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宝贝儿看你是怎么吃我的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剑,百兵之首。剑气,凌厉无匹。剑池,以剑做水,以剑气做壁。此地只有一种兵器,那就是长短不一的剑。刑真只身而来,还未临近,便肌肤生疼。要知道,现在的刑真,虽然只是驭风境武者,可体魄是货真价实的金身境。能让刑真感受到疼痛,可见剑池的威力。刑真放缓速度,距离剑池千丈时,肌肤开始出现裂纹。这还不是剑池真正爆发,仅仅荡漾出的余威而已。刑真尚且如此,低境界的军武想要通过此地可想而知。不可能出现所谓的攻打剑池,估计距离剑池千丈内都得化成血雾。这里是通往西宜的唯一路径,驭空可直接跃过。可是能真正驭空的又有几人,肯定少之又少。刑真既然来了,便不会被眼前的小磨难给吓退。刑真缓步前行,虽艰难,但却可以稳步前进。这时不能飞了,驭空飞行虽然拉风,但是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距离剑池五百丈,刑真眉头微动。“危险和机遇并存,此地虽可割裂肌肤,同样可砥砺清澈剑心。”暗自嘀咕了一句,刑真突然盘膝而坐。敞开心扉,放开防御,任由剑池荡漾出来的威势轰击自己。刑真突发奇想:“在这样的状态下炼化本命飞剑,将此地威势牵引进本命飞剑,是否可令飞剑也有如此威势。”“做了才知道。”刑真自问自答,而后便开始行动。借助此地威势,一边砥砺剑心,一边牵引契机入本命飞剑。威势好似受到吸引,疯狂涌向刑真体内。自己放开防御,任由威势破坏身体,刑真所承受的伤害,瞬间放大千百倍不止。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的契机皆被牵引,如同龙卷涌入刑真体内。“狂妄,居然敢炼化本命飞剑。”剑池处传来怒喝。“洪”如同潮水般的剑气伴着轰鸣滚滚而来。刑真身体已是残破不堪,却面带微笑:“剑气终于来了,等你们好久了。”刑真即不抵抗也不闪躲,居然胆大妄为牵引袭杀自己的剑气入体。&nb

sp;“轰隆隆”刑真体内炸响声不断,气府也有炸开的迹象。刑真灌下葫芦内的酒水咬牙坚持,一边巩固气府,一边转换气府内的灵气。外人无法得知,刑真却看得明明白白。整座气府,原本的灵气硬生生被挤出去,换来冷冽无匹的剑气。刑真无意中,开辟出了困龙天下独一份,等同于开辟了修士的另一条路。别人的剑气是温养在本命飞剑中,气府中则是灵气,不断滋养壮大本命飞剑和剑气。而刑真直接给气府中灌入剑气,用剑气来温养本命飞剑。这样的差距,温养出的本命飞剑可想而知。当然,剑气也是灵气的转化,不同的是,剑气比灵气更加锋锐。别忘了,刑真灵气当中含有雷霆之力,也就等于,刑真的剑气当中,也有雷霆之力。这样的道路,也就只有神武双修的强横体魄才能做到。换做普通神修,分分钟气府炸碎,修为尽毁。“嗡”本命飞剑与气府融合后,刑真身体震颤,差点被自己的本命飞剑所散发出的锋锐震伤。刑真并没因此心满意足,他别出心裁。既然气府中可温养本命飞剑,那么窍穴呢?气府中的飞剑以灵气驾驭,窍穴中的飞剑就以内力驾驭好了,岂不是威力更进一步。不过么,眼下不是尝试的时候了。对面两道身影杀来,荡漾出磅礴威压。刑真眯缝着眼眸:“两位八境剑修吗?神海境,有意思。”下五境剑修第一人杨达,曾经和刑真交过手。&覆上他的炙热闷哼nbsp;算是老熟人,杨达啧啧道:“一定要阻碍我们的机缘吗?”刑真反问:“一定要夺取七杀天下的气运吗?”杨达不以为意:“我为神修高高在上,凡俗蝼蚁何须在意?”刑真同样坚定:“对不起,我的剑意就是融入感情。”“你的剑意冷漠无情,我的剑意护佑身边人。”“我们之间,与其说是气运之争,不如说是大道之争。”杨达点头认可,却是正色提醒道:“你可要想好了,我们有两位神海境剑修。”“大道之争动起手来不死不休,即使以前没有仇怨,也不可能留下活口。”刑真难得自负一次:“我体内融入剑池的剑气,剑池飞剑再多,已无法破开我的肌肤。”“你们最大的依仗,也就是剑池,对我没用了。”“难道该担心的不是你们?”杨达承认道:“的确是我们的失误,刚刚小看你了,居然主动给你送去了剑池的剑气。”“可是你别忘了,两位剑修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刑真坦言:“我想试试。”下一刻,刑真消失,留在原地的残影被而是柄突然出现的飞剑刺成筛子眼。杨达和尢广,每人十二道飞剑,的确是剑修当中的天才了。反观刑真,闪避不是逃跑,而是栖身向前出拳迎击。同一时间嫩芽印记和子母刃祭出,拳头临近时,两柄飞剑也抵住杨达和尢广二人的眉心。刑真看似赢的轻松,实际上是在赌。赌杨达和尢广的飞剑不敢及时回返,否则刑真照样有被洞穿的可能。就是拿命在赌,杨达和尢广若不顾一起,驾驭飞剑回来袭杀刑真,结果将是两败俱伤。而且杨达和尢广不知道的是,刑真没有替死符。被杀,那就真的挂了。刑真也不敢这个杀了杨达和尢广,想想就知道,能在七杀天下短短五年内突破至八境的天骄,会被宗门内怎样重视。截天教,四大宗门之一,肯定不缺替死符和蛟无双那种保命手段。也就刑真所在的剑宗吧,对刑真不管不顾,跟狗崽子似的散养。刑真不敢把杨达和尢广怎么样,只能先将他们击伤。至于伤势什么时候能好,就不在刑真考虑范围了。反正死不了,可劲祸祸就是了。含有剧毒的子母刃,在每人身上留下一道伤口。做完一切,刑真入住剑池,立时一个月砥砺剑心。剑池中的剑气,全部被刑真纳为己有。开启的气府当中,灵气全部转化为剑气。剑池中的剑,更好说了,先后扔进三花聚鼎中,熔炼成材料留待以后使用。刑真没有继续回到梁国,而是看向梁国方向自言自语。“季冷,大将军,商洛奇,辛苦你们了。为了让所有的凤羽心满意足回归困龙天下,我没得选择,只能暂时离开。”“放心,我会看着你们一统七杀天下,而后我们一起回困龙。”“找寻各自的秘密,做真正的自己。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不管你们的身世如何,始终是我刑真的兄弟。”说罢,刑真踏上飞剑直奔天路。刚刚触及天路,耳边传来大道轰鸣。“为了保护天路稳定,激战的时候,任何人不得使用宝器以上品阶的法宝。”“不用想着违逆,就算你们想用,天路也会禁制。”刑真心湖巨震,倒不是因为不能使用法宝。而是意外的发现,整个七杀天下的灵气,全部向着天路处汇聚。这里才是七杀天下最大的宝地,最好的修炼地。刑真登高,遥望整个七杀天下,感慨道:“原来所有人都错了,一心男生上课和女生对肌肌去抢所谓的七杀天下气运,却忘记了近在眼前的无上机缘。”刑真一个人前行,直到没有岔路的地方才停止。盘膝而坐,下方分叉路无数,身后,通往天门的路只有一条。刑真开始了有生以来第一次闭关修炼,期间不忘锻造剑胎,开辟气府,研究符箓,精进武道。而且主干道这里,灵气浓郁的令刑真咋舌。没有实战配合,武道进步极其缓慢,反而是神修,井喷式突飞猛进。离开青阳镇的孩子,都有一个井喷式的爆发期。刑真反应比较慢,井喷来的也比别人晚。也是因此地灵气太过浓郁,神修速度进步超乎想象的快。太快了,一样会不稳定。刑真所幸炼炼停停,时而观察人间悲欢离合,时而关注梁国大军扫荡七杀。刑真看到了季冷,衣衫整洁,战纹爆发后势不可挡。季冷带兵如同尖刀,直刺商国心脏。刑真看到了大将军一骑绝尘,总是冲杀在大军最前方。刑真看到了商洛奇冷漠少语,飞剑一出必有人头滚落。刑真看到了贝若夕巾帼不让须眉,和陈国江湖里应外合,打的陈国军武溃不成军。想想也是,将近三(抒情散文)十位中五境强者加入,梁国兵锋所向无人可敌。时间流淌,高坐天路的刑真俯瞰天下,更有俯瞰所有天骄的气势。一次次的激战,一次次以下伐上,刑真培养出了王者气势。一晃十年,刑真枯坐十年,坐看七杀天下风起云涌十年,坐看神修突飞猛进十年。却也是意外的发现,坐在天路修炼,消耗的是整个七杀天下的灵气。所猜不错,十年过后,七杀天下灵气再度稀薄到一个更加严重的地步。也许,从此以后的七杀天下,将会不如末法时代。末法也好,没有神仙大能的人物打架,等同于给百姓们造福。没有强大神修和武者的保护,身为帝王也要懂得自危。在真正的实力面前,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那纯属空谈。可是当实力平等,没有绝对碾压世间的人物出现时。

水真的可以载舟,也可以波涛汹涌覆灭小舟。这样一来,梁苏他就不敢为所欲为,他身为皇帝也有忌惮。刑真想明白一切,直接加速对周围灵气的吸收。末法世界对神修和武者兴许是坏事,可是对老百姓来说,也许是好事。既然这样,干脆就让七杀天下进入末法世界算了。为了七杀天下,刑真自私,自私的将所有灵气吸收入体内。谁说七杀天下不能成就八境以上的前者,是因为没人敢冒天下大不为,吸收这个天下的灵气。如今,有人敢这么做了,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拖着七杀天下进入末法时代。至于以后的名声,刑真大致猜测出来了。高坐天路的刑真,看到了梁苏焚书坑儒,毁灭了所有关于他乡客的记载。甚至将刑真抹黑成七杀天下有史以来第一魔头,杀人如麻。对此,刑真一笑置之。“别人的看法无所谓,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自己走好自己的路就行。”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上一篇:让人流水的小黄文1000字,生气在楼梯用力进入 下一篇:坏老人全本免费阅读,教室系列高H小说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2-21发表于 两性文学栏目。
  • 转载请注明: 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宝贝儿看你是怎么吃我的| 两性文学 +复制链接