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弱 强迫 趴着 贯穿 闪婚|把衣服抖动几下


陈宏笑着点燃了一根烟,看了看手表,慢悠悠的说道:“野狗的事情还没交代清楚,我看三五天之内能放你出去已经很不错了。”

“三五天!”张华一听,忍不住骂道:“麻痹,你倒是说我到底犯什么罪了?”

陈宏脸色微微变了下,然后抽了一口烟朝着张华脸上吐了一口气,将烟灰弹在张华的头上,语气十分冰冷的威胁道:“老实点,这里是我的地盘,不听话你会死的很难看。”

“作为一名替人民服务的警察,你不要徇私枉法,滥用职权,诬陷好人。”张华义正言辞的大喝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心里越来越近,如果晚上八点不能赶去秋花的别墅,那么之前(姐弟乱性)的一切就白做了,还会将秋氏姐妹彻底得罪。

陈宏脸笑皮不笑的看了眼张华,随后再次伸出手腕,擦了擦手上戴着的金表,不紧不慢的说道:“这表才戴了几个月就坏了,什么时候换支表呢。”

自己心如火急,对方却不紧不慢,张华的心里很不爽,但是现在他也无可奈何。想来想去,只有先打电话给苏月,希望苏月来救自己出去,但是他根本不知道苏月的电话,所以要想联系苏月就只能靠周琳了。

“陈所长,你不放我出去可以,但至少也让我打个电话吧。”

文学

“不行!”陈宏直接否决道:“上面有规定,在罪犯没有交代作案经过之前,不得与外界有任何联系。”

“你妈,你到底想怎么样?”张华暴怒,手上青筋毕露,咬着牙齿,双眼喷射着怒火。

“给我坐下!”陈宏毫不在意,冷不防一脚朝着张华踢了过来,威胁道:“自从我坐上这个位置以来,还从没见过你这么不上道的,老实点。”

由于双手被铐住,又被反绑在椅子上,张华根本没法动弹,只能任凭陈宏在他身上踢了一脚。他咬咬牙,强压住内心的怒火,道:“这笔账,我会记住的。”

“呵呵。”陈宏毫不在意,他之所以能在这个年纪坐上城南派出所所长的位置并不是因为其能力有多强,完全是上面有人,所以只要他不闯下什么滔天大祸,就算弄死两个人也没什么大不了,面对张华的威胁,他只当做是一个年轻小伙子的狂妄之言罢了。

笑了笑,陈宏一把揪住张华的衣领,冷冷的说道:“我告诉你,进了这门,不留下点什么,永远别想出去。”

“放开你的脏手!”张华异常冷静的说了一声,但声音却冰冷无比,从来没有人抓着他的衣襟如此跟他说话,就算是老头子被惹毛了,也只是拳打脚踢罢了。

“哟”陈宏不屑的嘲讽道:“你算什么东西,我不放开,你又想怎么样?”

张华没有在回答,现在这种情况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说什么也是徒劳无力,只不过是个笑话罢了,因此他只能等,希望周琳能先出去通知苏月来解救他。

同时陈宏吩咐了几个手下好好招待张华后,也没有多做停留,便匆匆而去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天已经黑了,距离晚上八点已经不到两个小时了。

幸福女子会所中,女经理苏月正站在门口东张西望,望着来往的车辆,她美丽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一身职业套装,有种说不出来的诱.惑。

“这都六点多了,小华上哪去了?”苏月焦急掏出手机看了看,望着街边来往的出租车上下来不少人,但就是不见张华的影子。

终于,在苏月左顾右盼之下,一辆出租车飞速的直奔幸福女子会所大门而来,车还没挺稳,周琳就急匆匆的跑了下来。

“经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周琳穿着高跟,一瘸一拐的朝着门口站着的苏月跑来。

苏月愣了下,本还想批评下周琳的,但见周琳这么着急,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走上去,问道:“小琳,怎么了?一整天不见人,现在又这么着急。”

周琳双眼通红,脸色还有些泪痕,语气有些哽咽的说道:“苏经理不好了,小华跟野狗被警察抓了,现在还在城南派出所里面关着。”

一说完,周琳便大哭了起来,她一个女孩子从来没遇见过这种事情,虽然自己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了陈宏,平安出来,但自己男友与张华还在里面。

“小华犯什么事了?还有,野狗是谁。”苏月感觉有些难以置信,虽然张华是吊儿郎当了点,但才刚来几天也不至于惹到警察啊。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经理,您快去救小华他们吧,求您了。”周琳眼睛一红便哭了起来。

苏月摇摇头,安慰着周琳,说道:“好了,别哭,我去派出所看看。”

当苏月急匆匆的赶到城南派出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距离八点不到一个小时了,派出所的干警也都下班了,只剩下一些值班的警察。

由于幸福女子会所在西山市也算是有实力有名气,因此与当地政府机构之间也有着许多潜在的联系,因此对于城南派出所的所长陈宏,苏月还是十分熟悉的。

一下车苏月便直奔派出所里面,可是迎接她的只是几个值班的干警,说明了来意之后,值班的小干警连连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苏经理,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不瞒你说,这事哥几个也不清楚,人都是陈所亲自带回来的,你要人,我们也做不了主啊。”

“陈所长人在哪?”苏月很是焦急,时间已经不多了,要是迟到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她很清楚秋花的脾气,最讨厌不守信用的男人。

“这。”一名值班干警想了想,说道:“陈所走的匆忙,也没有说啊,我们也不清楚,不如你打陈所手机吧。”

“打过了,关机。”苏月看了眼空荡荡的额警局,十分着急的说道:“两位哥哥,不如这样吧,先放了小华,陈所长那边我来应付,你们看怎么样?”

说着,苏月又从包里拿出了好几张红色老人头塞到两名干警的手上,道:“你们放心吧,我跟陈所长熟的很。”

两名干警笑呵呵的收起了钞票,然后仍旧为难的说道:“苏经理,陈所的脾气你应该清楚,我们要是私自放人,可是会丢饭碗的啊。”

苏月一阵厌恶,这些警察都是一路货色,只会收好处,不干实事,但她现在也没办法,陈宏的电话打不通,这边又不放人,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她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两位大哥,你们行行好,就答应我这一次吧,后果我替你们承担,好吗?”苏月几乎用乞求的语气说道。美丽的脸上火烧一样的通红,职业套装将她完美的身体勾勒了出来。

两名干警色迷迷的盯着苏月的腿跟胸部,他们很想答应,但陈宏的脾气与性格他们很清楚,这种事情他们也不敢干。

“苏经理,不如你去陈所家里问问吧。”一名干警提醒道。

苏月一听二话没说扭头就走了出去,发动汽车就朝着陈宏的家里奔去

与此同时,在西山市钵兰街的一栋豪华别墅中,达官贵人云集,黑白两道有面子的人物基本都到齐了。别墅大厅之中播放着悠扬浪漫的隐约,客人们各选一个舞伴在红玫瑰铺成的地毯上跳舞。

秋花,秋兰姐妹两人坐在沙发上,细细的品着美酒,两人虽然是亲姐妹,但气质,长相,身材完全不同。秋兰只能说长的不漂亮,身材规规矩矩很一般,而秋花用人间极品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今天的秋花穿着一条黑色的包臀装,包臀装恰巧在大腿上面的地方截然而止。往下是性.感雪白的双腿,往上是包裹不住的大屁股,而前面更是呼之欲出的双.峰,皮肤白.嫩个,长发微微卷起,看上去像是个贵妇人一样,浑身上下透着着迷人的魅力。

“大姐,我就说了,那个王八蛋不会来的,你看这都马上八点了人还是没来。”秋兰喝了一口酒,看了眼别墅外面并没有车辆进来,于是便开口说道。

秋花微微点点头,虽然面上没有什么反应,但内心里却怒火燃烧。之前听秋兰说张华手法特别好,人也长的帅气,所以在帝国饭店的时候,她才会开出那样的条件,压下张华与自己妹妹秋兰的事情。

可是,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不到十分钟了,张华连影子都没出现,这让她有种被人欺骗玩.弄的感觉,但作为钵兰街真正的掌舵人,自然要喜怒不形于色。

“我们跳舞去。”秋花淡淡的说了一句就站了起来,走到下方的红地毯上,一手拉过一个帅气的年轻男子便扭.动着肥.臀,迷离的舞动了起来。

年轻男子有些受宠若惊,不过一看秋花的长相与迷人的身材,很快的就进入了状态。秋花十分的主动,双手一点一滴的朝着男子的胯.下抹去,而那男子也双手从后面揉捏着秋花的肥.臀,接着缓缓的往下,抚摸着那雪白性.感的大腿。

伴着悠扬的音乐,在人群中,秋花下半身已经湿成了一片,而那名男子早已被挑逗的按耐不住,双手不老实的伸进秋花的裙里,拨弄。她的包臀装被那男人撩起了一部分,露出了黑色的内.裤,又肥又白的臀部露了一些出来,无比的诱.惑。

“嗯嗯啊啊哦哦。”秋花发出小声的呻.吟声,不断的用饱满的胸部磨蹭男人的胸膛,然后凑在男子的耳边,低声说道:“跟我去房里。”

男人早已忍不住了,连忙挽着秋花的手朝着一侧的房间里走去。

一到房里,秋花顺手锁上了门,然后一把将那男人推倒在床上,二话不说就扭着大屁股坐了上去,坐在男人的脸上,然后迅速的解开男人的裤.裆,双手握着那男人的命.根子套弄了起来。

“啊!”那男人有种窒息的感觉,秋花的臀部又圆又大,隔着包臀装与内.裤坐在男人的脸上,双手紧握着男人的命.根子,男人有种说不出的刺激。

突然,秋花双手猛地用力一折,那男子惨叫一声,但嘴巴被秋花的大臀部坐着根本喊不出声来,就在同时,秋花从床边的桌子上拿过一把注射器,迅速的插进了男人的身体内,将注射器里面原有的液体全部注射了进去。


上一篇:胸前一对玉兔微颤|刚交往女朋友多久能上 下一篇:在长的腿也只是炮架|老师太大了坐不下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7-14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娇弱 强迫 趴着 贯穿 闪婚|把衣服抖动几下|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