蜜冲昏了头脑,渴望着甜蜜不要溜走。

看着雪娇羞的样子,我想起我们的第一次牵手,想起我第一次把手搭到她的肩膀,

想起我第一次送给她一只狗熊……

“先吃饭吧,别闹了!”雪求饶了。或许她知道无论她怎么说,事情是越描越黑,

反倒不如暂且放下,边吃饭再作解释。

先干了两杯。没想薇和新酒量那么大,丝毫不惧,两杯都是一口就干。两杯下肚,

大家的话题忽然广泛起来,天南海北,无所不谈。三个女人一台戏,我成了地道的听众,听她们谈我们的同学,说这个分手了,那个结婚了,还有那个有了孩子,或者是李找了个大款,王嫁了个高官之类。

又喝了一通。三个人又问分开这段时间的情况,一致都说很好。我终于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好朋友,就像她们这种,完完全全把我抛到一边,忽视了我的存在。

我似乎有一种落寞,想找回一点什么。于是我举起杯子,慢慢说道:“来吧,班长敬你们三个一杯。”

“你还是什么狗屁班长,毕业了大家都一样,别以班长自居了!”

“你当班长那会,带头逃课,我们班风日下,这杯酒你应该自罚!”

“班长啊,你以权谋私,要不是你当班长,怎么能俘获我们校花的芳心?自罚!”

我没想到我的出场是这样的结局,有种尴尬,也觉得好玩,脖子一仰,酒干了原来酒是可以平众怒的,薇和新的嘲讽明显少了。

虽说受到嘲讽,但是我多少达到了我的目的,焦点终于转到我的身上。大家又说了很多学校的故事,把我一些老底全都挖出来,我又不得不喝了几杯。

叙旧的感觉很不错,也很伤感,大家一杯一杯的似乎都有点多。话题更是山高路远。忽听薇慢慢说道:“风,你要珍惜你来之不易的感情,珍惜女孩为你付出的一切!”

我忽然一凛,有种被揭穿的感觉。是啊,我背这盟与初恋情人出来,盟可是什么都给了我。酒后无心,我不知道薇为什么知道我【(的故事,说中我的心事。

却听新也说道:“雪,你曾经忍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今天终于有了回报,我祝福你。”

我有一丝凄凉,知道新是在说雪要结婚的事,却不知道雪究竟受了怎样的苦,心想回去一定要问。举起酒杯,说声也带我一个,一起敬了雪,算是祝福。

雪什么也没有说,眼神很怪,更有点超脱的感觉,仿佛只有她一个人是清醒的,我们都喝醉了。却见她忽然拿来一整瓶啤酒,与我们碰了一下,咕咚咕咚干掉了。

不知道又喝了多少酒,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散的,还好,没忘住哪。从出租车下来,我突然有了男人的气概,告诉雪我来扶你。也不知道是我搀扶她,还是她搀扶我,我们两个摇摇晃晃走到她的房间。

我给雪倒了一杯水,叫雪漱漱口。特别想(经典散文诗)找一支烟,可惜没有,我平时不吸烟。两个人坐着,我看着雪。她也正在看我。我突然有好多话要问她。我问雪,这些年你是不是受了很多苦?雪一笑:“没有”。我不相信,接着问。雪迟疑一会,突然拉住我的手:“风,这么多年你想我了吗?”

男人最不喜欢听女人问自己问题,比如是想不想,爱不爱之类的话,尤其不喜欢回答。但是那一刻,我无法抗拒。多少次,我想告诉雪我想她,一直无法开口。现在她问了我,又抓住我的手,我不禁脱口而出:“我想你,雪!”

我似乎察觉到我的眼泪涌满眼睛,可就当要流出的那一刻,我已经看到雪的眼泪已经掉了,晶莹剔透,真想捡一颗放到自己的嘴里,一定清爽香甜。于是我靠过去,贴向她的脸,吻干了她的泪水。不甜,不清爽,很苦。

雪不流泪了,我们又相视而笑,然后又一脸无奈(。我们突然不约而同的说:“真希望这一刻变成永恒。”

再也控制不住,我吻了雪。轻轻的,温柔的,慢慢的,亲吻她每一个地方。我们拥抱着,感觉明天就要失去彼此,不希望美好那么快就走……

天亮了,本来不想起床,但是却憋的难受。去了一次洗手间,感觉我的头很痛,还有点晕晕的。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想昨天都做了什么。我突然想到昨天我去了雪 (】 的房间。四下打量,这果真不是自己的房间。雪哪去了,怎么看不见雪?我有一丝慌乱,但转念想,雪一定又去办事了,看我睡得太香,没叫我这个秘书。我找来水喝了一点,又迷迷糊糊想昨天的事情。想了半天,再加整理,好像有了一点轮廓。我知道我又摸到、并且看到、而且还亲过那双圆润、嫩滑的乳房。但是我的愿望实现了吗?好像是实现了。不,好像没有实现,似乎是在最后的一刻出了一点问题。我又努力的想,好像当我们都呈现原始人状态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我似乎又听见雪说“不要”,我放弃了。雪问我,为什么不。我说:“你是一个圣洁的女孩,我没有权力侵犯你。从爱上你的那一刻,我就发誓今生不会伤害你。留着吧,留给你的老公。我不会遗憾,因为我已经拥有过你,因为你的心曾经属于我。”

雪没有说什么。我们拥在一起。

那一夜,她是属于我的。

若干年后,回忆起来,我还是不清楚我的愿望实现了没有。

雪没有回来,她给我发了一个短信,告诉我她有急事飞了深圳,让我自己回北京。

我搞不懂这个女孩,竟然不辞而别。

这一别,是真正的离别。

离开北京四天后,我回到了这个熟悉但却陌生的城市。

我已经早早告诉了盟。

回到家,盟准备了丰盛的饭菜,还准备了一瓶酒。我突然很怕,告诉盟出差期间已经和朋友喝了很多,就不喝了。盟突然一笑:“看来你真的不是去泡女人,又找那些狐朋狗友了吧!”

“是啊,不喝不行,都是一帮酒鬼!”我很佩服我自己说谎的本事,竟然那样附和盟,本来的担心都在盟的提示下轻松解决了。我真的感谢盟,那么相信我,还为我准备了饭菜。我抱了抱她,又亲了亲。

“你想我了吗?”盟问。

找来纸笔,赋诗一首:

清凉谷客

豪情在,虚谷映胸怀,

烦愁离,清水照心扉。

花草羞,何来君六位,

青山乐,抱得美人陪。

感山高,路转峰又现,

叹力短,峰回路更难。

羡水连,欲断忽又见,

慕天远,山高色】 (更蓝。

清风轻,轻声和水管,

夏草柔,柔语寄瀑弦。

飞机忙,忙画青天线,

相机累,累接景不完。

君子贫,贫把女儿品,

女儿笑,笑把蓝天傲。

蓝天怨,怨把众人诉,

众人闹,闹把青山摇。

山路长,路在力早衰。

午后短,早时把家回。

流水追,心盼我多留,

夕阳愁,怎知我欲归?

清若镜,不照影自现,

凉如酒,不饮人自醉。

谷似人,不待客自斟,

客是情,不语意满杯。

写完诗,又读了几遍,还真是一首好诗。又有一种失落,可惜这诗盟已经看不到了。我想扯碎了扔掉,有些不舍,随手放到提包里,心想明天上班给月看看吧!


上一篇:从A罩杯到C罩杯 下一篇:你好 我就好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07-15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怀念乳房|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