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的腿也只是炮架|老师太大了坐不下


“十天半月?你是没事,我连工作都没有的啊!”我一听他说待个十天半月,立马就急了。

这里虽然女人多,可他孙海是有钱人,我不一样,我大学毕业就失业,再不抓点紧,媳妇儿都娶不上了!

“你有没有点出息,咱俩不是说好了,我给你钱么?再说了,你去找个破工作一天能挣几个钱?还不如咱俩混呢!”孙海一边说,一边真就掏出了一沓钱,狠狠的塞进了我手里。

我握着这一沓钱,虽然明知不合适,但不知为何却心安理得,也就不多想了,跟着他按照来时的路返回。

“行了,咱们走吧。”孙海看我拿着钱发楞,随即走到了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暗暗排腹有钱真他娘是爷!随即也就不再迟疑,跟着他往外走。

就在我俩走出院子的时候,孙海竟然蹦出一句让我满脸涨红的话:“说实话,我是真没想到你小子那玩意儿不行,真给我丢人,幸亏我及时住嘴把你带了出来,不然还不知道豪哥心里咋笑话你呢!”

“你滚,我那玩意儿好用着呢!”突然被孙海一说,我下意识的回答。

“兄弟,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咋了?咱俩这么多年兄弟,你骗不了我!”孙海此时竟面色一正,对我问道。

我见孙海都这么问了,一咬牙回答:“实话跟你说了吧,是这么回事”

文学

当我把整件事说完,孙海看我的目光异样起来,让我浑身不舒服,只听他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对我说道:“你真够奇葩的啊,那样一个大美女,你都没反应!竟然回来了自己用手解决?”

“你问我,我是问谁去?你以为我不生气?当时在单间里,我不说也是因为怕豪哥笑话。”我回答。

孙海强忍着大笑,安慰我今天晚上再试一试,到时候把那个阿美给征服。

我没有回答,但是对孙海的话十分认同,暗想着今天晚上一定要再去找阿美,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山路难行,我和孙海朝着放车的位置走去。

路上,我总感觉背后有双眼睛在盯着我们,可我回头看了七八次,就是没有看到有人跟踪,我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孙海,我总觉得有人跟着咱俩,你呢?”

“我看你是那玩意儿不行,带给你的打击太大出幻觉了吧?还有人跟着咱俩?这天还没亮,谁会现在出来呢?”

我听到孙海说的话,感觉确实是自己想多了,这四面环山,除了我们连个鬼影都没,又怎么会有人跟着我俩这跟神经病一样的人呢?

又走了一会儿,我们终于来到了孙海停放越野车的地方,但是让我们无语的是,他的越野车被人轱辘都给扎坏了!

“哪个孙子干的缺德事?!”我不敢相信的大叫道。

“行了,之前咱们来的路上,碎石,尖瓦片多的是,可能是我开的时候没注意,扎破了吧。”孙海倒是一点都不在意。

“问题是,咱俩咋回去啊!”我使劲踹了一脚车轱辘。

“回去?简单,我给我公司的员工打个电话,他们直接派车来接我了。行了,跟我一块搬东西,搬完赶紧回去,我还要睡觉呢,累得慌。”孙海打了个哈欠,拍了拍手。

我心想也许自己真的是这几天没休息好,总是不在状态,胡思乱想的,索性不再多想,跟他一起搬东西。

我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历经了千辛万苦,可算是回到了女人村附近的小院子里。

天色已经大亮,我们回来后就发现阿豪,和一直不怎么出现的张立昌俩人正在房顶。

“豪哥,你们不休息干嘛呢?”我问道。

“你们回来啦,快上来看啊,女人村真热闹!”阿豪看到了我俩,随即对我们挥了挥手。

“热闹?”孙海一听,二话不说,就爬上了房顶,我也紧跟其后。

等我俩上来以后,我放眼望去。

看到,整个村子里女人应该是都出来了,他们穿着特殊的衣服,做着一些我根本看不懂的动作,我猜应该是什么仪式吧。

毕竟这些古老的村子有些特殊的习俗很正常。

“这是你俩的!”就在这时,阿豪从包里拿出两个卖相很好的望远镜递给我和孙海。

“还是豪哥想的周到啊,望远镜都带这么多,小弟佩服啊!”孙海接过望远镜,脸色洋溢着窃喜。

我接过望远镜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赶紧朝着村子望了过去,我看到这些女人们手里都拿着东西,她们的动作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给我一种不正常的感觉。

也不知道我是咋了,就对孙海说道:“跟我去村子里!”

“你发什么疯,你没看到村子里正在举行重要的仪式么?”孙海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哎呀,跟我走就是了,我就是想看看这些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就这样,我和孙海俩人来到了村口。

就在我们要继续往里面走的时候,出现了几个村子里的美女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其中一个竟然是昨晚的阿美。

我看到阿美之后,心中尴尬,低着头,想要往回走了,可当我看到她们几个女人中为首的美女时,就又不想走了。

这个美女看上去比阿美等人都大几岁,但她的容貌和身材都是上上之选,她的气质也在其他女人之上。

“嘿呀,大美女啊,我说你们干嘛拦着我们啊!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来看看你们村子里搞什么重要活动,纯属好奇,纯属好奇。”孙海脸上堆着笑,对这几个女人们说道。

就在这时,阿豪和张立昌两人也跟了过来。

“孙海老弟,你俩咋不往里走了?”阿豪走到我们身边对孙海问道。

“这个女人,极品啊!”阿豪也看到了为首那个年长几岁的女人,忍不住脱口赞叹道。

“四位,我们村子正在举行圣女仪式,外人不可以参加,你们要是坏了规矩,我们就会把你们赶出村子。”为首的这个女人一边说,一边竟拿出了一把长剑!

这要是不知道的人看到,还以为正在拍摄武侠片呢,都什么年代了还拿出一把锋利的长剑……

不过说实话,这女人持剑还真是人间尤物,让我实在有点受不了!

“别啊,几位美女怎么还拿出剑了呢,不过就算你们有武器,凭你们几个女人,也挡不住我们,更赶不走我们,还是让我进去看看……”

阿豪话都没说完呢,那个年长的漂亮女人,就一剑砍在了一旁的巨石上面,只听金属声发出,那块巨石,竟一分为二了!

“我……”阿豪看到地上的碎石,满脸的懵逼,早已忘了他刚才要说的话。

“你们走吧,我们村子白天不欢迎你们,晚上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你们坏了规矩,哼!”年长的女人冷哼一声,带着阿美等几女离开了这里。

等她们离开后,我们四个也就不过多逗留,而我则是朝村子里望了一眼,这才发现,村子里的女人们正围着一个女人,应该就是她们口中的圣女了。

最重要的是,我还看到了一排排密封的大缸,跟我之前在阿美院子里见到的一模一样,难道说这些大缸还有其他作用?

等我们回到居住的小院子后,我对阿豪问道:“豪哥,我看到村子里有一排排的大缸,而且她们的活动也是神秘的很,你知道怎么回事不?”

“应该是用来研制某些东西的吧,你别瞎操心,管他装的是啥呢,就算里面装的都是死人跟咱们也没关系啊,孙海你说是不是?”阿豪白了我一眼。

“没错,豪哥说得对!”孙海随口附和道。

“你们觉得刚才那一剑切巨石的妞儿咋样?虽然年纪是大了点。”阿豪对我们问道。

“不怕死你就去,我们不拦着你。”一直没有存在感的张立昌,破天荒的当着我们面回了阿豪一句。

“张哥,难道你熟悉那狠妞儿?”我听到张立昌说话,下意识问了一句。

“不认识,你们聊吧,我回去睡觉了,而且我再待一两天就离开了。”张立昌听到我这么问,面色有些慌张,摆了摆手离开了。

离开?

我听到这俩字眉头紧皱,这个村子有多好,是个男人都不愿离开。

虽然我不了解张立昌,但我也是个男人啊!这种地方是个男人都不想离开,这张立昌又为什么要离开呢?

当然,我并没有过多去想,也许张立昌真的是累了也说不定。

“张诚,你愣着干啥呢。喝酒去!”孙海看我站在原地发愣,随即朝我摆了摆手,让我去屋顶喝酒。

就这样,我、孙海和阿豪,我们三在屋顶喝着酒,上句不接下句的聊着。

喝了没多一会儿,我就晕乎乎的下去睡觉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

我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孙海和阿豪两人聊天呢,随即孙海察觉到我醒来,对我打趣道:“你小子可算醒了,真能睡,跟猪似的。”

“行了,咱们行动吧!我还是去找我的春花。”阿豪再次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豪哥,等会儿我啊,我也去!”(益智故事)孙海一看阿豪往外走,给了我一个快点起床“作战”的眼神后,紧跟着离开。


上一篇:娇弱 强迫 趴着 贯穿 闪婚|把衣服抖动几下 下一篇:粗大黑紫带出白沫|猛烈撞击灌满白浊np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7-14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在长的腿也只是炮架|老师太大了坐不下|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