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岳大腿内侧上,洗手台的娇喘h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这个现象让他有点奇怪,于是见黄副校长过来了,忙放手上的工作,平时刘一凡不在工读学校时,都是这个黄副校长在管,自然要客气说:“黄副校长来了,太好了,过来坐。”“校长您总算可以回来了,”黄副校长又说道:“不少事等着你决定,你在不回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先问一下,有关动员一批学生毕业的事,怎么办这么顺利,没人抱怨吗?”“这有什么可抱怨的?”黄副校长反而奇怪问:“如今我们的毕业生各处抢着要,许多人早想毕业了,他们都不太想上,能够赚钱养家才是大事。”这时刘一凡才意识到,这个时代人们的思想观点和现代的人不一样,能否继续求学许多人不看重,于是说道:“看样子,这事情比想象的简单了,这样好,我就放心了。”“这回许多人的学习成绩不好,被列到了动员毕业的人员,一听说这事没见谁不高兴的,能毕业让他们高兴的不得了,听说毕业之后,他们可以拿正常的工资,比现在实习补贴高好几倍,让学习好的准备继续培养的学生,反而有点不乐意了。”黄副校长抱怨道。“学生们都不安心于学习了,早点赚钱更有吸引力了。”刘一凡没有想到事情变成这样,这真是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了。“当然了,现在安排学生去工厂实习,都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大家都抢着去的。”说到这里,黄副校长看到刘一凡眉头都能皱着能夹死一个蚊子了,还是想不要在这个烦人的话题上转了,就把话题转到另一个方向上:“现在把一部分学生,安排到了工厂实习等方式,让在校学生的规模有所下降,现在学校里能够容纳400多名学生。(名家散文诗)”刘一凡一听这个还算是个有点好消息的消息,强打精神说:“比我预期的好,所以这回一次可以招了180人。”

“这事你说的轻松了,这些学生要如何安排,可是让我们下属来头疼了。”黄副校长勉强笑着抱怨,又转念一想,把这个包袱抛了出去:“反正你回来了,那么麻烦事你来处理一下吧!”“好,说吧,有什么麻烦吧?”刘一凡看这个老狐狸,就知道不能没事过来找他。于是黄副校长把情况说不了一下,不是人太多,没有地方住,就是教室太少,等等全部是头痛的问题,真是让他越听越头疼。刘一凡原本把希望放到黄副校长身上了,想这个人可能自己搞定,没有想到,这问题都给他了,细听事情比想象的更头痛了。黄副校长看这人半天也没有说话,就有点着急的说:“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原本要是这些毕业生不留校,再安排这新来的一百来人,还真有什么办法了。”刘一凡出看出黄副校长着急了,他比他还要急,但急也解决不了问题,开口道:“你说这个我也知道,但这些人必须留,你也知道。”“我也知道,但这回人真是太多了,后面的宿舍,还没有盖好,校长你不想好办法,这学就没法开了。”黄副校长也知道,可是这要开学了,不要办法可不行。刘一凡头大了,但也必须想办法,只能强迫的逼自己,从还算还能动的脑袋,挤出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不能这么严重吧!不行,让原来的学生们紧紧,倒点地方,这事就行了吧?”黄副校长可不认为这事就行了,而马上反驳道:“那那么容易,这可是一百多人啊!可不是紧紧就了事的。”刘一凡这下可就更烦心了,这可怎么办?想了半天,也想到了办法,和黄副校长商量了半天,也没有商量出来结果。黄副校长也是很忙的,就留了一会,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先回去忙了。正当刘一凡正在忙碌的新娘化妆间里的男人低时候,为学校的事情头疼的时候,几辆卡车车队悄悄的,进入了边区,竟然主动找上他了,这让刘一凡很纳闷,他也没有从外地卖什么啊?这辆卡车是怎么回事?刘一凡听到人有没有与爸爸做过的的汇报,也好奇的出来,想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刘一凡快走到了校门口时,就看到一行三辆大卡车,直接开到学校里,找了一个很宽敞的操场边上停下。学生们正好是下课时间,全都好奇哪来的车,边区的汽车就没几辆,属于稀有的东西,全都围着探头探脑,更不要说,车上下来的竟然是几个外国人,叽叽喳喳的相互猜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一个学生看到刘一凡来了,就大喊一声:“校长,来了。”大家听到喊声,忙都转过来纷纷喊着:校长好,校长好,校长好。。。。。。。。刘一凡也原来,一一对这些学生笑着回应,也走到了车前了,刘一凡还想让这些学生散了吧,刚要想找什么借口,正好上课铃打响了,正好给刘一凡借口:“好了,上课了,你们都去上课吧!”学生们哀嚎一片,这还想看看车上拉着是什么,这怎么打上课铃了吧,但在不甘心,但看着刘一凡有点要沉下来的脸,大家还是立即在刘一凡发火之前跑走了。刘一凡知晓了,可是发了一场好大的火,这回可把这些学生吓到了,因为平时刘一凡可好说话了,见到学生不管他家是什么条件,都会对以微笑。一点也没有一些学校里的校长,那种嫌穷爱富的嘴脸。这让大家都对这个校长喜欢的不得了,要不是上回的发火,刘一凡在大家的眼里就是一个老好人形象。刘一凡看人都走了,很是满意这些人的听话,他不知道这是上回他的发火,留下的后遗症。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在意的,要是没有点威严,这怎么能行。所以,这些学生又怕他又喜欢他,这让刘一凡很是高兴,一个校长就应该在学生们心中是这样的形象。刘一凡还在心中嘚瑟时,这时他才注意到,眼前走过来四个外国人,二个白种人,二个亚裔。从衣着等看来,明显从国外过来的,他们也注意到了刘一凡,于是走过一个中年的亚裔男人,一脸的忠厚老实,但刘一凡可不是原来的单纯的宅男了,这人长的是老实,可眼神出卖他了,这个人可是不一般。中年人笑着以生硬一点的汉语说:“请问你是刘一凡吗?”“是啊!你是那位?我好像不认识你啊?”刘一凡笑着回道,开始打量起来,这个男人五十岁左右,一脸的笑容可掬,姿态放的还很低,但他的那个三角眼,可是笑着眯眼上下暗暗的打量着他。他也随便打量了一下,跟着来的那三个人,那三个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在边上打量他。两个白种人,一看就是典型的美国人,金发碧眼,体格高大。刘一凡在他们面前,原本就不怎么高的身高,到他们面前更是矮了。两个人的年龄也有看起来有点大了,满脸的皱纹,一个人还满脸大胡须,另一个很有意思,留了一下八字胡。之后刘一凡才知道,满脸大胡须叫威廉,另一个留八字胡的叫埃德,还有在他们身边站着一个亚裔,是最年轻的,一看只有三十多岁,虽说是亚裔,来这时一个中国字也不会说,长的还很讨喜,在边上面带微笑,乌黑有神的大眼睛一直看着他,给他留下很不错的印象,来了之后,给自己启了个中国名:长江。中年人知道找到人,立即放低自己的身段,笑得更是真诚,讨好的回道:“你好刘老板,我叫皮特,我们虽说不认识,但是受人之托,来给你送东西的。”接着用手一指身后的三辆车道:“这三车的东西,就是有人让我给你带来的,您看把东西卸到那?”刘一凡可是没动,这是什么人给他的,这可不能随随便便收这种来路不明东西,心里转了好几个圈,也没有想到这可能是谁给他的,就问:“这是谁让你给我的?”“你看我这记性,”皮特忙把手伸到怀里,掏出一封信,笑着双手奉上:“这是让我送货的人,给您的信。”刘一凡接过来,马上就打开了,他到底要看看,这是谁给你的东西?从信封里拿出一张信纸,打开一看,真是让他意外,这几车东西,是传说中的网运中的美国朋友派人送来的。这真是让刘一凡惊到了,美国的那个家伙竟然真找上门来了,真是让他相当意外,原来的这人以前的信上说的事,是真的啊!刘一凡但看了半天,就是说这东西是他送给他的,别的没有说,只是很隐晦的提了一下,他们面谈,或者说,他们可以通过网运来交谈了,这就让刘一凡明白,这是要在网运上谈。就把信收了起来,笑着对皮特道:“你辛苦了,这样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我一会安排人,把东西卸了,你也累了,这样我马上让你带你

们去吃饭,休息一下,再说。”(本章完)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上一篇: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当兵男友一见我就不停的 下一篇: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2-21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顺着岳大腿内侧上,洗手台的娇喘h|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